藏獒:一半是傳說,一半是真實

類別: 寵物

郎世寧《十犬圖》中的一幅《蒼猊》,表現的就是清政府駐藏都統傅清敬獻給乾隆的藏獒。

藏民像愛護自己的孩子一樣,愛護自家的藏獒。

崔泰保教授致力於藏獒研究,是國內藏獒研究方面的權威。

“神犬”藏獒的演進史

傳說1 天降神犬、拯救人民

[現實:因數量稀少、只為“頭人”飼養而受到重視]

在西藏,流傳最廣的藏獒傳說是這樣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年山洪暴發,冬天大地上冰雪覆蓋,瘟疫橫行,人民百般疾苦之中,神騎著一頭藏獒從天而降。不久冰雪融化,大地復甦,人民得到拯救。

藏民至少在2000年前已經將藏獒視為一種神奇、美好的動物了。公元前160年左右,傳說中的吐蕃第八代贊普直貢贊普被侍衛官羅昂刺死。

羅昂隨後篡奪贊普王位。直貢贊普的妻兄天奔波師為了復仇,用十頭犛牛換回了一隻漂亮而凶悍的藏獒,在其身上塗了劇毒藥,讓其跑到羅昂面前。羅昂情不自禁撫摸這隻藏獒,結果中毒身亡。

從傳說裡可以看出藏民對藏獒的重視程度。在西藏地區還保留農奴制的時代,數量不多,價格昂貴的藏獒是一種奢侈品。中國藏獒俱樂部副主席唐秀華從老藏民和狗販子的交談中發現,之所以會出現神坐著藏獒從天而降的傳說,並不只是因為藏獒形象文雅漂亮才享有坐騎特權的,而是因為藏獒原來在藏區是被禁止買賣的,因而尋常不容易見到。“在農奴社會,農奴是沒有權力養藏獒的,尤其是棕紅色的藏獒,所以當時養的藏獒都是僧人、土司‘頭人’即農奴主才能養的”。慢慢地,無論在傳說還是現實中,藏獒成了一種可以救世的神犬。

現在,藏獒已經成了藏民的愛寵。“藏民把藏獒視作家裡的一口人。”著名的藏獒養殖者,號稱“中國藏獒第一人”的王佔奎為了找尋優秀的藏獒,曾經多次出入藏區。他說,在藏民中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牧羊用獒死後不準剝皮食肉,只能埋掉。因為“藏民的財產,白天藏民來看管,夜間就由藏獒來看護,‘人狗各半’。”有一次,王佔奎在一戶藏民家看中了一條獒,於是問主人賣不賣。主人的回答是“賣孩子你要不要”,意思是對自己來說,這條藏獒和孩子一樣重要。“藏民有三大寶,‘藏獒、好馬加快刀’,藏獒就是三大寶之一。”

傳說2 獅、熊後代,獨立物種

[現實:犬科動物經人馴化而成]

“有人說藏獒是獅子變種過來的。”王佔奎說自己曾在藏民那裡聽到過這樣的說法,“喜瑪拉雅山區以前有一種獅子,比現在的獅子小一些。藏獒之所以凶猛就是因為它是跟這種獅子交配出來的,但也有人說藏獒是跟狗熊交配來的。”但這種說法,就是他自己也不信。事實上,藏獒屬於食肉目犬總科,獅子屬於食肉目貓總科,狗熊則屬於熊科,這幾種動物並不能雜交。

