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私的人公平,就是給他們機會利用你

類別: 新奇

如果我們誠實一點,那麼我們中大部分人至少都有某些自私的目標——賺錢或在工作中獲得晉升等等。重要的是,我們在追尋這些目標時遵循了基本的禮儀。舉例來說,如果有人幫助了我們,那麼就算花費時間或金錢我們都會回報他們。

對自私的人公平,就是給他們機會利用你

但有極少數人不遵循這樣的規則。這些自私的人將他人當做實現目標的工具。他們會毫不猶豫地背叛或者暗箭傷人,他們還相信其他人也和他們一樣。

心理學家稱這種人為“維利主義者”,有份調查問卷可稍微測試這種特質(這種特質是所謂的自戀狂和心理變態的“黑暗三性格”之一)。看重馬基雅維利主義的人更有可能贊同這樣的言論:奉承重要人物是英明的;處理人際關係最好的方法是說人們想聽的話。稱他們為權謀者還是太客氣了。這些人基本上就是混蛋。

現在匈牙利佩奇大學的研究人員們趁看重馬基雅維利主義的人做簡單的信任遊戲時,給他們做了大腦掃描。他們的研究被髮表在《大腦與認知》雜誌上,研究人員們發現權謀者的大腦在遇到那些表現出公平和有協作精神的同伴時,他們的大腦會負載過度。為何會這樣?Tamas Bereczkei及其團隊表示這是因為權謀者們正在迅速找到怎樣才能更好地為自身來利用這種情況。

該信任遊戲包括四個階段,學生參與者(他們的馬基雅維利主義得分有高有低)會與不同的搭檔玩幾次遊戲。剛開始,參與者們被給予價值5美元的匈牙利貨幣,並決定要在他們的同伴身上投資多少。參與者們會以為他們的搭檔會是另外一名學生,但其實他們的搭檔是計算機,該搭檔將選擇該回報多少錢。計算機程式設計會選擇回報差不多的金額(比原始金額高百分之十或者低於原始金額)或者回報不公平的金額(大約為原始金額的三分之一)。因此,如果參與者們選擇投資1.6美元,其同伴回報的公平投資應為1.71美元,不公平投資為1.25美元。經過這些交易之後,角色會轉換,參與者們會變成委託人。他們的搭檔進行投資,他們選擇該回報多少,給他們一個報仇或者報恩的機會。

正如你猜測的那樣,這些權謀者最後獲得的現金比他們的搭檔要多。這主要是因為雖然所有人都可以懲罰不公平的搭檔,但權謀者不同於非權謀者,他們不會對搭檔的回報或者投資進行公平的迴應。這使得權謀者和非權謀者的神經在互惠這一社會規範上出現了兩種不同的反應。具體來說,當搭檔公平地玩遊戲時,比起非權謀者,權謀者的神經活動上漲更急劇。非權謀者身上則出現了相反的模式,當他們的搭檔不公平地玩遊戲時,比起權謀者,他們的神經活動上漲更急劇。當非權謀者的搭檔公平地玩遊戲時,他們的神經活動並無太大變化。可能是因為對他們以及大多數人而言,這種互惠是第二天性,會無意識地流露出來。

讓我們來看看其中包含的特殊大腦區域。當權謀者的搭檔公平地玩遊戲時,他們大腦與抑制(位於大腦前方的背側前額葉皮質)和創造(位於耳朵附近的顳中回)相關的區域異常活躍。研究人員們認為這證明權謀者正在抑制人類回報公平的本能並同時算計出利用搭檔的最好方法。

有些腦科學家會避免過多解讀這些大腦活動模式。神經科學不推崇所謂的“反向推理”(根據大腦不同區域負責的功能來解讀大腦活動模式)。

然而,研究人員們的描述似乎與他們先前的研究一致。舉例來說,雖然心理學家們說權謀者普遍缺乏同情心(也不能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問題),但有證據表明他們在社會環境中常常會監控其他人的行為以便他們出人頭地。另外,一項早期的腦部掃描研究發現權謀者們在玩信任遊戲時大腦多個區域的活動都會增加,解讀認為這是因為他們永遠在思考該怎麼利用他人。

簡而言之,這些新的神經成像結果表明當你對混蛋自私的時候,他們的大腦根本不會有任何反應,因為這就是他們對人們的期許。相反,如果你對這些混蛋展現出公平和合作的跡象,那麼你會令他們激動不已,此時他們會找到最好的方法來利用你。這是我們能在反社會行為拼圖中找到的新的有趣證據。

[肌肉桃 via NYMAG]

對自私的人公平,就是給他們機會利用你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