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的性愛觀調查與思考

類別: 心理
大學校園裡,究竟有多少大學生在談戀愛?成功率怎樣?又有多少大學生已發生過性關係?真正被性問題困擾的女大學生究竟有多少?——Psy525.cn
女大學生作為性開放受傷害受委屈最多的人群,她們的心理調節能力究竟怎樣?——525心理網
據專家估計,在當今大學校園中,戀愛者佔50%,戀愛的成功率為20%,有兩性經驗學生的比例約為10%,前兩項統計比較準確,後一項的資料比較保守。 “大學校園的性困惑”已成為熱門話題,這話題令家長們擔憂。究竟有多少女學生真正被性問題干擾了?女學生作為大學校園內性開放受傷害受委屈最多的人群,她們的心理調節能力是強還是弱?作者從十多年諮詢檔案中調出不同型別的例子進行分析展示,認為:沒被捲入性愛睏擾圈的人居大多數,社會大可不必過於擔心。
尷尬的性學調查
大約半年前,某大學心理學教授曾送給我一份有關大學生的性學調查表。據說這是為一項全國性的科研課題而設計的,共100多個問題,包羅永珍,從性的啟蒙知識到性的實踐經驗應有盡有,很顯然帶有翻譯照搬的色彩。這樣詳盡的調查內容本無可非議,但我要不客氣地說,在當代大學生中,有幾人能把全部的問題無一遺漏地答出來?
事隔三月,當我問到這位教授的調查情況時,他搖搖頭說:“很不理想,真正答出60個題的不過1/5,另外那4/5簡直是胡編亂造,甚至有人提出強烈批評,說調查者拿他們開心:‘這種調查還不如制訂人自己來答,讓我們看看前輩們是如何對待性問題的。’‘性本來就是一代傳一代這麼傳下來的東西,有什麼好調查的!’‘本來是很自然的東西,非要搞成機械化、程式化不可。’‘填表之前應當給我們來幾場性學報告,否則我們根本不懂得什麼叫自慰,什麼叫做愛!’‘是教唆,還是開放;是保守還是強抑?’‘別把我們都當3歲孩子,你們過來人所需要的,同樣是我們所需要的,只不過我們是學生,一切不像你們那樣方便罷了。’‘別拿我們開心了,問問你們自己的兄弟姐妹或是子女,不是更直接嗎?’……”
當然也有不少很善意的意見和建議,比如“在大學裡應開辦性教育課,應當對我們講授一些性知識和避孕知識。”“應當告訴我們怎麼面對愛情,更應指導在愛的過程中,怎樣穿插性活動。” “我們是天之驕子,但這是指的才智,至於在性問題上,我們是白痴。應當從正面幫助我們擺脫種種性困惑,我們需要真正的性指導。”“與其讓我們從各種影視書刊中去學習摸索,體會,莫如讓我們有機會實踐一下,身臨其境,要比說千遍萬遍強。”“在大學裡發生性關係已經不是怪事了,我們並不比老師們知道的少,在大學裡沒必要回避性問題。”“真正不懂得什麼是手淫,什麼是性交的大學生有幾個?電臺夜晚的‘悄悄話’,實際說是為大學生講的。”一位大學三年級的女生親口跟我說:“性沒有什麼神祕的,是人為神祕化了,不過正是因為有一層神祕才顯得有意思,有憧憬。”這類問題不同於選舉,僅民意測驗,準確度不會太高,還是深入摸索的好。

開放與壓抑,是校園性愛的兩極化傾向
作為一名多年從事性心理衛生和性心理諮詢的醫生,我一直把大學生做為觀察和研究的重點,始終沒間斷過。回顧過去20年的情況,大體可分為三個階段。
從80年代初到1987年,是從性禁錮走向性觀念轉變的過程。西方的哲學、心理學、性科學最先衝擊的是大學生。結果使相當部分的大學生得到性開放的啟發,他們不再把性視為必須迴避的課題,大學校園戀愛風興起,並迅速從隱蔽走向公開化。
第二個階段是90年代前後,乘校園戀愛風而出現的兩性問題突顯出來。未婚先孕導致人工流產的數目增加,為懷孕而束手無策、焦慮恐慌,為情感危機而提出心理救援,為失身而要求做處女膜修補術的女生均不乏其人。
90年代末期,隨著社會對性問題的認識和接受,避孕手段的廣為傳播及工具的提供方便,上述階段的問題便明顯緩和下來,但絕不像有些人所預料的那樣,性問題在大學校園已經不是問題,而是呈現出兩極化傾向:即進一步開放型和持續性壓抑型的對立。