中國藏獒俱樂部副主席唐秀華則認為藏獒是一種獨立的物種,不是狼或其他動物演變過來的。他肯定地說,“藏獒已經有800萬年的歷史。”他所說的“800萬年”,其依據來自甘肅和政縣古生物化石博物館發現的一種大型犬類動物化石。在自己的《中華神犬——西藏獒》一書中,唐秀華提到,依據這種“巨鬣獸”化石可知,在800萬到1300萬年前藏獒就已經存在,不可能來源於200萬年前才進化完成的狼。“從遠古的藏獒頭骨與現在的純種藏獒的頭骨相比較來看,它們祖輩及後代的骨骼非常相似,而狼的頭骨形狀,,不論從大小、從牙齒、從頭顱全面地去看,都與藏獒是無法相比的。”唐還表示,在體形上,現代藏獒的頭骨和體形則都小多了,而這種改變很自然,“環境的改變造成了物種的變化,即使猿人和現代人也很不一樣。”甘肅農業大學動物科學技術學院教授崔泰保致力藏獒研究數十年,被認為是目前國內寥寥無幾的藏獒科學研究者中的權威。他表示,家犬一般都是由犬總科的一些動物,比如狼、豺馴化而成。世界上大多數家犬是豺種的,而藏獒從狼演變過來的說法,在科學界已經是定論。

針對唐秀華提到的化石證據,崔泰保表示,那種800萬年的化石確實可能是一種犬科動物的化石。不過,“從地質年代來看,800萬年前屬於前新生代,當時犬科動物還沒具體的分化,根本無法從化石上區分這是狗還是狼。”他同時指出,800萬年前,人類尚未出現。作為一個人工選擇的品種,家犬不可能出現在人類出現之前。他進而表示,人類對獒進行選擇肯定是在科學技術有了相當大的水平發展之後才出現的。“社會進入舊石器時代晚期和新石器時代早期才能對狼進行馴化,即使那個時候都還遠不是獒。”在原始部落中,圈養了不少野獸,同屬犬科動物的野犬、狼、豺混雜在一起,互相交配,產生了有生殖能力的犬種或類群。

崔泰保指出,藏獒源於距今8000至10000年前活動的青藏高原的野犬和狼。而馴化地應該就在甘肅、四川、青海幾地交合的河曲草原一代。

當地“200多平米的大灣,水草豐美,3000年前就已經出現了藏獒”。隨著藏獒的活動區域擴大,藏獒逐漸擴大到青藏高原等其他地方。

傳說3 成吉思汗“猛犬軍團”

[現實:5萬“藏獒戰士”有所誇張]

關於藏獒最神奇的傳說就是成吉思汗當年率三萬藏獒遠征西歐一說了。這點作家楊志軍在《藏獒》一書中有詳細而文學性的記載:最早組建猛犬軍團南征北戰的是生活在藏區北部的党項人。成吉思汗統率軍隊席捲世界時,党項部落受其徵調,作為北路先鋒軍直逼歐洲。這支部隊中的“猛犬軍團”,“擁有五萬多名戰士,都是青一色的藏獒,它們以敵方的屍體作為吃喝,鋪天蓋地,一路橫掃,建立了讓成吉思汗驚歎不已也羨慕不已的‘武功首’。大汗曾經慨嘆:“經百戰,雄當萬夫,巨獒之助我,乃天之戰神助我也。‘”楊志軍隨後寫道:“猛犬軍團打到歐洲之後,一部分隨著党項人回到了党項大雪山,一部分被蒙古人接管,留守在了歐洲,一直沒有返回老家。

那些奮武揚威的純種的屬於喜馬拉雅獒種的党項藏獒,在故土之外雜交繁育出了著名的馬士提夫犬、羅特威爾犬、德國大丹犬、法國聖伯納犬、加拿大紐芬蘭犬、英國獒犬等,它們後來都成了世界頂級的大型工作犬。也就是說,党項大雪山的山麓原野是生長原始藏獒的地方。党項人雖然流走了,但具有原始野性的党項藏獒卻依然存在。”中科院動物研究所的王子清、孫麗華在一篇論文中曾經提及成吉思汗西征軍隊飼養藏獒的情況:“成吉思汗遠征亞述人、波斯人和歐洲時,曾徵集大批西藏神獒服役軍中,公元1241年遠征軍班師回朝,小部軍隊駐留歐洲,攜帶犬、馬等也隨軍羈留疆場或流落異鄉,使我國藏獒與當地犬種雜交。”並認定國外許多大型名犬,如馬士提夫犬,大白熊犬,紐芬蘭犬可能因此獲得了藏獒的血統。

