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類別: 新奇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你對於可持續性未來的願景是什麼樣的?有些人想像的場景中,技術能解決世界最緊迫的環境問題。

在這樣的世界裡,我們都開電動車,屋頂上的太陽能板驅動我們的空調和平板電視機。我們購買“生態”產品來給我們提供所有的便利和舒適,而不會使地球遭到退化。我們繼續消費和增長經濟,而自然母親也得到雙贏。

但我(原作者)和同事Josh(本文共同作者)認為,這種可持續發展的願景是有缺陷的,並將在事實上推動對世界、生態系統,和我們自身的更嚴重破壞。那麼,這個願景又是怎麼變成主導的呢?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綠色技術”可持續性概念為什麼會佔主導地位似乎有三個主要原因。

首先,它對生意有好處。可持續性或者被呈現為能被消費者購買的東西,或者是能被綠色企業銷售的東西。在消費資本主義和可持續性之間並無矛盾,因此掌權者並不會覺得受到威脅。正如可持續性網站Inhabitat所宣稱的:“設計將拯救世界”。

其次,綠色技術的未來合乎政治口味。政客們可以捍衛他們的“綠色”資質而不用質疑消費主義文化似乎期待和需求的富足。從這個角度看,可持續性是綠色經濟增長的大好機會,這意味著政客們不必爭辯說我們需要減少消費。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第三,綠色技術未來對我們中那些享受著對自然資源提出如此巨大需求的富裕生活方式的人來說更不具有挑戰性。上帝保佑沒有人會認為可持續性會要求我們重新思考我們的生活方式!正如老喬治·布什所宣稱的:“美國生活方式不容談判。”

幸運的是,對於所有那些效仿美國生活方式的文化,綠色技術未來的主導信念意味著我們知道它和朝著一個公平與可持續的世界過渡是相一致的,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富足消費。我們只需要更好地行使消費主義,鑑於你們人類是那麼地睿智,這不是個問題,對吧?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綠色技術”的願景並不會從根本上挑戰商業、政治,或是我們的生活方式這一事實或許應該給我們理由質疑其正確性。當事情聽上去好得不像是真的時,他們通常是假的。

揭穿綠色技術神話的最好方法就是毫不妥協地審視當今世界的現狀,這不是為了引發絕望,而是幫助我們更好理解一個適當的反應應該是什麼樣的。

生態足跡分析表明,全球經濟已經處於嚴重的生態超載。根據最新研究,如果現有文明要能夠長期持續,我們將需要1.6個地球

科學能救場嗎?儘管幾十年來非凡的技術和科學進步,人類的經濟活動繼續在摧毀地球的生態系統。僅在過去40年中,地球上50%的野生動植物已經被毀滅

此外,氣候問題比大多數人認為的遠為更糟廷德爾氣候變化研究中心的氣候科學家Kevin Anderson表明,要阻止全球氣溫比前工業化水平升高2攝氏度,意味著在未來幾十年內富裕國家需要以每年8~10%的速率給他們的經濟減碳。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鑑於能源與經濟之間的密切聯絡,這種快速減碳並不符合傳統經濟增長。

使得這個“增長限制”分析更具挑戰性的,是目前73億並在繼續增加的全球人口。最新的證據表明,在本世紀末我們將趨向於110億

即使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生態村,也還沒達到“公平份額”的生態足跡。

我們還需要繼續嗎?關鍵是把西方式富裕全球化到擴張中的世界人口將會是災難性的。技術和設計改進自身,根本就不能使這種發展議程可持續。

由此可見,如果我們要實現這樣一個世界,使全體生命共同體能在星球限制裡蓬勃發展,我們需要從一個新的可持續性發展願景開始。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我們的觀點是,真正的可持續性意味著美好生活的不同願景——來自於適度、節儉和滿足的過時的美德。我們可以從美學角度來考慮:我們認為什麼是動人和有吸引力的。

我們必須把降臨到我們土地上的風力渦輪機視為文明的最好的方面之一,而不是像我們的政治領袖們所表示的那樣是“徹底冒犯性的”荒漠。但比起使我們的能源供應綠色化,更根本的則是減少需求,這也改變了可持續性是什麼樣子的願景。

讓我們首先確保我們都穿著溫暖的毛衣,而不是本能地開啟加熱器。如果加熱器開著,只加熱一個房間,只驅走寒氣就足矣。讓我們創造性地穿著二手衣服或縫補衣服,甚至自己做衣服,而不是被營銷和時尚產業引誘到消費主義的倉鼠輪上。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雖然電動汽車在通往可持續世界的道路上也許作用有限,更重要的過渡將是自行車、步行和公共交通的增長。一次本地露營,我們在星空下與大自然重新連線,代表著一種失落的奢侈,被我們輕易替換成巴厘島之旅。

讓我們挖起維多利亞時代的草坪,改種有機食物,養幾隻雞下蛋。甚至我們的餐盤看上去也會不同:提倡低肉類或無肉類飲食是環保運動在某個階段將必須面對的文化禁忌。

這一切無一意味著回到石器時代,重點是關注剛夠過上舒適生活所需要的是什麼。

不,但這並不是真正關鍵所在。我們不是在試圖提出一個新的政治或巨集觀經濟模型(儘管一些想法已經在其它地方勾勒出來)。但我們認為我們需要以不同方式考慮可持續性。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我們的問題不是:我們怎樣能使現有的生活方式可持續?我們的問題是:一種可持續的生活方式是什麼樣子的?而部分答案涉及擁抱更簡單的生活方式

通過重用、減少、再生、回收,我們目前這麼多垃圾、我們的花園、住宅和郊區也許都會變得像一個創意DIY區——不花哨,但功能齊全。這不是介紹極其昂貴的百萬美元“綠色住宅”的有光紙設計雜誌上展示的生態未來。

我們的未來是更謙遜的——並且我們堅持更現實的——可持續性概念。我們堅持儲水箱而不是海水淡化廠。

然而,不要誤解我們。當我們拒絕以《傑森一家》作為可持續未來願景,我們的目的不是為了讚美《摩登原始人》。顯然我們需要科學進步和接受適當技術,特別是那些生產可再生能源的。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

但我們的確呼籲一種更謙卑的可持續性美學,讓我們在乾衣機中看到醜陋,而在晾衣繩中見到優雅。

[王丟兜 via TheConversation]

綠色技術的未來願景不靠譜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