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對大學生同性戀公開身份

類別: 心理

週五傍晚。廣州火車東站開往體育西路的地鐵上,一身T恤仔褲的胖男生正在用手機吵架。在公共場合被動旁聽情侶爭吵並不是件稀奇事,但這回,整節車廂為之側目—— ——Psy525.cn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我回學校!”“討厭!討厭!討厭!”…… ——525心理網

焦點四周隱約傳來輕聲的揣度,“語氣這麼重,他是在和男生髮脾氣吧……”

丁毅完全沒理會周圍的反應,繼續著電話中的爭吵,也沒返回學校,轉了四條地鐵線,直奔大學城。

一小時四十分後,大學城北站。丁毅一下車,等候多時的李俊龍迎面抱住他,按慣常的見面儀式,用肚子頂了頂對方的肚子,兩個男生已經言歸於好,手牽手走向中山大學,他們的手上,戴著對情侶陶瓷貓手鍊。

路上碰到同學,丁毅挽起李俊龍的胳膊,頭往他肩膀一側,“這是我男朋友。”對方眼神中的驚詫,對於這兩位出生於80年代末的愛人同志而言,就像刪除情侶部落格中的攻擊性留言一樣輕鬆,不以為意。

作為廣東省首對在校園出櫃的大學生同性戀人,丁毅和李俊龍想以己為例,樹立愛人同志的校園“樣板工程”。而即便放諸全國,這樣的例子也寥寥無幾。

不過,眼下看來這並不能一步到位。晚上,李俊龍告訴和他擠一張床的丁毅,明天他要參加學校黨校培訓,可以帶“家屬”參加小組討論。

“你會跟你的入黨介紹人和組員說我是你‘家屬’嗎?”

“這個……還是說同學吧,畢竟是入黨……”

“難道你和你男朋友拖條狗來嗎?”

週六上午八點,李俊龍照例去上黨課培訓,按程式,下學期他將轉為正式黨員。這是遠在湖南的父母為他設計的前程——入黨,考公務員,結婚。

從初中開始,李俊龍就清楚,自己至少要在人生最關鍵的方面讓父母失望了。他的性幻想中只有男生。

李俊龍和丁毅的相遇,和電影《羅拉快跑》般充滿機緣巧合。通過網路認識前,兩人分別有男朋友,和絕大多數同志一樣,一直保持著櫃子裡的隱祕愛情。李俊龍的前男友是中學同學,上大學後便斷了聯絡,最後一次見面,對方說,恨這種可恥的關係。丁毅的前男友,交往一年後突然失去聯絡,半年後才打電話告知,自己結婚了。

整個上午,丁毅呆在李俊龍的宿舍裡更新他倆的情侶部落格,上面有他們的相片、他們一起做的生日蛋糕照、相互寫給對方的情書、他們在宿舍做的晚餐……

廚房在宿舍的陽臺,一張桌子齊全地擺著電磁爐、鍋碗和油鹽醬醋,菜是兩人一起到校園市場買的。丁毅洗菜、切菜,李俊龍炒菜、洗碗,他還包洗兩人的衣服。

有時,丁毅不讓男友洗,李俊龍堅持,“我不想你的手變粗糙。”

丁毅留心到,男友不介意和他牽手、被他挽著胳膊去上課、上自習,但從不會向同學主動介紹,“這是我男朋友。”李俊龍的解釋是,“別人交往了女朋友,會專門宣告‘我是異性戀’嗎?”

丁毅並非一開始就那麼坦然。高二時,他曾向自己的化學老師表白被拒,曠課逃學、自殺未遂,後被家人強制去看心理醫生。醫生不知該如何對症下藥,只好給他做了一份測試,結果是“中度抑鬱”。

拿結果那天,丁毅在醫生桌上發現一張心理疾病列表,上面列有一項:2001年4月20日,同性戀被排除心理疾病之外,“現在已經2005年了啊!”他哭了。

他拎了醫生開的一堆藥回家,沒吃,半個月後複診,抑鬱症奇蹟般康復。次年,他考上了廣東外語外貿大學。

現在的丁毅厭惡把愛情藏在櫃子裡,“這是對感情的褻瀆,”他開始在部落格上徵友——開朗、真誠,能坦誠面對自己和愛人。

入校的第一個學期末,身為宿舍長的丁毅召集6名成員開會,“我必須向你們坦白,我是gay,我不想……”他邊說邊瞟室友臉上的變化。

“切,早就知道了,還以為什麼事呢!”被“挑逗”起來的室友們覺得很失望,這些生於80末的大學生從小就接觸過同志漫畫、影視劇,“你條條都符合了!”“為什麼要問?這是你的私事嘛!”