有專家估計,在大學校園中,戀愛者佔50%,戀愛的成功率為20%,有兩性經驗的學生比例為10%,前兩項百分比應當說是比較準確的,但後一項的比例數則是出自於保守的估計。道理很簡單,如今的大學之戀,沒有親暱行為者被視為“性盲”。至於親暱行為也很少止於某種邊緣限度內,越過邊緣進入性行為者,豈止 10%?作為女方,只要不受孕便無後顧之憂。但不可否認確有一些為貞操而守身的女生,也許正是出於此,使兩性關係的發生率相對小於戀愛率。
在開放型中,忠於愛情者佔多數,但主張情慾兩分的人數卻有逐年增多之勢。
從大學生人群的身心發育來看,這一年齡段應是性的施展年代,性的發揮和運用得當就足以使本能的壓抑得到抒發和釋放,因為情與愛的緊密性,大於性與愛的緊密性。對青年人宜說愛情,而不宜說愛性。一旦性慾佔了上風,情就會降格為一種陪襯。在大學生中確有一部分是為欲而“戀”的。當然這些人基本上都有早年性生活史。對他們來說似乎性與戀愛的結局無關,而只是一種享樂,或趕一種異化的時尚。
女生對情慾兩分論的態度頗不一致,同意者佔少數,反對者佔多數,中間派則認為可以理解,但自己不會去冒險嘗試。這部分人在小心翼翼地談戀愛,或者根本不去談戀愛。誠如有位女生坦白的那樣,談戀愛就會發生性關係,周圍的女同學基本如此,凡是表現異常輕快或表現異常痛苦者,無不與性接觸的背景因素有關。我本人同意這位女生的簡明質樸的分析。
保守與壓抑,從性學的角度來看,可以說是表裡一體的東西,尤其是在性觀念趨向開放的今天,壓抑就更為吃力和痛苦難耐。這是對比所形成的張力。在封閉的年代裡,性壓抑無論在哪個人身上都顯得蒼白無力,內心的需要每每為本份、規範的“名譽”所遮掩,所以顯示不出痛苦,更無難耐。但在開放的年代,保守學生面對終日活躍在情場上的室友,怎能無動於衷?於是她表現為孤獨離群,或對那些投入愛河的人不屑一顧。善於心理調節者,可以昇華,以合理化的心理防衛機制——在學期間主要的任務是讀書,戀愛只會分散精力;而不善於調節心理者,就會出現社交恐怖,或是精神上的焦慮不安,乃至憂鬱和疑病(用軀體的不適來表達性的壓抑)。
所謂保守,基本上是性觀念的傳統固著。這類女孩堅信女性貞操是不可攻破的。愛情至上,但貞操比愛情更至上。有時她們也無意識地把情和欲分開,重情而輕欲,所以常處在無衝動的愛情中,去得到精神上的享受——精神戀。
在大學校園內,倡導精神戀愛者,仍有一席之地,可以說她們是愛和欲的折衷派。精神戀愛不失為校園性愛的一種值得讚賞的形式,趨向於保守方的女生,尤其是年齡較小的低年級學生,這種精神需求更為強烈。但與此相對的是,在精神戀方面,男生的興趣似乎很淡。
有關女大學生的性愛事例,作者在15年間積累的原始資料很多,較為完整而有特殊代表性的個案不下五六十起,限於篇幅,僅隨機抽檢不同型別的幾個例項,以示一斑。
她說,我們需要性愛

姚紅(化名),大學生物系四年級學生。還在大一時,由於長得標緻,頗得高年級學生的青睞,很快就成為群雄追逐的物件。對此姚紅曾請教過高中時的女友。女友對她說:“大學是學府,也是愛之府,有愛為什麼不去體驗一下呢?我們這個年齡,沒有比愛更美的事了。”困惑之餘,姚紅終於投入男友的懷抱。不久她第一次懷孕,男友對她發誓保證,她想只要有愛情做後盾,什麼也不顧,懷孕流產通過實踐也並非那樣可怕。就這樣,當她的男友畢業(早她二年級)赴深圳創業時,她為他已做了三次流產。終於在大四的寒假期間,她發現他在深圳另有所愛……她沒有像其他被拋棄的女生那樣哭鬧,憑藉美麗,她很快便倒向一直關心她的同班男生,按她自己的說法,當一個女孩有了性體驗後,根本不可能剎住慾火。如果說與第一個男友還曾經戀愛的初級階段,那麼,一旦移情於第二個男友時,她所需要的只能是性愛,感情的培養對她形同虛設。正是基於這種認識和低階需求的支配,在畢業前夕她第四次懷孕流產。這時她感到了厭倦,對兩性的關係驟然冷漠下來……畢業時和第二個男友平靜地分了手,儘管那男孩百般哀求留在她身邊……

