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小說家之:很厚的書

類別: 新奇

瘋狂小說家之:很厚的書

Donna Tartt的《Goldfinch 》(金絲雀)正變得越來越長,他會走iphone的路線麼?剛出道的小說不比《Stephen Jarvis’ Death》和《 Mr Pickwick》的受歡迎程度低。在長達12年的連載中,故事描述了一個狄更斯首部小說的創作和來世《The Pickwick Papers匹克威克外傳》最受歡迎的小說之一。《Pickwickwas》讓狄更斯出名,故事自1836年3月起,以月刊方式連載,他當時的筆名是Boz。

這個月在英國和下個月的美國的出版商週上,《Stephen Jarvis’ Death》和《 Mr Pickwick》所描述的19世界的倫敦之旅獲得“傑出成就獎a staggering accomplishment”。

從實體書看來,它也是一部重量級的書。每天帶上這本書來到海灘也算是一種鍛鍊方式吧。如果不小心滑落,他有可能砸傷你的腳趾。全書有2.5磅,802頁。這對習慣網際網路的短篇閱讀習慣的新生代讀者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長篇小說不少。Mahmoud Dowlatabadi的波斯語小說《Kelidar》描述二戰之後的庫爾德族的故事,這本書有2836頁。《The Son of Ponni》是Kalki Krishnamurthy寫得一部泰米爾語歷史小說,出版於20世紀50年代,不少於2400頁。Proust的《In Search of Lost Time》就有3031頁。

瘋狂小說家之:很厚的書

這並不是20世紀的獨特風格。沒有那本書比得上17世紀的法國小說《Artamène》。這本書講述了一個牧羊人的兒子其實是波斯王子,這本書有200多萬字。全書有13095頁。

雖然大本頭的小說無法與網路連載在分頁方面一分勝負,不過Jarvis的小說正在成為一個趨勢,將整本書壓縮,或分冊散裝發售。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編劇Larry Kramer出版了自己的2卷本的架空歷史小說《American people》(美國人民),排版量為800頁。而這本書是他傾盡40年寫出來的,最初的手稿有4000多頁。Amitav Ghosh完成了自己的《 Ibis三部曲》,最終版624頁。Hannah Yanagihara的《a little life》只有736頁。7月份你可能會期望看到書架上出現William T Vollmann的新書《The Dying Grass》(垂死之草)故事背景設定為19世紀70年代的西部,全書1376頁。明年,英國小說家Alan Moore將出版第二部小說《Jerusalem》可能會有100萬字左右。

總之,這些大本頭的書讓我們懷疑自己所投入的精力和獲得的回饋的比例。也會讓你思考編輯們究竟都在幹嘛。當然編輯也會想,在現代的整個文化背景下,這種大本頭的小說存在的意義,以及在文化發展中的作用。這種規模的書,現在還有多少忠實的讀者願意花時間去看呢。每個購買長達600頁新小說的人所花費的價格可以買上2-3本中短篇的。

如果你想追尋這種趨勢的起點,你可以看看2013年,當28歲的Eleanor Catton因為自己的超長篇小說成為獲得” the Man Booker Prize”最年輕的作家。《Luminaries 》有832頁。 作家、學者Robert Macfarlane卻說”對於偉大的小說而言,長短並不是一個衡量尺度“。同年Donna Tartt的《金絲雀》出版,760頁。

作為讀者,你自己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去看一本長篇小說。這與看一篇詩歌,短篇故事不同。但是我們更傾向於作者能夠一點點的去構架一個故事,豐滿每一個筆下的人物,理清主次情節和線索,在更大的場景中展開故事。中篇小說也許用一下午就能完結,這是一種強烈的閱讀體驗。對於大本頭的史詩,將花費我們數週甚至數月的時間,這簡直就是一場奇幻旅行或者連續的夢境!

那麼,書是越大越好麼?

總的來說,長篇小說從來都不會過時。科幻小說總是會寫很長,機場書店中碼在一起的平裝書像一個方陣。美國也一樣,大家都期待偉大的作品能夠引起人們的共鳴。《金絲雀》是本世紀出版的我最喜歡的書之一,但是一定要我指出一些缺點的話,就是Tartt 在中間章節中對在拉斯維加斯那段的描述太過臃腫。

很少有長篇小說整個篇幅都對得起他們的長度。我手上總是拿著一支藍筆。Ian McEwan在去年接受BBC採訪時說道。那時,他正在對自己的新書《the children act》進行宣傳,這本書如此的薄以至於你可以將其稱為中篇小說。有時候,作者自己大幅消減了自己的作品。想想《哈利波特》的長度也是隨著JK Rowling粉絲增長而接連出續集。

在這個tweet文限制是140字,Vine 視訊只有6秒的時代。很難不使人將兩種體積截然不同的文化放在一起比較。一邊是攜帶都很困難的大本書,一邊是攜帶方便的電子書。小說家Naomi Alderman對此發表了自己的見解。(他還開發過暢銷視訊遊戲殭屍快跑Zombies,run!)

對長篇書籍的趨勢是對大多數人成為Iphone粉絲的一絲微不足道的倡議,現在的人們在面對比推文稍長的文字時,就會焦躁不安。她告訴BBC記者,事實上,技術使得我們的閱讀時間大大超過之前我們花在長篇小說上的時間,以及遊戲上的時間(一些經過專業團隊策劃和設計的遊戲往往會花掉玩家100小時以上的時間進行遊戲)。

人們能集中的注意力的時隙越來越短,與此同時,小說也在同能夠為使用者提供短暫刺激的娛樂形式競爭。但是,如果開啟一場長篇小說之旅,我覺得讀者最終將會覺得花在這些故事上的時間是值得的。

一方面,《Death and Mr Pickwick》本來有80萬字,但是作者縮減到了802頁,這和狄更斯小說的頁數相同(有意為之?)。

當然,57歲的Stephen Jarvis住在英格蘭南部的Maidenhead,自2001年起開始寫作,那是一個沒有facebook的年代。當時,他受電視真人秀節目《big brother》影響。那時《Death and Mr Pickwick》慢慢碼到了80w字,結果最終為了出版的書能夠對應802頁,內容幾乎被砍掉了一半。但是,這並不因為他擔心讀者因為原書太長,而迎合現代趨勢做出的改變!

[鄰家乖蜀黍 via BBC]

# 我已經很久沒買過新書了,一是自己是個窮逼,二是有了一個kindle。不過自己現在能夠花在長篇書籍上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瘋狂小說家之:很厚的書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