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上網癮就有精神病?

類別: 心理
陳智雄(國家心理諮詢師):提醒網友:要做網路的主人

我覺得,人們先要有正確的認識。網路成癮所致的精神疾病,並非一般意義上的“精神病”。不是上網時間長就得了精神疾病,還要有具體的診斷標準,例如:具體症狀、病程、嚴重程度、社會功能、戒斷反應等。如果“網癮”首次被列為精神疾病治療範圍這件事情能引起“準網癮者”的自覺和全社會對“網癮者”的關心,這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此外,這個標準的出臺,對真正有網癮的人可能會有不同層面的影響。例如有的會被定義為精神病人,可能蒙上心理陰影,甚至自暴自棄。所以,有必要引起周圍親友們的重視,網癮者也需要重新考慮:“我的人生難道就在成為一個‘精神疾病患者’後結束?”,“我未來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網路成癮者很需要社會功能的修通,這裡面往往需要親友們和全社會的長期關心和支援。其實,只要網癮者重新認識到愛與生活的美好,他們就不會再願意整天面對“冰冷無情”的電腦了。

許崇濤(汕大精神衛生中心主任):“6小時”只是一項量化指標

我認為由一家醫院牽頭組織出來的《標準》與公眾心目中的法律、法規沒有多大關係。最多它只是一個醫學分類標準,適合於用來界定某種個人行為狀態。我個人認為,這樣的診斷標準應由中華醫學會精神病學分會出臺標準比較恰當。

要把一項臨床調查變成測試標準,應該使社會大眾都能接受。任何疾病的診斷標準,都不能獨立來理解,如果脫離了一定的語境和臨床情況來製作標題,就很容易誤讀新聞和臨床診斷標準的全面含義。我注意到許多媒體都斷章取義,把“上網6小時”作為看點和焦點來談論,其實由北京軍區總醫院牽頭制定的《網路成癮臨床診斷標準》症狀界定有7項標準,平均每天連續使用網路達到或超過6小時只是其中一項量化指標,另外幾項分別是“上網時間不斷延長;想要減少或停止上網卻不成功;明知上網會給自己帶來或已經帶來危害,仍忍不住繼續上網;除上網外,對其他事物的興趣明顯減少,失去以前的愛好;用上網來回避現實或緩解不良的感受和情緒”等。

姚英娜(丹陽中學副校長):孩子的房間裡不能放電腦

沉迷網路的青少年中,有一部分是在校的大中學生。我認為,《網路成癮臨床診斷標準》的出臺對青少年的成長並無幫助,它不能起到警戒的作用。要讓學生把心放在學習上,健康成長,社會、學校、家庭都應該以防範為主,而不是等孩子被電腦迷住,然後給他一個“網癮”的結論。這樣的結論非但不能讓孩子變好,反而會使他在虛擬世界裡走得更遠。

想讓青少年正確對待電腦和網路,我想社會、學校、家庭三方的共同努力缺一不可。不少沉迷網路的學生,都是因為得不到家庭的關愛,從而到虛擬的網路世界裡狂打遊戲、聊天。家裡有電腦的,就想方設發上網;沒電腦或被父母管住的,就偷偷到外面的網咖上。因此,文化管理部門也必須對那些“黑網咖”不斷加強監管。

一些家庭把電腦放在孩子的房間中,我覺得這樣很不好。電腦應放在父母能監管得到的地方,並且最好設密碼,設定程式規定上網超過一定時間就自動斷開。

徐樾(汕大學生):學生應豐富課餘生活

現在很多大學生都擁有電腦,我也越來越離不開電腦。一方面,懂電腦、會上網是一種必備的技能,作為大學生連這個都不會那就落伍了。另一方面,學校實行了網路化管理,有通知都是在學校的網頁上釋出,是我們瞭解學校動態的重要渠道。我認為,以“連續上網6小時”作為精神病量化的判定有點草率。

有時候,為了找資料寫論文,我上網的時間就不止6個小時了,難道就此認為我有“精神病”?這應該根據不同人群的實際使用情況來定,有的人上網是有真正的需要,也有人只不過是為了打發時間,不能一概而論。如果學生無節制地上網,痴迷於網路遊戲,弄得上課沒精神,甚至逃課去打遊戲,那當然不好。我想,大學生應該豐富自己的課餘生活。完成作業後,空閒時間除了上網,應該轉移注意力去做其他事情。例如增強體育鍛煉,參加社團的活動,看課外書等等。

來信選登:

136422 697:現代網路這麼發達先進,男女老少都會使用,可也要有限度,不能一整天都沉浸在網上。我覺得要有監督才有節制。

林澤希:我們享受網路帶來的便利和愉悅時,不要忘記“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過分沉溺網路,對於自制力較差的青少年來說,容易形成網癮。戒除網癮,需要的是身邊家人和朋友的關愛和支援,要豐富業餘生活,培養更加廣泛的興趣和愛好。

吳先生:“網癮”應該不能歸為“精神病”,只能說是一種心理癖好。戒除網癮,需要多方配合,學校增加興趣課程,吸引學生的注意力;在家時,安排適當的上網時間,不能用強制手段,需要積極的引導;學生也要自覺。 ——Psy525.cn

——525心理網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犯上網癮就有精神病?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