李娜(化名)在初中時就偷看了手抄本《少女之心》,那時全班女生為這本書引起一場不小的騷動,以致早戀之風勢不可擋。不過李娜卻抵住了,因為她覺得通過幻想和白日夢再加上自慰行為,完全可以解決“手抄本”所帶給她的衝動,她覺得這比和那些半大小子們拉拉扯扯要舒服得多……
就這樣她帶著幻想邁進了大學。但畢竟她已不是少女,從夢的偶像轉為面對那些朝夕共處的俊男靚仔實體,她開始有意無意地搜尋真實的男人。在整個大學期間她交了不下十幾個男友,其中至少有5個人與之發生了肉體關係。她說,他們全是有性經驗的,從來沒有一個說將來要娶她,自然她也沒有認真地愛上哪一個。她以為她與他們這些人在一起的目的就是性滿足,不需要遮羞布。終於有一天她對一個純情的男生動了情,但當她主動向他表示親暱時,那男孩嚇跑了再也沒敢見她。她茫然了。
她認為性愛在某一時刻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需要,但不是永恆的需要。永恆的東西是情,沒有情的愛僅是性的相互交換,它不會也不可能固定在一個物件身上。愛的專一必定以情為本,性是低階的行為。
在談到男大學生對“貞操”的態度時,她豪放地說:“如今有些男孩或稱男人,在這方面還是相當自私的,自私的程度不亞於‘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只准男人大白天去遍地放火,而不準女生夜晚點燈。那些經過不止一個女人的男人,還希望再一次經歷處女的體驗。”“不過,對此我並不犯愁,故而也沒必要向對方隱瞞什麼,一切順其自然。那些視處女如至寶的男人,至少是不懂得性愛的男人,我說情和欲是兩回事,但情慾合一也是一種信念和一種意境的追求。”
她說:“大學生可以談戀愛,但大學生不該有性愛,這是理想主義者的論點。其實大學生也是人,是  有血有肉的活人,我不是為我個人的行為辯護,只不過是說點真心話,誰知別的女孩是怎麼想的。這個時代不必強求統一,不妨按各自的態度去做,好壞結果無所謂,關鍵是要勇於為自己負責。路是由自己選的,別去怨誰,要怨只能怨自己。大學畢竟還是稱得上乾淨的地方,幾個泥鰍掀不起大浪,沒什麼大驚小怪的,社會發展本身就是淘汰制。”

我不反對性愛,但我忠於性愛
那個李娜同學對性愛的態度具有代表性嗎?來自西北的大四姑娘小宋不以為然地撇嘴笑了笑:“這算什麼?如今是講價值觀的時代,愛情是有價值的,雖然被某些人貶值了,但在大多數人眼裡它的含金量仍然是99.99%。愛是一種奉獻。它包括性,奉獻並非玩弄,而是施與舍的平衡。”
“我和他青梅竹馬。在兩小無猜的時候,我們玩過性遊戲,到初三,我們親過吻過。我上大學,他參軍,臨別時,我們又對天發過誓,並完成了第一次性交。此後的寒暑假是我們七七相會的日子。我們有情也有欲,我們都很滿足,都企盼那一天的到來,讓我們天天有性愛。說真的,我常想那種事,但只想他一個人,從來沒有第二個男孩介入,因為對別人我封閉了。”同學們都說小宋是愛情至上者。但我從她寫的小小說《玉碎》裡發現了一絲端倪。小說中的女主人公是個大學三年級學生,在一次淋浴時,不慎扯斷了脖頸上掛著的用紅線穿著的一塊玉環。那玉環掉在瓷磚上碎成三半。她心痛地想把碎片拾起,但怎麼也找不到那第三塊碎片,她哭了。在淚水模糊中,她回憶起玉環的來源:那是她收到大學入學通知書的當天晚上,他親自戴在她頸上的。他囑咐她要保護好這玉環,它象徵著他們愛情的命運。他高考落榜,只能在村裡的希望小學謀到一個體育教師的職務,誰知她大學畢業會怎樣,何況她還想讀研呢。這位主人公,無可奈何地帶著兩塊再也不完整的碎玉,默默地走出浴室……我斷定,這小說預示著小宋心理上的演變,我把這個判斷說給小宋聽,她低下頭。此時無聲勝有聲。