對此,唐秀華表示,成吉思汗當年不可能攜帶這麼大數量的獒群遠征西歐,最多幾十只。

戰爭只是藏獒走向世界的一個途徑。唐秀華表示,西南一線流失的藏獒也很多。“在喜馬拉雅山一代,從印度、緬甸、尼泊爾等國出去的很多。

中國西南的獒質不太好,外貌上也有點不同,不過畢竟是藏獒的一種。很多獒通過西藏進入了歐洲。”此外,傳教士等西方人前來做文化交流的同時帶走了獒也是很大一個途徑。

到了近代,藏獒和西方的文化交流更多了。崔泰保通過文獻考證,發現1847年的時候,印度總督就送了一隻“來自西藏的大狗”給維多利亞女王,同年又有兩隻被帶入英國。到了上世紀70年代的時候,一些西藏型藏獒從不同的國家進口到英國,這些藏獒始終被世界最有權威的犬業組織———英國犬業協會視為珍品,同是這個協會,在1959年對西藏型藏獒第一次進行命名,稱這種“來自西藏的大狗”為“西藏獒犬”(Tibetan Mastiff)。

1992年,冬夜,海拔4000米的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阿萬倉鄉。藏獒“金豹”守在主人的帳篷旁。忽然,它發現羊欄中闖進了五隻惡狼。金豹向狼群猛撲上去,一口咬住了一隻公狼的咽喉,把它狠狠地摔在石上,狼當即斃命。

幾頭狼一齊撲了上來,一隻母狼趁機猛咬金豹的肚子,撕破了它的皮肉。但金豹並沒有膽怯,它轉過身撞翻了母狼,一口咬斷了它的脖子。當主人匆忙來到羊欄的時候,金豹已遍體鱗傷,傷口仍在流血,四周則是五隻狼的屍體。

這是傳遍青藏高原的一犬戰五狼的傳奇。藏獒身上有著太多的神話和傳奇。這個體壯如獅的動物註定要承載藏民和養獒人的美好憧憬。

藏獒與戰爭

直到20世紀中葉,藏獒還被投入戰爭使用中。

唐秀華介紹說:20世紀初,青海軍閥馬步芳在玉樹建了一個私家機場。為了看守護衛機場,他收集了一大幫“大嘴、厚嘴、個頭大”的藏獒作為看護犬。因為這些藏獒是用來看守飛機的,因此被當地人稱作“飛機狗”。

這批藏獒品質比較優秀,再加上玉樹州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當地的犬種較少與外界犬隻雜交,因此保留了較好的藏獒血統。這也是為什麼現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被藏獒愛好者們視為尋訪優質純種藏獒的重要地點的緣故。

文獻中的藏獒

西周初年,藏獒被引進中原。

在《尚書》中記載了一個名為“西旅”的少數民族部落向周武王貢獻藏獒的事件。

周之太保因此寫下了《旅獒》一文。在《逸周書》中提到一個少數民族部落的犬“能飛食虎豹”。《爾雅》則給出了獒的標準定義:犬,“四尺為獒”。

晉人張華在《博物志》中也提到周穆王開始圈養貢獻來的“四尺”之獒。《左傳》中還記錄了一次與獒有關的刺殺。

晉靈公唆使獒欲殺良將趙盾,趙答道:“君之獒,不若臣之獒也”。而《三國志》中甚至說,在當時一條好的藏獒可以達到“直錢一萬”的高價。

清乾隆時,陪同班禪大師東進的清政府駐藏都統傅清將一隻藏獒帶到北京,立即引起朝野轟動。朝野上下都為該藏獒神犬的英姿、氣勢而讚歎。義大利畫家郎世寧受旨意,根據乾隆十條愛犬的形態繪製《十犬圖》。其中最後一幅《蒼猊》表現的就是這條藏獒。

藏獒:一半是傳說,一半是真實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