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浪費不環保,拋棄婚紗是最好

類別: 新奇

奢侈浪費不環保,拋棄婚紗是最好

幾個月前,作為極簡主義實驗的一部分我正在裁減我的財產。和很多女人一樣,我最豐富的財產來源是我的衣櫃,連同皇冠上的明珠——我去年的婚紗。

雖然捐贈這件婚紗的決定是相對容易的,但我很快地意識到,我減少浪費的願望並不為所有的家人朋友所共享。事實上,在記載該決定的一篇博文後面,我收到了來自家人朋友的一些情緒化反應,大部分人都請求我留下婚紗。“除了婚紗什麼都行!”他們哭喊道。

我猜我不必大吃一斤。

美國傳統結婚禮服是我們社會中最具代表性的罪惡快樂之一,特別是對於中上層階級成員來說。很少有其他物品社會會告訴我們,花費大量金錢、只穿一次、而且永遠不指望再次使用是可以接受的,這是消費主義的出類拔萃代表。

婚禮作為一個整體,往往演變成鋪張的裝逼炫富,成本隨之暴漲到數萬美元。為此,婚禮的核心元素(新娘)被期望穿著獨特和美麗的禮服——雖然在現實生活中不一定實用。

事實上,現代婚紗的一切都體現著不切實際——尤其是其純白的顏色。而過去的新娘則喜歡各種顏色的婚紗,以便易於重複使用,但如今白色是嚴格標準。

奢侈浪費不環保,拋棄婚紗是最好

許多人認為,顏色選擇代表了一種新娘婚前保持純潔的過時象徵。相反,與白色織物歷史相關的價格,使得純白禮服成為昂貴和排他的財產。史密森尼學會指出,買得起白色禮服至今仍是身份的象徵

像一個盲目的好好消費者一樣,我對於婚禮後拿婚紗做什麼沒有過任何想法。我也沒有利用如今的新娘可以用來減少浪費的一些機會,從購買二手婚紗或租用,到從零開始自制或從便宜得多的現成禮服中改造。

然而,我認為比在只用一次的衣服上浪費幾百塊錢更糟糕的,是不給它一個機會讓別人的什麼人快樂。

對這一決定的抗議聲響亮而多變。許多抗議圍繞著這個事實,即我剝奪了我假想中的女兒穿母上婚紗的機會。其他人的論點中心是,婚紗的感情價值是無法量化的。

但這麼多人對於我自願放棄我的婚紗都感到震驚的真正原因,更多地是關乎我們在文化上對物質佔有的依賴,而不是與假想中的女兒的假象中的互動。物質佔有已經成為我們身份的一部分。品牌是新的部落符號,貨幣價值是我們自我價值的新度量。

現代婚紗特別代表了消費主義理念的一個縮影,連同蕾絲花邊、串珠、也許還有美人魚裙裾。

奢侈浪費不環保,拋棄婚紗是最好

最終接受我的婚紗的非營利性組織告訴我,它將賣掉婚紗將盈利捐贈給癌症研究。我感到這一系列事件遠比主流的購買、保留和棄置要有意義得多。通過從速捐贈,我也希望能避免等待過久,以至婚紗過於過時,沒法被別人使用。

與我們許多財產一樣,分享我們的婚紗將提供如此多的額外價值——如果不是經濟上的,也是環境價值。如果我們能把對佔有和擁有的需要替換成分享與合作的需要,會多好啊。

但並不全都是壞訊息。越來越多的情侶選擇簡化他們的婚禮,許多人避開昂貴的白色禮服模式選擇更便宜、非傳統的顏色和設計。情侶們也在簡化婚禮,只邀請一小部分朋友和家人。

同時,一個婚紗禮服經濟迴圈正在形成。Once WedPreowned Wedding Dresses這樣的網站正變得流行起來,他們銷售用過一兩次的婚紗和其它婚禮配飾。線上分類廣告充斥著用過(閒置)的婚紗,它們不僅僅是復古風格;事實上,有些新娘會在婚禮前就把婚紗上架銷售,希望能在儀式後儘快清算資產。

這些變化是令人鼓舞的。技術正在助力有責任心的人尋找新的方式來購買和出售,以緩解消費。沒有比婚禮行業更好的地方來開始這些創新了。也許在未來,婚禮將演變成一個高度公共性和生態良好的再利用、回收,當然還有愛的事件。

[王丟兜 via Quartz]

奢侈浪費不環保,拋棄婚紗是最好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