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國土所長不堪心理重負自殺身亡

類別: 心理

大江網6月12日報道 6月10日下午3點,武寧縣上湯鄉國土資源所三樓。兩居室的房門敞著,屋內還瀰漫著淡淡的農藥味。臥室已經被收拾得空蕩蕩,只在一張椅子上靜靜地躺著一本《武寧縣國土資源局業務知識學習資料》,書的邊角已被翻得捲起。——Psy525.cn

“如果不是你要上來,我還不敢上來。”一名鄉幹部心有餘悸地說。6月5日上午,鄉國土資源所的工作人員接縣國土資源局的電話,要求鄉國土資源所所長餘靜鵬下午2點半去縣裡開會。——525心理網

工作人員找遍各處,始終沒有發現餘的行蹤,打電話也沒人接。

工作人員找到餘靜鵬位於國土所三樓的宿舍,敲門無人迴應。走下樓後,這位工作人員突然想到在宿舍門口聞到了刺鼻的農藥味。想到這,他有點害怕。他趕緊跑到一樓行政便民大廳找到幾位值班鄉幹部報告。

中午12時左右,幾名鄉幹部踹開了宿舍的門,撲面而來的是濃烈的農藥味,而此時餘靜鵬正直直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身旁還放有一隻已開啟蓋子的農藥瓶。“幾個人當時就蒙了,我們趕緊退出現場,打電話向公安機關報案。”計生辦一名鄉幹部說。

船灘派出所民警很快趕到現場,對現場進行了封鎖。一小時後,武寧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趕到,對現場進行了嚴密的勘查和調查取證。

警方很快得出初步結論,認定餘靜鵬系喝了農藥導致中毒身亡,而且屬於自殺行為。警方還調查瞭解到,餘的農藥是在5月27日,即端午節的前一天,自己從街上農藥店購買來的。

自殺原因坊間眾說紛紜

據瞭解,今年46歲的餘靜鵬,在武寧縣土管系統工作多年,曾在武寧下轄的多個鄉鎮國土資源所擔任負責人,去年年初才調到上湯鄉任國土資源所所長。據餘的同事和親友反映,其生前並沒有在眾人面前表露過任何自殺的想法和傾向。

一時之間,對於餘靜鵬服毒自殺的原因,坊間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因不堪工作重負;有人說是因心胸狹窄,與領導或同事間關係不和;也有人說他因精神抑鬱想不開,死前不久還曾被當地紀委找去談話等等,版本繁雜。

6月8日,餘靜鵬的兒子主動聯絡本報記者,稱他們家屬在整理父親宿舍的遺物時,在檔案盒和垃圾簍中發現其自殺之前留下的幾張書信,信中自稱依法工作卻遭人打壓,心理不堪重負,同時表露出了厭世的想法。

家屬當時還把這幾張書信拍成照片傳給了記者。6月10日上午,記者趕赴武寧採訪。然而,餘的兒子卻又發給記者一條簡訊,表示家人不同意見面,同時聲稱:“我們怕了,累了,對方的後臺太硬,家人的意思是暫時只想把父親的後事處理好。”

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餘靜鵬的棺木原來一直被停放在上湯鄉政府大院和鄉國土所一樓的便民辦政大廳,一直到6月9日才運回老家,原因是因為家屬和有關部門(鄉政府、縣國土資源局)達成了協議,家屬獲得14萬多元的補償款。餘的兒子對於補償金額沒向記者透露,但他證實說:“其實我們昨天(6月9日)就跟政府交涉好了,都滿意了,我們家真不想把事弄太大,讓我父親安心地去吧。”

留下書信吐露生前遭遇

餘靜鵬的家屬先前向記者提供的生前書信,一共有四張紙。據家屬介紹,其中一張是在餘死亡的宿舍床底下找到的,看內容是另外三張的開頭草稿;另外三張的內容剛好可以組成一篇完整書信,但前兩張是在餘位於鄉國土所二樓的辦公室檔案箱中發現的,最後一張卻是在其辦公室垃圾簍裡翻找出的。

三張A4稿紙上,數千字寫得密密麻麻。看其內容,更像是一篇日記或者心情宣洩式的隨筆。

文中大致內容是:大概3月中旬開始,有鄉政府領導找到餘靜鵬,提出給他提供數千元辦公經費,希望他“去上湯路邊的田裡,放一些農戶的用地線”,他當場就提出佔用耕地必須爭取指標將農用地轉換,然後再報批,並以此拒絕了“這種違規操作”。

