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抗生素”時代來臨,人類該怎麼辦

類別: 新奇

# Lance 投遞譯稿

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如今已經對多種抗生素產生免疫,“後抗生素”時代又近了一步。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導,療效日漸式微的抗生素和其他抗菌藥物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全球難題,專家們呼籲建立一個抗生素應用的監控體系。

“後抗生素”時代來臨,人類該怎麼辦

在世界衛生組織的這篇報告中我們看不到一絲希望,來自129個成員國的資料一齊表明,在世界各地新增的抗生素免疫正在蔓延。抗生素在農業中被濫用——為了提高出欄率;同樣的濫用也發生在醫院,結果導致了越來越多的免疫細菌,然後通過人口流動和環境汙染而傳播到各地。

世界衛生組織副總幹事福田敬二在最近的一份報告的序言中寫道:“在後抗生素時代,一次普通的感染或是小小的損傷就會致命,這不是聖經裡的災難故事,而是一個真正有可能發生在21世紀的悲劇。”

卡迪夫大學微生物學家同時也是本報告的顧問Timothy Walsh說,如今最令人擔心的是抗碳青黴烯類(carbapenems)免疫基因的蔓延。碳青黴烯是如今抗菌的終極“殺手鐗”,“它們贏了我們,出其不意地”他說,“我們現在就像被強光照著的兔子,你可以看到它們蔓延得有多快。”

報告還顯示,在世界上的某些地區,過半的感染主要是由一族革蘭氏陽性細菌造成的,例如大腸桿菌、克雷伯氏菌、肺炎鏈球菌,其中一些已經對碳青黴烯免疫。

華盛頓Pew慈善信託的藥物安全和革新委員會主任Elizabeth Jungman說:“我們幾乎沒法研製出可以替代碳青黴烯的藥物,醫藥公司不想開發新藥,因為沒有經濟利潤,研究人員要找到對革蘭氏陰性菌有效的方法也非常困難。”

報告的最後,令人吃驚的是,目前缺乏全球性的抗生素資訊,Walsh 說,“儘管我們知道這場災難會持續數年之久,我們卻從未全球性地聯合起來。”目前129個成員國中只有22個把9種對抗生素免疫的細菌資料提供給該報告。

雖然該報告呼籲建立一個全球性的抗生素監管網路,資金問題卻始終是老大難。蓋茨夫婦基金會的流行病學家BillKeith Klugman說:“天知道會不會有足夠的錢呢?”

[投稿 via nature]

“後抗生素”時代來臨,人類該怎麼辦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