還是有人驚詫。室友孟青青說,“自己身邊居然也有同志,畢竟,那些漫畫、電影都是外國的。”有人還感到失落,“漫畫上的同志個個都那麼秀美,現實落差有點大……”也有室友認真地為他們的將來憂慮,“以後同學聚會時,我們都帶著小孩,難道你和你男朋友拖條狗來嗎?”

大二下學期,一名室友實在忍受不了丁毅經常和男友通話到凌晨,終於在校園BBS上發帖大罵。由於BBS實行實名制,全校人都知道了丁毅的身份,帖子幾小時後被頂上當天十大頭條,點選量逾萬。

丁毅一氣之下在BBS上發起了反攻,“我是gay,我影響你休息我道歉,但你沒資格辱罵我和我的身份”,“我是gay我承認,那又怎樣?!”

毫無懸念的,帖子迅猛被頂上十大,緊隨室友罵帖之後。旁觀者隨即另開PK帖,“劉凱VS丁毅,你支援誰?”

直到斑竹刪帖,丁毅獲得了95%的支援票。這樣的結果還是令他意外。

第二天,丁毅彆彆扭扭地去上課,發現大家並沒把他當成“校園新星”,只有一個女生湊過來問,“你真的是?”“太可惜了!你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喜歡你!”

他們的狀態實在太幸運了

下午,丁毅帶李俊龍去大學城社群參加同志社團活動。他曾在那裡做義工。李俊龍承認,自己的開朗和坦然很大程度上是受丁毅感染。考取中山大學園林設計系後,他一直單身,與班上同學始終保持距離,還搬到了其他系的宿舍。

2009年4月1日,他在網上看到丁毅的徵友帖,當天,他給丁毅寫信。4月24日兩人見面。“我們兩個像是認識了很久的老朋友。”他說。

丁毅熱烈地愛著男友與新生活。他把部落格改為情侶部落格,帶男友去認識他的室友、同學,和大家一起去泡吧、看電影、唱歌,一次在KTV巧遇高中同學,他把頭往李俊龍肩上靠,“這是我男友。”對方愣了一會,立即心照不宣地笑了。

李俊龍不知該怎麼提醒丁毅,他們的狀態實在太幸運了。前段時間,他的一位大學朋友來電話,這三年,朋友努力讓自己喜歡女生、追求女生,但都失敗了,“活得很辛苦,不知道人生的意義在哪裡”。

“每個人的顧慮和環境都是不一樣的”李俊龍說。但他不打算把這些感悟告訴丁毅,他願意丁毅一直這麼難得的執著下去。

社團位於大學城附近一幢二層的農民房,6月1日才新張,充滿裝修的味道。組織者豆豆正和幾個義工給參加的同學發放禮品——五盒三隻裝的安全套、艾滋病檢測服務卡及社群的簡介。

雖然大學城是李俊龍的地盤,丁毅顯然碼頭更熟絡,他邊和熟人打招呼,邊介紹,“這是我男朋友。”二樓的房間最後坐滿了四十多人,他們從各高校趕來,在這個須經身份驗證才可進入的空間裡,所有人表現得和平常一樣自然與放鬆。他們很快與周圍人聊起天來。實際上,許多人希望能在這樣的場合觸電。

下午播放的電影叫《天佑鮑比》,講述一位篤信基督教的母親在兒子自殺後才醒悟,併成為支援同志立法的明星。

鮑比母親身上有丁毅媽媽葉梅的影子。如今,媽媽葉梅接受採訪時,總會叮囑記者,“呼籲政府為同性戀立法。”而當初兒子突兀地向她坦白時,這個傳統的潮汕家庭不敢相信男人可以喜歡男人。丁毅回想那幾天,母親哭了停,停了哭,父親氣得全身發抖,直說,“廢了廢了……”

最後還是他出面收拾殘局。他一再懇求父母參加在舉辦的同志親友會,最終只有葉梅去了,在這個同志家屬相聚的母親節晚會上,多少是同病相憐的情緒舒緩了彼此絕望的情緒,“原來中國有那麼多的同志,而且好多也是大學生。”
今年母親節,丁毅帶李俊龍回家,仍然沉默的父親做了一桌子菜。飯後,父親用低沉的聲音說,“以後,你們就做一輩子的朋友吧。”