後又有一個鄉領導找到餘靜鵬,要求他“放線”,同時提出上面的事鄉里會擺平,他如有事,鄉政府給他發工資。最後要求他當天下午一定要去“放線”。當天下午,又有另外一個鄉領導找到他,雙方最後還是不歡而散。

書信中還提到,後面來的那個鄉領導還告訴他“你以後在上湯沒有好果子吃”。次日晚上,鄉政府開緊急會議討論森林防火工作,餘也參加了。

他被分到了較遠的九宮(村)負責防火工作,在會上他提出自己不會騎車,想換個地方,一名鄉領導回答他:“你可以走去!”同時規定他上午八點去九宮上班,下午六點才能下班回來,由當地村幹部負責點名。

第二天,他就按照鄉領導的指示去了。當天下午六點回來,有人告訴他鄉政府貼了佈告,他不能去鄉政府食堂用餐,必須自己解決伙食,“當時,我眼淚都快出來的,在這環境下工作,我還是第一次(碰到)”。之後鄉政府很多人都不敢搭理他,他遞煙給鄉政府食堂一工作人員抽,對方都不敢接,“他跟我解釋他只是煮飯的,這是鄉政府食堂,(領導)指示我不能在那吃飯”。

餘靜鵬很快把這事情向縣局領導通報。局裡也為此派過好幾個人去上湯協調工作,具體談些什麼他不清楚。但事後有人提出上湯路太遠,要將他安排在縣城工作,“實際我知道,這還是想趕我走”。

文中還提到,5月下旬他到九宮山,路上發現有田地已經被破壞了。“這下完了,剛上幾個月的所長就這樣完了,徹底完了。”同時,他還提到:“那個地方是我惹不起、躲不起的地方,因為我的社會關係網沒有他們大,他們每人吐一口痰,我都會被淹死。”

文中另外還談了些他不滿的事情和現象,在最後寫道:“走了,上湯鄉再見,獎金再見,十三個月工資再見,一切都再見。”

“他的死不關鄉政府的事”

6月10日下午3點半,記者來到上湯鄉政府。鄉黨政辦公室工作人員得知記者來意後,稱鄉領導都外出了。

記者隨後根據鄉政府走廊牆上公示欄上政府工作人員的名單和電話,分別撥打了鄉黨委書記徐峰和鄉黨委副書記、鄉長張武的手機。徐峰的手機是一個女子接的,稱記者打錯了電話;而張武的手機則始終無人接聽。

最後,記者在鄉政府二樓找到了鄉黨委委員、紀委書記冷巨集。不過,冷巨集表示自己對鄉國土所長餘靜鵬死亡的事情,知道的情況不是很多,“他的死不關鄉政府的事”。

冷巨集表示,由於餘靜鵬是縣國土資源局直派幹部,並不屬於他們鄉政府的幹部,所以身為鄉紀委書記的他平常和餘接觸很少。餘在被發現自殺的前一天,還曾到鄉國土所一樓的鄉便民辦證中心簽到,之後就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對於餘靜鵬的死,在上湯鄉幹部和群眾當中顯得有點諱莫如深。記者在街上多名群眾中問起國土所長的事情,很多人表示:“他給我們的印象還不錯,肯定是個老實人,但交道比較少。”在鄉國土所一樓的鄉便民辦證中心,有許多部門的辦事服務視窗,供電視窗一名女工作人員說:“他到上湯工作還不長時間,人應該還不錯,但平常很少看到他,也很少接觸。”

鄉計生辦一名工作人員還告訴記者,餘靜鵬死前一段時間,經常回縣城去辦事,他有一段時間也確實不在鄉政府食堂吃飯,在街上老百姓家搭夥。

6月11日下午,在武寧縣國土資源局。局辦公室主任鄢春華說,局裡同事和領導對於餘靜鵬的工作是認可的,和餘共事多年,其給人的感覺是性格比較沉穩的,“自殺事件發生後,領導和同事也都很吃驚,局裡也在第一時間派出工作人員到上湯24小時守候,做好家屬的思想工作”。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鄉國土所長不堪心理重負自殺身亡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