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電影演員家長所遇到的挑戰

類別: 新奇

成人電影演員家長所遇到的挑戰

成人電影演員如何跟孩子解釋自己的職業,又如何與孩子討論性的問題呢?下面,幾位身為父母的成人電影演員分享了他們的故事。

“媽媽,這個星期是學校的職業周,你能不能來我們班講講你的工作?”

一些家長會樂意接受這個邀請,然而對於在成人電影業工作的父母來說,就非常難辦了。他們必須將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完全分離,對於工作的事基本不談,然而孩子都是好奇的。

成人電影演員Aurora Snow說:“我原來不打算要孩子,這個決定讓我能在成人電影業幹出一番事業,同時不用擔心兼顧工作和家庭。要如何告訴孩子性是親密的、重要的、神聖的、要和你愛的人分享的經歷,然而對於媽媽來說這只是工作呢?作為母親,我覺得不論怎麼解釋都會顯得虛偽。現在我已經退出了成人電影業,有著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但我仍在糾結之後如何討論這些問題。”

成人電影演員家長所遇到的挑戰
Aurora Snow和兒子Quentin

成人電影演員將工作與生活嚴格分離的做法比人們想象的更普遍。需要指出的事,從事成人電影工作並不意味著家裡也滿是性愛玩具和性愛派對,特別是對有孩子的人來說。在不工作的時候,許多豔星就像換了個人一樣。成人電影演員Alana Evans說:“許多人並不瞭解情況,這一行中的許多人都有養家餬口。人們都覺得我們的生活就是做愛、嗑藥、開派對,而沒有意識到對於我們這些母親來說,拍電影只是一份工作。”

Evans在2015年入選AVN名人堂,她已經從事成人行業近20年,家庭事業都很成功。Evans有一個22歲的兒子、一個19歲的繼女和一個17歲的繼子,她說:“因為我的孩子年齡不小了,我們可以談論一些事情,比如我要去領獎他們都知道,不過他們小的時候,我們對工作的細節一概不談。我們是為了孩子才幹這一行,可以讓他們多享受和父母在一起的時光,我覺得我比我的父母做的更好。”

成人電影演員家長所遇到的挑戰
Alana Evans

Evans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孩子們所在的私立宗教學校。她說:“他們最開始發現我的職業之後,接下來的半年都不讓我去看女兒的表演。我在孩子的學校從來沒有著裝暴露,也不化妝,儘可能和其他家長一樣。”但這都沒有用,作為一個沒在上班的色情電影明星,學校基本把Evans當作性犯罪者來對待。成人行業的母親們所遇到的偏見遠不止這些。

被人品頭論足不可避免,但一些女性找到了一種緩解的辦法。前成人電影女星Ruby認為,住的地方很重要,她選擇在熟悉的環境下撫養孩子。她說:“我選擇住在自己長大的地方,是因為這裡的人認識我或聽說過我,因此我不必擔心沒完沒了的評論。而住在陌生地方的女性,一些人會被警察監視,就因為她們是鎮上的成人電影明星。在這裡,我可以參加家庭教師協會,可以參與孩子的教育。”

對於任何女性來說,賺錢養育一個5歲和一個8歲的孩子都不容易,但對於一個前豔星來說就更加艱難。從豔星轉變為普通人的過程並不容易,因為人們隨便在網上一搜就能找到十分暴露的圖片。Ruby仍是一個表演者,晚上跳舞來賺錢養家,對於這份工作她並沒有掩飾。她表示最終要的是要找到能和孩子分享的時機,並且只告訴孩子在這個年齡能夠接受和理解的真相。

技術改變了資訊的傳播方式,早期的豔星更有可能掩藏過去,雖然也不太容易。Long Jeanne Silver最出名的成人作品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及她被截肢的腿),這比網際網路流行要早得多,但即便如此,她的女兒還是發現了母親的過去。Silver說:”我女兒上網搜尋單腿脫衣舞女郎,因為她知道我以前是跳舞的,結果她看到了一張照片,從紋身確定那就是我。於是她打電話給我說‘媽媽,你聽說過Long Jeanne Silver麼?’我掛了電話,之後打了過去說‘我們來談談這件事吧。’”

成人電影演員家長所遇到的挑戰
Long Jeanne Silver

跟隨這母親的腳步,Irene Silver也開始涉足成人業,而母親也在慢慢接受。Jeanne Silver說:“這有時候讓我覺得不舒服,她已經長大了,很聰明,大學也畢業了,因此她有權自己選擇。我希望她尊重自己的身體,不讓任何人強迫她。似乎現在的成人電影中女孩子們都被迫進行一般人不會做的事情,內容已經變得非常極端。”

作為前成人電影演員,你不可能禁止孩子從事該行業,所以你有兩個選擇:要麼支援他們,給他們提供寶貴的指導,要麼就明確反對。Snow說:“我會選擇後者,我沒同意讓任何兄弟成為成人電影演員,我也不希望兒子涉足成人行業。這可能聽上去有點虛偽,但我希望我的兒子能擁有我從來沒有過的選擇,和許多家長一樣,我希望孩子能找過我,能夠取得更高的成就。不過這並不是我能決定的,他將來會做出自己的選擇。”

[Ivy via thedailybeast]

成人電影演員家長所遇到的挑戰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