葉梅則像盤問兒子女友一樣詢問李俊龍諸如畢業、考研、買房等問題,聽到他說今年春節想向父母出櫃,葉梅堅決反對,“慢慢來,你不知道那種滋味,就像死過一次……”

父親丁友劍主張和老伴離開潮汕,到廣州養老,以避家鄉的閒言碎語;今後最好還是讓兒子結個形式婚姻,奶奶一直在等抱重孫,潮汕人最講就是孝……

社團活動結束後,丁毅陪李俊龍趕去參加黨課小組活動,“家屬”丁毅一直站在旁邊等著。但李俊龍還是緊張了,並沒有像前天晚上商量的那樣“積極討論”。

丁毅希望男友“慢慢來”。他注意到男友在中大朋友很少,“慢慢把心全開啟”。

“在別人鄙視你之前,先鄙視他”

傍晚,丁毅該返回學校了,李俊龍卻提出,陪丁毅回學校住幾天,再過兩個星期,他就要回湖南過暑假,兩人的愛情又要進入半隱祕狀態。

丁毅的宿舍氛圍現在輕鬆了許多。那位反對的室友最終因忍受不了男人間的電話粥而搬走。

在校園出櫃後,丁毅發現自己慢慢成了潛伏在學校裡隱祕群體的中心,不斷有人找到他,表明身份後說,“真羨慕你……”

幾乎每次都讓丁毅大吃一驚,一個是他的室友;一個是學生會幹部,積極上進而正統,並且有個同班女友;一個住在隔壁宿舍,喜歡炫耀他浪漫的異地戀情……他意識到,這個隱祕的群體龐大得超出所有人想象,卻一直潛在水下。

“為什麼他們不能像我們一樣熱烈而健康的生活、相愛?”丁毅問男友,“我們出櫃了,但我們比他們都活得開心。”

丁毅的室友丁帆也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但他同時在班上找了個掛牌女友,每個週末帶回家為做公務員的父母煲湯喝。掛牌女友知道他的祕密,樂意幫忙。

礙於學生會幹部的身份,丁帆至今沒在學校出櫃,但總是努力地為丁毅也算是為自己,拓展空間,當丁毅穿著情侶T恤,帶李俊龍去上課,有同學面露驚詫之情時,丁帆便會擺出副氣勢,“有沒搞錯?有什麼好奇怪的?都什麼年代了!”

這招被室友公認為“絕殺”——在別人鄙視你之前,先鄙視他!

在丁毅的鼓動下,另一位室友也小範圍出櫃了,但他從不帶男友回學校,也悄悄勸丁毅別那麼高調,“同志不可恥,但也不是一件光榮的事。”

他有著無窮無盡的擔心,室友、同班同學、學校、父母的寬容並不代表整個社會都能接受,比如,畢業後要考公務員、要當警察、要做醫生,能想象自己每天和男朋友出雙入對,憑自己努力工作升科長、處長、院長?

“時代是變了,但還沒有變到我們能和男朋友到民政局登記結婚的地步!”

每次,同學善意的提醒都被丁毅迅速岔向下一個話題,他實在有太多事情要考慮了——暑假回來後找工作,萬一被問到性取向就坦白交代,如果被對方拒,一輩子都不會再考慮為這家公司服務;等有經濟實力了,慢慢把這事告訴奶奶,說服奶奶和男人過一輩子同樣會幸福;打算領養一個孩子,告訴他兩個爸爸的來歷,並尊重他對婚姻的選擇;寫書,參加各種同志活動,呼籲中國為同性戀立法……

那天晚上,他們還和室友商量畢業後的婚禮。

“中式還是西式的?”室友們來勁了。

“中式的好了,神父不會為我們祝福的。”

“神父難道會反對真心相愛的戀人?!”……

彼時,丁毅的電腦沒關,掛機QQ一個叫“大隻李”的好友頭像還亮著。那是父親丁友劍,剛學會電腦,正和老伴追看兒子和愛人同志的情侶部落格,上面有他們寫給彼此的詩,寫給父母的信……

老人越來越覺得,這兩個熱烈相愛的孩子和其他人沒什麼不同——

兒子擅長攝影,喜歡用多次曝光在黑夜中畫出關於愛與愛情宣言的光影;

李俊龍擅長語言,會說英語、法語與日語,會彈鋼琴;

兩人正在努力每個月省出500塊錢,三個月外出旅行一次,發誓要在老得走不動路之前環遊世界……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首對大學生同性戀公開身份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