小宋是個貞操觀很強的女孩,面對未來殘酷的事實,她會放棄可望發展的前程而維護這傳統的女德嗎?她不反對性愛,但她更忠於性愛。小宋這種觀念應當說很有代表性,尤其是在那些來自鄉村的女大學生們中間。

眾人評說:校園性愛的心理實質。
是什麼力量使孫燕(化名)非要住到男友的宿舍中去過週末,結果受到“留校察看”呢?她說:這是一種無法遏止的慾望,明知具有冒險性也要去嘗試。“除非不愛,愛就愛個徹底,愛個死去活來,天翻地覆。”“性愛是不可避免的程式,只要達到那個深度,就會出現那種衝動。”受處分她並不後悔,這只不過提醒她性愛要講究條件和規範而已。
一對來自邊疆的情侶,在上學一年之後,總是不斷地鬧矛盾起衝突,女孩的脾氣變得十分暴躁和不穩定,常常哭泣,對男友毫不留情,甚至無理取鬧,有意折磨男友,常常在女生面前使男友陷於尷尬難堪的地步,但最後還是和好如初,又是連日地形影不離。
為什麼老是這樣情緒反常?同學們議論紛紛:“這種戀愛到底是享受還是痛苦?”“這位女同學簡直是歇斯底里,而那個男同學是個受虐狂!”“這就是戀愛的好處,只有戀到這個份上才刺激。”“他倆創造了校園戀的奇蹟,悲歡協奏曲。”“如果我是那男生早就把她蹬了!”(女生說的,可見連旁觀者都對男方抱以同情)……
有6名女生和我一起探討性愛問題,她們讓我解釋這位女同學表現的心理實質。我笑了笑:“這是個很簡單的問題,首先她具有獨特的歇斯底里性格,這種性格在熱戀的晚期階段,會以強烈的佔有和排他、臣服和歸屬欲反映出來。毫無疑問,他倆已經有了相當時間的性關係。只有在這樣的關係下,女方才能做出如此極端的情緒反應來。原始情緒的嫉妒和性的需求制約了她的理智和行為。不僅是這位女孩,在大學校園中,見到的‘打不散,合也亂’的狀態,大多緣於有性關係,否則在情感交往上就談不到男負女,女負男的問題。分手固然痛苦,但‘情分’和‘性分’有本質上的區別。”請問,有誰會當同學的面說 “我與他有性關係了?”但這樣的打鬧分合恰好說明了他們的關係。如同擡花轎吹喇叭一樣,在告訴人們:“我倆的關係已經非同一般了。”
一般地說,真正開放,對性關係不在乎的人是少數,敢於衝破禁規,但又很在乎的是多數。從校園的情況看,受傷害受委屈的是女生。但除個別人外,她們的心理調節調整能力還是很強的,也許這與文化背景和性觀念開放程度有關。事實上,大學生在戀愛問題(包括性愛)上出現的危機率也確較社會一般文化層次的女孩低。分析起來,應和在校期間種種因素的制約(學業和前途)有密切關係。
一位曾與男友有性關係,後被男友拋棄的女大學生,在分手反目後,心情本已平靜下來時,竟在公園內與前男友“冤家路窄”地相逢,她如同一隻被狐狸威懾住的貓,一言不發,順從地跟著前男友走進樹林深處,她心想:“我又完了!” 的確如此,事後那男生頭也不回地走了,並揶揄地喊了一聲:“你不說是不需要這個嗎?”她終於猛醒說:“性慾如同惡魔,抑制它的最好辦法就是超越自我,從另一個境界去理解欲——它不是人類生活的全部,因此也不能讓它去主宰全部。”
“禁慾”和“獨身”(實際上就是在大學裡不交男友),在90年代初曾是大學低年級學生所標榜的一種克己觀念,當然她們對那鬧得滿城風雨的性關係,採取的是“阿彌陀佛——善哉善哉”的策略。
某大學女生宿舍七姐妹從入學那天起就訂下誓約,4年大學期間誰也不準談物件,視男生如“糞土”。時間才過去兩年,七姐妹五個拉上了物件,其中一個因懷孕而不得不退學。
我曾和沒有談戀愛的兩位女生談起這件事,她倆是地地道道的保守主義者,她們說:“既不想談婚姻就不必談戀愛,性和婚姻是相聯的,但性和戀愛沒有關聯性。不想結婚自然就不可有各種形式的性接觸。那些開放的同學太放縱太放蕩了,雖有眼前的享受,但換來的是或明或暗的痛苦”。
壓抑固然會有惆悵、憂思,乃至孤獨和抑制,但在大學校園裡,圖書館、林蔭道、小湖邊、講座、英語角,還有談心,未嘗不是調解壓抑的方法。
“能取代發自內在的驅動力嗎?”我問。
“老師,您要知道,沉思、憂傷,甚至流幾滴眼淚,也是一種發洩呢!”
