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瓤其實是西瓜胎盤

類別: 新奇

西瓜瓤其實是西瓜胎盤

看這幅畫的右下角,這樣的西瓜你可能從來沒有見過。這是17世紀Giovanni Stanchi的一幅繪畫,在佳士得拍賣行展出,圖上的這種西瓜在現代社會應該是沒有人見過的。

Stanchi的西瓜繪於1645年至1672年期間,讓我們得以見到未經人類培育完全改變之前的西瓜。

西瓜瓤其實是西瓜胎盤

威斯康辛大學園藝教授James Nienhuis在他的課堂上使用Stanchi的畫來教授作物育種的歷史。

“去藝術博物館看靜物博物館很有意思,在那裡可以看到500年前我們的蔬菜是什麼樣的。”在許多情況下,這是我們窺視過去的唯一機會,因為我們不能將蔬菜儲存成百上千年。

西瓜最初產自非洲,經過馴化後開始在中東和南歐這些炎熱氣候區繁榮昌盛。在大約1600年變得非常普遍,菜園市場上都有它們的身影。過去的西瓜就像Stanchi畫上的,很可能味道非常好——Nienhuis認為其含糖量非常高,因為當時西瓜也是吃新鮮的,偶爾會發酵釀成酒。但是看上去還是很不一樣。

西瓜瓤其實是西瓜胎盤

這是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孕育出了我們現在見到的鮮紅的西瓜。實際上,西瓜內的肉質是西瓜的胎盤,用來承接種子。在被完全馴化之前,胎盤缺乏大量的番茄紅素,所以顏色沒有這麼紅。通過數百年來年的馴化,西瓜個頭變小、內部的瓤變大,有了更多的番茄紅素,變成了現在我們看到的版本。

當然,我們不僅改變了西瓜的顏色。最近,我們還在嘗試擺脫掉種子——Nienhuis勉強將之稱為“馴化的邏輯進展”。未來幾代人可能需要看照片才能知道西瓜的種子是長什麼樣子。但是要想看過去又白又小的西瓜,他們只能看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作品了。

西瓜瓤其實是西瓜胎盤

[楊二姐 via vox]

PS. 西瓜是何時傳入中國的

長沙馬王堆、江蘇高郵和揚州發掘的西漢及東漢墓中均發現了“西瓜子”。漢代“建安七子”之一的劉楨,在《瓜賦》中就描述了西瓜:“藍皮密理,素肌丹瓤,甘逾蜜房,冷亞冰霜”。故在魏晉南北朝時期西瓜便有“寒瓜”、“水瓜”之稱。當然,西瓜在漢代中國是非常少見。

《新五代史》記載:“(胡矯)居虜中七年,當週廣順三年亡歸中國,略能道其所見,雲:自幽州西北入居庸關,明日又西北入石門關……又行三日,遂至上京,……自上京東去四十里,至真珠寨,始食菜,明日東行,地勢漸高,西望平地,松林鬱然,數十里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雲契丹破回紇得此種,以牛糞覆棚而種,大如中國冬瓜而味甘。”

西瓜瓤其實是西瓜胎盤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