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部移植手術的可能性

類別: 新奇

Sergio Canavero博士發誓他的計劃全然屬實,他將把一位患有肌肉萎縮疾病的俄羅斯志願者Valery Spiridonov的頭移植到一副剛去世的遺體捐獻者身上。Canavero宣稱已經解決了他的偶像Robert White博士在1970年遇到的問題,White博士當年將一隻猴子的頭移植到了一副不能動彈的新軀幹上,且短暫存活了一段時間。Canavero說他和150人組成的團隊在2017年就能置換整個人體,他已答應在本月中旬透露相關細節。我們諮詢了專家關於頭部移植需要面臨的諸多障礙。

頭部移植手術的可能性

脊髓
C5、C6椎骨削弱了Canavero提議的可能性,它們必須保持超淨且相當柔軟。他說他將使用聚乙二醇(牙膏和彩彈球中都有的一種化合物)把脊髓粘合。神經外科醫生Michael Fehlings稱這種想法是“無稽之談”,“我們根本沒有想到能這樣。”(去年在中國,一支團隊在老鼠身上做了這個實驗,老鼠在數小時後就死亡。)凱斯西儲大學神經科學教授Jerry Silver補充說:“即使手術切口非常潔淨,出血會引起巨大的免疫反應,迅速破壞組織。” Silver看過White博士的猴子手術,回憶說非常“糟糕”。

頸部結構
紐約大學Langone醫學中心整形外科醫生Eduardo Rodriguez,曾做過目前為止最大範圍的臉部移植手術,他說頸部橫切相當的複雜:脊椎就像纖維組成的電纜,“你必須正確地調整以保證每一根血管都連線到正確的位置和正確的方向上。”食道和氣管就像洋蔥一樣,層層疊疊,都需要有單獨縫合。

血管系統
Canavero最多有一個小時來使血液重新流動。(他提出利用冷卻到約55華氏度的溫度來減緩腦死亡。)血管神經學家Neil Schwartz說,哪怕有四個或更多的外科醫生(一次需要的人數是受限的)來完成所有的血管連線,這很難想象。

副交感神經系統
交感神經(很難再接)控制很多東西:消化、演講和出汗等。病人在手術中會“沒有對心率的控制,就會飆升,”Silver教授說,“這樣病人的生命,能夠活下去的話,其狀況的惡劣程度將會是Christopher Reeve(克里斯托弗·裡夫,好萊塢演員,因騎馬摔下導致癱瘓)的好幾倍。”

呼吸系統
Schwartz指出,如果上述切口沒有“協調地執行”,那麼隔膜就無法收縮。他懷疑病人會出現喘息效應,很有可能無法配合演講呼吸或者吞嚥。

精神
紐約大學Langone醫學倫理主任Art Caplan表示:“大腦不是裝在一隻桶裡,它與身體的化學反應和神經系統是一體的。大腦會整合來自一副完全不同的身體的新訊號、認知和資訊嗎?我認為最有可能的結果是精神錯亂或是嚴重的精神障礙。”紐約大學的Rodriguez說關於臉部移植,心理問題比身理上的問題更是一個限制因素,這還“只是一張臉”。

整個頭部
Caplan表示所有移植都需要免疫抑制藥物,誰知道一顆頭需要多大的劑量呢?頭部可能會“因為不同的方法和化學物而不堪重負”,或者最直接的“瘋掉”。

[楊二姐 via nymag]

頭部移植手術的可能性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