我有些同意她們的看法,這也是一種超越。不過,每個姑娘都有她們心中的白馬王子,也許只是機緣未到。連尼姑妙玉見到寶玉,都難分難捨,何況凡人。說來說去也只能是性觀念上的差異罷了。像她倆這樣的女大學生,運用合理化的自我防衛機制,按說是不難做到超越的。
壓抑,被性愛遺忘的角落

有一個典型壓抑的例項,值得我們深思。
白妮是化學系一年級學生,她是以全縣第一名考進這座聞名中外的學府的。由於個子不太高,加上太多的青春痘,她總是習慣地坐在教室的最前排靠牆的座位上,因為上課時怕老師有意無意地盯著她,故而總是低著頭聽課。
同宿舍的幾位女同學,入學不到三個月就已經熟悉了整個校園環境,課餘活動總是積極參加。也許是出於形象上的自卑感,每當週末活動時,白妮總是一個人守在宿舍裡,用瓊瑤小說來慰藉少女的寂寞。
隨著女伴們的活躍,她越來越感到壓抑和孤獨。逐漸,她失去了笑聲,唯一的寄託就是一天不忘地寫日記,自己對自己說心裡話。記得在高中時,也曾有男生對她射來傾慕的目光,她心裡明白這是由於她優秀的成績,但畢竟也是一種安慰,她心中萌生了一種愛的憧憬,這憧憬隨即化成了奮鬥的動力。可如今不然了,成績已經不是至上的目標,人們也不再仰視她,而是更為喜歡全面的女孩形象。對比起任何一個女同學,她都自愧不如,相形見絀。尤其當她見到校園中那一對對靚麗的佳偶和聽到同學入睡前的一番“愛情沙龍”,她更加感到性的壓抑,她需要愛,但她得不到愛,哪怕是某個男生投來的一笑一瞥……
這天,一位年輕的化學老師,首次出現在講臺上,看樣子他不過二十七八,矮矮的個子,卻有著巨集亮的聲音,雙目炯炯有神,不住地四處盯著,連白妮這樣的姑娘也要掃上幾眼。每當此時,白妮都情不自禁地臉紅,心跳加速,視線不知往何處落,似乎要找一塊地躲進去。越是有這種感覺,就越是想和那老師對視,而每當她鼓起很大的勇氣去看時,都恰好遇到老師直視她的目光。剎那間不知怎的,她竟把視線的焦點突然凝集到老師的下身處。她羞死了,但她的目光回收不了,頭腦裡迅速湧現出老師走下講臺,徑直向她撲來的情景,她閉緊雙眼,等待那一幕的到來……直到憋出一身冷汗才從一陣快感中驚醒。不知為什麼她無法遏制這奇異的性幻想。只要那老師一上課,她就必然會產生這種反射性的白日夢。最後,即使眼中沒有老師的形象,她也會在腦海中勾畫出來,並發展成被他強姦的場面……
她變得消瘦多了,寢食不思,動輒曠課,躺在宿舍裡做她的白日性夢,終於經大學醫院診斷為神經衰弱而被迫休學。從此她得下了專視男人下身的“色目恐怖症”(怕見任何男人,只要見到男人就要凝視其下身)。
顯然白妮恐男症的緣由是十分清楚的。從意識上說是怕男人,但從潛意識上說她是想男人,而且是想和男人發生性關係,由於受到現實的制約,故而只有躲開男人。其實即便真的躲開了,又怎麼驅除得了由潛意識塑造出來的幻想形象呢?
當然,我們不能說所有的社交恐怖症都起因於性的壓抑,但大部分對異性的恐怖是與性壓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的。白妮便是一例。
至於性壓抑是不是都會形成心理病,倒不盡然,這完全取決於該人的性格和是否能靈活地通過各種渠道使效能量得到發洩。
開放是一種冒險,壓抑是一種痛苦,折衷的方案就是大學生們要充分利用校園生活的機會去廣泛地活動,以期在人際交往中獲得性質量的合理發洩。事實上,沒被捲入性愛睏擾圈的人還是佔大多數的,因此社會為學子們擔這份心是大可不必的。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女大學生的性愛觀調查與思考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