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移民的口譯發家之路

類別: 新奇

Maria Vertkin六歲那年就已經是她那俄羅斯猶太家庭的代言。她的家裡面唯一英語說得最溜的人。

一代移民的口譯發家之路

她還記得為父母翻譯醫療資訊時的場景,小小的她要擔負起潛在的責任。在醫院和診所中,一個單詞的差異就會造成陰陽兩隔。如果翻譯的單詞病人所在的語言環境中從未出現過,那麼受過訓練的翻譯必須彌補這一差距。

Vertkin說:“如果你是移民家庭的小孩,那麼你就是口譯和筆譯人員。由於孩子學東西特別快,適應文化環境的過程也更快。”

幼時Vertkin就懂得語言和成功之間的聯絡。猶太人在俄羅斯會面臨次等公民身份和經濟困難,因此她和她的父母背井離鄉,來到以色列追求更好的生活,接著是在美國……放棄了他們曾熟知的文化和語言。

也因此Vertkin成立了Found in Translation這個社會企業,為馬薩諸塞州大波士頓區收入較低、會兩種語言的女性提供免費的醫療翻譯證書和工作機會。

這個組織的任務由兩部分組成——打破醫療中心的語言障礙並解決女性(尤其是有膚色的女性)面臨的貧窮和無家可歸的問題。

Vertkin是該企業的常務董事,她說:“我們幫助她們撿起語言技能,並將她們變成職場上炙手可熱的員工,幫她們永久脫貧。”

一代移民的口譯發家之路

邊緣生活
Vertkin清楚地知道她不僅是來自低收入家庭的第一代移民,她還曾在高中無家可歸過一段時間,對此她不願談論太多。作為一名社工除了從課本上了解到的知識之外,從個人角度而言對女性面對的障礙有了一個直觀的瞭解。

Found in Translation為會雙語的女性提供一門課程,每週14小時一共14周以便在短時間內教會她們在醫院工作的技能。她們要學口譯方式、行為準則和實際操作標準等等,除此之外她們還要學會英語和自己母語中上千個解剖學和生理學等醫學術語。

14周過後這些女性會進行考試,之後才能真正工作。擺脫貧窮和無家可歸併不像獲得證書那樣容易。該組織會與當地機構一起安置這些女性。

由於課程免費,上百名女性會在網上申請競聘以獲得學習機會;最近一項課程中共有380名申請者,但課程僅能容納35人。專業的醫療口譯者、醫生和護士會前來教授各種技能。該專案的口譯者畢業生不會診斷或給病人醫療建議,但她們需要充分了解這些資訊以便病人理解。

一代移民的口譯發家之路

需求量極大的技能
口譯市場蓬勃發展無傷大雅。

口譯是美國發展最迅速的一個職業。美國勞工統計局資料顯示,美國醫療口譯者的薪水是43590美元;馬薩諸塞州口譯者的薪水是58990美元。雖然口譯者剛開始從業的幾年裡薪水並不會是固定數字,但這樣的薪水也是課程參與者以前從未奢望過的。

上完課之後的女性就能成為口譯者,而病人的醫療也得到了保障。這對移民人口較多的城市地區來說尤為重要。拿波士頓來說,2009年的資料顯示這裡擁有馬薩諸塞州17.1%的移民人口,佔全美國移民人口的16.4%。

在紐約,紐約市健康與醫療集團(HHC)每年要為140萬人服務,許多病人都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種族語言。HHC文化和語言服務辦公室高階主管Matilde Roman說該辦公室全年無休地為紐約5個區的11家醫院、6個診斷治療中心、4個護理之家和70多個社群診所提供語言服務。

一代移民的口譯發家之路

百分之四十的紐約客出生在紐約之外,醫院口譯者的缺口一直很大。2014年,HHC提供了超過一千萬分鐘的口譯服務。Roman還解釋說各種聯邦非歧視條例和國家及當地政策中均需要這些服務。而醫療口譯是一個非常有限的技能,口譯者不僅要掌握目標語言和英語,還必須瞭解醫學術語和倫理標準。聽聞Found in Translation這個機構的存在之後,Roman表示只要這些女效能滿足醫療口譯行業的標準,那麼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目前Found in Translation主要專注於慈善事業,Vertkin承認長此下去未來難料。該組織的目標是在3-5年內做到完全自給自足。 許多人曾聯絡Vertkin,希望為這個組織工作。雖然這些人還沒有過來,但Vertkin已看到未來該組織擴大的契機。

與此同時,Found in Translation專注於參與該專案的女性,確保她們每個人都能在這個領域找到工作。Vertkin說:“貧窮社群擁有許多雙語人才,這種技能正是主流社群所缺乏的。能確定這一點並找到具備口譯技能以脫貧致富的人,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

[肌肉桃 via Mashable]

一代移民的口譯發家之路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