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瀋陽”走紅折射出的大眾心理

類別: 心理
除夕之夜,億萬觀眾眼巴巴地等待著趙本山新小品的時候,小瀋陽的出現,無疑是今年春節晚會的一大亮點。——Psy525.cn

晚會之後“小瀋陽”的迅速變化和發展,更讓人感覺“奇蹟”連連,目不暇接。——525心理網

首先,有關“小瀋陽”的訊息和報導,如雨後春筍,頻頻出現。今天在“百度”上試著搜尋了一下,有關他的條款,已達到大約4,360,000篇,而且不排除繼續增長的可能;
其次,“小瀋陽”的身價一夜暴漲,有報導說,他的出場價已經由原來的500元,一躍而長成30萬;
昨天,更在網上看到一條訊息,說“小瀋陽春晚一炮走紅 買百萬別墅接父母同住”……
諸如此類的報導,集中向我們透露出一個資訊:“小瀋陽”紅了!不光是紅了春節晚會,而且是紅遍了大半個中國……

“獨具慧眼”的人站出來了。他們一針見血地指出:“小瀋陽”的出現,並不代表先進的文化;他的表演,沒有任何的思想意義,完全靠著搞怪,搞笑,俏皮話,風涼話等粗俗內容譁眾取寵,反映了當前中國文化的低俗和悲哀!

“小瀋陽”為什麼這樣紅?裡面有什麼必然的原因嗎?他的走紅究竟折射出人們一種什麼樣的心理呢?

一、娛樂心理。
應該說,中央電視臺的春節晚會,的確是一個能吸引億萬觀眾眼球的巨大平臺。
不管大家對它的態度如何不同,褒貶如何不一,到了除夕之夜,還是有為數不少的中國人,要圍坐在電視機前,仔細地觀看晚會表演的各個節目。
在這個傳統的節日裡,在這個喜慶的時刻,人們的心情是鬆弛的,是輕快的,儘管他們中間有很多人,平時可能從事著非常嚴肅、莊重的工作,可是在此時此刻,大家全都會換了另一種心情和表情,看著舞臺(或螢幕)上或認真或搞笑的各種表演。
誰會在這個時候,去和一個晚會上的文藝節目執著較勁呢?周圍的人都在鬨笑,在鼓掌,在叫好,那種氣氛,那種心態,那種導向,使大眾的娛樂精神和心態得到了共同的表現和發洩渠道。
何況,小瀋陽“穿跑偏了”的“蘇格蘭風格”的奇異造型、煞有其事的“人生感悟”、惟妙惟肖的“模仿秀”歌唱……,確實給觀眾帶來了意外的感覺和驚喜。
所以,“小瀋陽”的出現得到大家的歡迎和喜愛,迎合了春節晚會上大眾娛樂的需求和心理。

二、平和心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各種形式的文藝表演逐漸變得內涵純粹和單一。
有些演員已經公開嘲笑觀眾要在文藝演出中尋找“思想性、教育性”的想法和行為。
沒有領導階層的正式通知,不少演職人員自己就給自己“減負”了:要受教育找別人去,我只負責幽默和搞笑。
還能繼續在眼下的電影、電視、戲劇、相聲、小品等藝術形式中,尋找為數眾多的既有思想性,又有藝術性的“先進文化”和優秀作品嗎?——太困難了!
明知道已經不太可能,就“退而求其次”吧。
於是,領導不再強調文藝作品一定要格調高雅、陶冶情操;觀眾也不再指望在觀看文藝表演時滿足“受教育”的期待和渴望。
“小瀋陽”的小品,充分體現出喜劇小品的各種元素,只要不談高深的“思想性”,他的表演的確能讓人們眼前一亮,充滿逗趣的話語傳來,笑聲自然也就如潮而起。


三、寬容心理。

其實,在我們的生活中,文藝表演是多種多樣的;即便是在每年的春節晚會上,文藝形式也是種類繁多。
有舞蹈,有音樂,有雜技,有唱歌……,幾個小時下來,它們佔用的時間並不比小品少很多,可是它們的流傳和影響“明顯幹不過小品”(黃巨集語),為什麼?
因為話劇小品這種藝術形式,真正是“雅俗共賞、老少咸宜”!
聽音樂,得專心和用心;看舞蹈,得專業和懂行;觀雜技,得專注和認真……,只有看小品,最愜意和輕鬆。
一段簡單的故事情節,三兩個身份明確的故事人物(他們還有一些非常誇張搞笑的人物造型),然後,就是大量引人發笑的幽默、詼諧的語言……,如此構成的喜劇小品,只要能看見和聽見他們的表演和對話,誰不咧開嘴巴,哈哈一笑呢?
即使沒有“小瀋陽”,也會有更多的和“小瀋陽”一樣的喜劇演員佔據“春晚”這個寶貴的時間和舞臺。這不是哪一個人的強烈意志,而是一種大眾化“市場”的需求。

我個人的看法是:對眼下所出現的“小瀋陽”熱,根本不必過度緊張;既然代表不了“先進文化”,那他的表演和受歡迎程度就必定會有暫時性和侷限性。
(當初“趙本山現象”出現的時候,曾經也有過許多激烈的爭論;現在趙本山似乎快到了“歸隱江湖”的時候,社會生活並沒有因為他的出現和即將消失而有什麼明顯的損失。)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小瀋陽”走紅折射出的大眾心理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