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

類別: 新奇

2005年8月一天晚上10點後不久,在加利福尼亞西米谷市,一輛車上的汽車報警器響了起來。隨後近45分鐘裡,在近方圓一英里的郊區,一直都是“WREE !WREE !WREE !”的噪音,100分貝的響聲刺激著所有人的神經,狗吠聲、叫嚷聲不絕於耳。這輛肇事的白色豐田凱美瑞讓人根本無法入眠,而其主人卻是不知道上哪裡去了。

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

居民們不得不忍受這報警器不辭辛苦的叫嚷,最後48歲的David Owen Rye 表示受夠了,穿著睡衣下了樓,衝出公寓,發現那輛破車正得意的閃著大燈呢,於是他操起手槍砰砰砰,直截了當地開了三槍。

當然Rye 的行為屬於違法行為(幾分鐘後他就因為故意破壞罪被捕了),但很多人都把他當作英雄,我們中間誰不想把這輛汽車的報警器砸得屁滾尿流?估計再沒有其他音響裝置是這樣總是遭人憎恨了。發聲警報不僅非常煩人看,而且幾乎完全無用:他們並不能減少犯罪或阻止小偷。唯一能做的就是給社會帶來負面影響。

所以,儘管報警器完全沒用,為什麼這貨還存在呢?!

音響汽車報警器的令人遺憾的起源

汽車報警器可以追溯到20世紀初大規模生產的汽車上,而最早的汽車報警器並不是今天這樣的:

1918年,兩個波蘭人,St. George Evans 和 Edward Birkenbuel申請了全電動汽車報警器的專利,一旦被觸發,引擎將鎖起來,警報聲會一直持續到電池沒電。

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
反人類裝置的起源:第一個專利汽車報警器,1918年。

最開始的時候,過多的電動汽車報警器進入市場,而老式的汽車報警器拒絕下臺。當時有很多款的報警器,現代轎車絕大多數都是廠家配備的所謂的被動報警器——司機熄了火、鎖了門後自動啟用(被上帝遺棄的)裝置。

基本上,這些汽車警報器可以分為三部分:感測器、警報和控制器。汽車技術專家表示,這些零件的互動方式相當簡單:

理論上,警報器的存在是警告潛在的竊賊,可是吵鬧的音樂、呼嘯的風聲和貓都會觸發它們。這就是報警器的惱火之處:感測器非常的敏感,99%的情況下警報都不是因為小偷引起的。

噪音汙染研究者攜手哥倫比亞環境法期刊進行了“關於汽車鳴笛和警報噪音規則的反思”(Rethinking the Regulation of Car Horn and Car Alarm Noise)的研究,預計在紐約95-99%的警報器是被誤起,通常都是“過往卡車的振動,或者轎車電氣系統的小故障。”

紐約交通替代組織(Transportation Alternatives)的一項調查發現,只有5%的人聽到警報聲會採取行動觀察是否有潛在的小偷什麼的,而餘下的95%根本不甩它。相反,59%的受訪者承認警報聲引起的不是對盜竊的警覺,而是對噪音的抱怨:

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

公路安全保險學會(一個非營利組織,旨在減少車輛事故)的一份報告發現,假警報“無處不在”,車主即使聽到了也不會採取行動。1992年在《紐約雜誌》的一篇文章闡述了這一點,小偷們深諳其道,而且經常利用的事實:

這似乎反而給竊賊們提供了便利,而竊賊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鑑於99%的汽車警報器估計是假的,在美國汽車的失竊率相當高。僅在2012年,聯邦調查局的統一犯罪報告程式記錄顯示有721053輛車被盜,平均每100000輛汽車就有230輛被盜。每44秒就會有一輛汽車不知所蹤。這些盜竊的絕大多數(80%)是由有組織的犯罪團伙和經驗豐富的技術人員,對他們來說,讓汽車警報沒聲音並不是什麼有挑戰性的事情。

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

不管是汽車製造商還是售後給的報警器都沒有什麼區別,一位拖車司機給 San Jose Mercury News的一封信中吹噓說他如何毫不費力地繞過報警器進入車輛的:

對於步行的賊來說更容易,“盜賊要是想要你車內的物品就要打破車窗,而警報器的聲音剛好掩飾掉了敲碎玻璃的聲音。”

汽車報警器的社會經濟成本

2003年,在受夠了無休無止的報警聲不眠夜後,紐約居民Aaron Friedman “開始研究轎車的警報器,結果發現完全沒用。這簡直變成了報復社會。”

為了與噪音做鬥爭,他發起了一場全面的汽車警報器對抗戰,聲稱警報器不僅是無用的,還會對無法忍受的人士造成金融和健康負擔。為了證明這一說法,他列出了一個公式:

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

這裡,"V"表示紐約人平均每分鐘的價值(人均收入數字計算得來),"APF"既加重永續性因素,包括警報造成的傷害和噪聲的持續影響(缺乏睡眠、效率低下,等等。),“N”指報警的噪聲超過街上平均聲音的分貝水平,“NDI”既噪聲貶值指數,對會降低城市居民的生活質量的噪音的措施。

Friedman 寫到,“當一個人購買並安裝汽車報警器,其價格並沒有包括報警器對車主鄰居健康、生產力、屬性值和生活質量成本。有了這條簡明易懂的公式,我們可以計算在警報器密集的紐約,其成本價究竟是多少。”

根據Friedman 的計算,每年警報器平均會給紐約人帶來100-120美元的直接或間接損失。

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

噪音汙染也會帶來健康風險。在斯德哥爾摩1982年的一項研究中發現,“噪音(任何超過95 dBA)會使健康者的血壓上升,更不提患有高血壓的患者了。”其他一系列關於噪聲與公共衛生關係的研究發現,警報和“胃腸疾病、心理問題和胎兒不健康的發育”有著密切聯絡。

還有很多新車警報聲音超過125分貝,比最大的搖滾音樂會還吵,這並不奇怪。

無用...還過剩?

現在,被動可聞汽車報警器只不過是汽車製造商們給他們的產品配備功能的一個選項。

最常見的發動機防盜鎖止系統(司機手上拿著遙控器,車內安裝一個基站) 成了強大的替代品。鑰匙上有和引擎想通的電腦晶片,沒有鑰匙,偷一輛車的唯一途徑就是拖走。

汽車零售商使用防盜控制系統取得顯著成就。福特的新野馬一體化後,盜竊率下降了77%,保險索賠下降了三倍。同樣地,日產在安裝這一裝置後,平均每年報道盜竊損失從14148美元下降到了5429美元。

無聲警報可以使車主警覺,還不會驚擾到整個社群,也變得越來越便宜,也更容易買到了。然而只有相對較少的新車從工廠製造出來時以這個為標配。

儘管如此,“老式的”汽車報警器,那討厭的呻吟像折磨人的幽靈,簡直能引起了我們內心最深、最黑暗、最原始的仇恨——它仍然是最常見的一種安全系統。至少就目前而言,這個完全無用的裝置會繼續侵蝕我們的靈魂,“WEE-uuuu.......”

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

[楊二姐 via priceonomics]

汽車報警器無用又吵,留著作甚?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