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類別: 新奇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看過《銀翼殺手》的九龍寨城居民也許會奇怪:“他們怎麼拿到拍攝許可的?”

九龍寨城是一個瘋狂的科學實驗,只是掌管實驗的並不是科學家們,而是實驗物件們本身。

從四十年代開始,香港的寮屋難民們在一處要塞舊址搭建臨時家園。2,000難民的棚戶區逐漸膨脹到5萬人,擁擠在毫無規劃、搖搖欲墜、互相支撐的高樓裡。(據報導這些樓高達14層樓,在建造過程中沒有建築師或工程師參與,住在這裡的居民們不知怎麼就把它們蓋起來了。)令人驚奇的是所有樓房構成了一個大體上連續凝聚的整體,有些像一座城堡或要塞。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在二十世紀大部分時間裡,九龍寨城是地球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在這些不屬於任何國家的高樓裡一間房租相當於每月6美元。它從水井和市政汲取水電,除此之外這團混亂將就的基礎設施既不受政府支援,也沒有任何監管。在這塊“歷史的偶然”的城市飛地裡,沒有法律的位置,連警察都不敢進去(但無法置信的是,郵差會往裡面送信!)這裡住滿了罪犯、毒販、和妓女,同樣也有正經人家、學童和個人作坊。下面顯示了寨城一小塊截面的情景: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擁擠狹小的空間還要身兼數職,一些單元白天是課堂,晚上變成脫衣舞俱樂部。這裡有飯館、賭場、美髮沙龍和便利店,無照醫生和牙醫。這些樓房間距狹窄,陽光根本找不到街面;底層室外都掛著熒光燈照明,居民們在狹窄的街道上撐傘通行,以避開頭上胡亂湊合水管的漏水,而同時,屋頂成為了社交空間。

九龍寨城的歷史可以追溯至宋朝(960~1279),當時在九龍和啟德機場一帶設立“官富場”,有司鹽校尉及司鹽都尉負責管理這一帶的鹽業。不過直到英國殖民者敲開大門,九龍才成為混亂的法外之地。十九世紀,在港島於1842年劃歸英國後,清朝決定在九龍建造城牆,把守軍事要塞,用威廉·吉布森的話來說:“當香港不是中國時,這是中國在新殖民地的腹地非常便利地監視英國一舉一動、使之大為煩惱的方式。”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二戰時期日本入侵併拆除了九龍的城牆用於擴建附近的機場。日本投降後,對九龍的主權主張落在中國和英國之間,也許是為了避免世界大戰剛過又起衝突,兩國都回避了這塊新興之地。

於是難民、流民、不法之徒佔據了這裡。到九十年代,7英畝面積的土地上擁擠了300幢互相連線的樓房,住著5萬多人。威廉·吉布森這樣寫道: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政府在九十年代終於關閉九龍寨城並將其夷為平地。但在那些年間及後來,九龍寨城已經吸引了從建築師到科幻作家到舞臺設計師到藝術家的每一個人。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提到藝術家,在八十年代記錄過九龍寨城的攝影師Greg Girard可能有關於它內部和外部最好的影集。在此我們也想展示幾位藝術家受到九龍寨城啟發的作品: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Keith Perelli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Stefan Morrell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Stefan Morrell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Stefan Morrell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Andrew Suryadi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Andrew Suryadi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Nivanh Chanthara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Nivanh Chanthara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Nivanh Chanthara

《攻殼機動隊》: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

[王丟兜 via Core77]

九龍寨城:現實生活中的反烏托邦及其藝術啟示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