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手抄本里的兔子會殺人

類別: 新奇

中世紀手抄本里的兔子會殺人

最近因為The Poke發的一篇關於中世紀兔子影象的文章,這些暴力的兔子突然在網上流行起來,許多網站和Twitter大號也都開始發關於這些兔子的圖文。

暴力兔原來的樣子

中世紀手抄本里的兔子會殺人

這隻出現在中世紀藝術品中的普通的兔子看起來很純無助,中世紀的基督教畫作中也會出現它們的身影,畫裡面白棕色的兔子小小的、天真可愛,在田野上玩耍。

其他和兔子相關的聯想也都是我們比較熟知的——繁殖能力。這和公雞被長時間地和男性生殖器官聯絡起來一樣,據提洛島(Delos)上最早到公元前4年的雕塑來看,英法詞兔子conil會慢慢變成14世紀的詞coney。而西班牙原本描述兔子的詞conejo又慢慢演變出了女性私密處的說法。

為什麼用這些動物來指代這些部位,原因很簡單:毛和洞穴。不過這些沒解釋為什麼會出現暴力兔的問題。

古漫畫

中世紀手抄本里的兔子會殺人

在中世紀的彩繪本里能看到許多奇怪的東西:奇怪的人與動物的混種,扭曲的怪獸和奇怪的場景。這些都是古代漫畫,或者畸人。我也不是畫這些畫的惡人,不能百分百確定為什麼會有人花幾個小時去畫這些怪誕的東西,看起來就像是噩夢裡的景象一樣,但出於某種原因它們的的確確存在在那。

這些怪誕的畫有時會出現喜劇的場景,比如一個有著木製腿的理髮師或是一個人從自己的身體上割樹枝下來,用“顛倒的世界”來營造特殊的幽默。

被顛覆的世界,復仇的兔子

中世紀手抄本里的兔子會殺人

因為兔子一直都是軟弱、無助的形象,還有消極但自願地被性侵(中世紀與性有關的圖畫裡經常出現狼撲倒在兔子身上的題材)。兔子復仇的這個想法讓我發笑,我想在畫這些復仇暴力兔的中世紀畫家心裡也為自己的創意而高興。總而言之,它們是非常無助的動物,在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它們唯一倖存下來的辦法就是不停地繁殖、逃跑。兔子還有一個特點在中世紀挖掘得不是很充分,在後來法國經濟的很大比例都是在吃兔子、兔子皮毛製品上。

上面這個兔子復仇圖是彩畫,刻在曼徹斯特大教堂的座椅上,內容是一個獵人被兔子綁起來了任由宰割,而獵犬正在鍋裡煮。

中世紀的這些關於復仇者兔子的形象通常都是為了刻畫人類的懦弱和愚蠢只要點進Poke網站那篇暴力兔文章的清單一看,不難發現很多獵人都在拿著大棍棒的兔子面前露怯。而在13世紀法國史詩《列那狐的故事》(Roman de Renart )裡,有個名叫Coward(懦弱)的角色,它是一隻兔子。一個手持武器的男人在看到它之後直接把劍扔了,任由兔子把他掛到了樹上。

中世紀手抄本里的兔子會殺人

最後這張圖描繪的是一隻騎著兔子的狗和騎著蝸牛的兔子之間的長槍戰,這個作品涵蓋了中世紀手稿的許多特點。蝸牛戰是古漫畫裡另一個受歡迎的主流題材,內容大多是農民用棍子和蝸牛打架或是給蝸牛加鞍企圖騎它們。布裡斯托爾的教堂裡甚至還刻有一群農民把貨物綁到蝸牛身上把它當騾子用的畫。

[小笨 via jonkanekojames]

中世紀手抄本里的兔子會殺人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