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少年全校師生面前跳樓亡

類別: 心理
謝統海床頭的牆上寫著兩個字:是命

2月17日,陂頭鎮村民在學校燒香撒冥紙

南方農村報記者黃棟林報道:2月16日早上7點,連平縣附城中學高二(4)班學生李勃(化名),以利索的動作穿上白色的校服,準備跑下樓參加全校的升旗儀式和週會,以免遲到挨批。——Psy525.cn

在走出A座宿舍樓207房的大門時,他發現在近門下鋪睡的謝統海剛剛起身,和往常一樣,一聲不吭地徑直走向陽臺刷牙洗臉。——525心理網

李勃隨著人流下了樓,當他再次見到謝統海時,已經是大概半個小時之後。當時國旗已經升起,謝統海站在宿舍5樓北側的欄杆上,面對著2000多名師生,縱身一躍,結束了自己年僅19歲的生命。

李勃胸口一陣沉悶,感覺一股東西直往喉嚨上湧,他聽見周圍一些女生已經哭了出來。

五樓縱身一躍

附城中學的學生來自連平各個街道和鄉鎮,今年元宵開學。

每週一是學校固定的升國旗日。16日早上7點10分,高一至高三的學生已經在旗杆前的籃球場上整齊排開。

雄壯的國歌奏完後,國旗已經高高飄揚在旗杆上。校長開始向全校學生回顧開學一週的各項工作,講到寢室紀律問題時,高三學生的陣營中突然發出一陣騷動,因為在他們所處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A座頂樓陽臺的欄杆上站著人。

霎時,全校師生的目光都盯住A座頂樓的這個角落,一個身穿灰色襯衣、黑色長褲,腳趿拖鞋的男生筆直地站在欄杆上。

高一學生周挺(化名)回憶說,當時只見那人站在他所住的501宿舍門口的陽臺上,腳步稍有移動,便有女生髮出尖叫。此時,一些老師和熟悉他的同學圍了過去,向他喊:“不要跳!”還有老師跑回體育室拿跳高用的海棉墊。

這時,那人似乎想轉個身,微微移動了下腳,回頭看了一下。周挺的心都快蹦出來了,他感覺時間彷彿凝固了一般。

校長說了聲:“散會!”同學們的腳步開始移動,但目光還是盯著樓上的學生。

突然,那人縱身一躍,發出一聲悶響。有同學加快了腳步,有同學目瞪口呆,更有女生髮出了尖叫,哭出聲來。

一位個子不高的謝姓體育老師迅速背起跳樓者,以飛快的速度奔向校門,攔住一輛三輪摩托,趕往連平縣人民醫院。

現場幾乎沒有留下一滴血。

在那人跳樓的幾分鐘內,周挺覺得度過了人生最漫長的幾分鐘,灰色襯衫在空中墜落的畫面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一整天都有想吐的感覺,中午扒了兩口飯便倒掉了。

當天晚上,周挺全宿舍人都到隔壁宿舍去住,聊天壯膽。

周挺後來才知道,那人是高二(4)班的謝統海,在送到連平縣人民醫院一個小時後,謝被宣佈搶救無效死亡。

行為有時很怪

謝統海出生於1990年,老家在離連平縣城40公里的陂頭鎮官嶺村。

在謝統海不足一歲時,生身母親便拋棄了丈夫和兒子,留下他和父親相依為命。

幾年後,謝有了後媽,後媽給他添了兩個妹妹。

後來,為了養家餬口,謝統海的父母到佛山打工,謝和兩個妹妹跟著年邁的奶奶生活,成為農村留守兒童。

小時候的謝統海很乖,跟他同住一個大屋的謝三祥告訴記者,雖然謝統海平時話不多,也不常說笑,但見人就喊,很有禮貌,這和奶奶的嚴格要求有關。

謝統海平時沒什麼愛好,回到家就是幹農活、做作業,非常勤奮。得閒時他就和妹妹一起看電視,偶爾有朋友來了也會打打撲克,但是不打麻將,“很老實,從來不做壞事”。

在家人眼中,謝統海是個很爭氣的孩子。據後媽回憶,謝統海讀書基本不用人管,小學到初中都是年級前幾名。上初中時,他患了肌肉萎縮症,治療了很久也未痊癒。當家人擔心他學習成績能不能跟上時,他很堅決地說:“一定能跟上的!”

附城中學某領導說,謝統海初中曾經考過全鎮第一,但高中階段成績不大理想。

這得到謝統海的陂頭中學校友、現附城中學高二(2)班學生林民(化名)的證實:“他(謝統海)初中是陂頭中學快班的,成績很好!”

林民和謝統海打過幾次乒乓球,發現他打球比較刁,雖平時不愛說話,但運動時喜怒形於色,有時打輸了還會很氣憤。

林民感覺謝統海的行為有時候“怪怪的”,他記得在陂頭中學讀書時,一些同學會趁值日老師不在,偷偷溜進供教師飲用水的開水房開啟水洗澡。有一次,他和謝統海等幾個同學又溜了進去,正打著水時,老師進來了,大家趕緊提著塑料桶跑掉,怕被沒收;可謝統海一聲不吭,一直等水打好後,提著自己的鐵皮桶旁若無人地走出來。

謝統海的同學說,謝平時獨來獨往,但經常在午餐後和同學下象棋,是個象棋高手,喜歡把對方的棋子吃光。

死前毫無徵兆

謝統海的離去,無論對同學還是家長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

開學一週來,謝的室友根本看不出他有什麼反常的言論和行動,“他平時就不怎麼說話”。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每位室友都顯得心事重重,但都不願意說出口,只是淡淡地回答:“我和他不是很熟。”

2月17日下午兩點半,謝統海的家屬和近百名陂頭鎮的鄉親來到學校,在跳樓位置燃上了蠟燭和香火,撒了一操場的冥紙。

謝的後媽眼睛紅腫,她和丈夫得知訊息之後,立刻從佛山起程,到達連平時,已經是當天下午5點鐘左右。她想起上學期末曾接到過謝的電話,說他在學校因為和同學說笑,被三個同學打了,除此之外,並沒聽到他有什麼反常的事情。

謝統海的父親在清理遺物時發現,除了褲子裡留下的4塊錢,過年親戚給的600多元壓歲錢已經不知去向,而此時離開學僅僅一週。

記者在其宿舍看見,謝統海的床鋪已經空了,他床頭的牆上寫著兩個字:“是命”!宿舍同學都不知道是誰寫的。

死因可能有三

附城中學一位副校長對記者說,他對發生這種事情感到難過。

他分析謝統海做出如此行為的原因可能有三個:一是父母長期在外打工,謝作為一名留守少年,家庭教育可能有所缺失,而教育學生僅靠學校一方是不行的;二是謝讀初二時患有肌肉萎縮症,這對謝的心理和生理都是比較大的打擊;三是謝患病後學習成績直線下降,學習壓力較大。

連平有許多年輕的農村夫妻在外打工,孩子只能留在鄉下跟著爺爺奶奶生活。附城中學也有不少留守學生,對於這個群體,該副校長要求各班主任要多花時間跟學生、家長溝通,“培養學生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目前,附城中學教學秩序比較良好,校方接下來準備聘請心理老師對全校師生做一次大型的心理輔導。其實,該校也有心理諮詢室,但平時很少有同學去看,“希望以後大家遇到什麼問題要勇敢面對,學校會盡力幫助同學。”該副校長說。 (本文來源:南方農村報 作者:黃棟林)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留守少年全校師生面前跳樓亡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