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員建議把心理健康服務納入醫療保險

類別: 心理
這一年來,席捲全球的經濟危機考驗著我們的心理彈力和心理健康水平。耿文秀委員指出,其實不但是大災或非常事件之後才需要心理援助、才關注心理健康,日常的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才是最重要的。為此,耿文秀委員建議應該把心理健康服務納入上海市民的醫療保險。

現代人健康第二大殺手:抑鬱——Psy525.cn

現代社會生活的諸多矛盾,經濟危機、婚姻衝突、上下級關係、親子代溝無不衝擊著現代人的心理。抑鬱症被認為是21世紀緊隨心血管疾病之後、攻擊現代人健康的第二大殺手。媒體屢見業界精英或大學生頻發抑鬱症或其他心理障礙的報導。——525心理網

事實上,普通民眾,特別是社會弱勢群體、邊緣群體的心理健康已經遠不是微觀的個人問題,一旦嚴重扭曲立即上升為影響社會和諧的社會治安、公共安全問題。

耿文秀委員指出,如今的醫療衛生保健強調不能等生理健康出現問題、疾病發作才提供醫藥治療,更提倡發展體育運動、全民健身,提高國民身體素質與心理健康水平。同樣,發現心理障礙、心理困擾,乃至心理髮展過程中的起伏偏離都需要醫療衛生服務。

上海有條件做好心理健康服務示範

據悉,國家衛生部已於2006年第一次設立了精神衛生處,把心理健康的管理納入其中。2008年年底衛生部有關官員專程到歐洲考察已開發國家的醫療保險中的心理健康服務。2009年4月衛生部疾控局邀請了京滬部分精神衛生及心理學專家在京研討心理衛生的服務管理工作。在耿文秀委員看來,作為全國經濟最發達地區的上海,完全有條件走在全國前面,開先例,為全國做示範。

耿文秀在提案中提到,率先把心理健康服務納入到醫療保險體系之中,上海具有優於全國的諸多有利條件,第一是提供心理健康服務的專業人員與接受心理健康服務的消費群體經過這10年的大發展,在上海可以說基本成熟。第二是上海市民已先於全國發展出了心理健康服務的消費意識。雖然上海工商局尚未正式批准過一家心理諮詢診所掛牌營業,但現實生活中已有若干打擦邊球的諮詢公司、諮詢工作室。若干高校的心理諮詢中心也從對本校學生的服務擴充套件到為社會提供心理健康服務。至於提供服務並收取費用的個人諮詢者則無法統計。

藥物治療不能包打天下

目前,上海精神衛生中心及各綜合的三甲醫院現都開設了心理門診。但不容諱言,仍以藥物治療為主,這些服務已經包含在上海居民的醫療保險服務之中。然而這些服務只能部分滿足市民精神疾患、心理疾病的藥物治療需要。大量的不需要或不完全需要藥物治療的心理治療以及發展性諮詢、乃至職業諮詢、個人發展規劃諮詢則根本沒被包容其中。特別是一般市民的認知扭曲、情緒困擾、婚姻衝突人際關係困難等問題的諮詢治療或矯正,或廣大家長對兒童學習困難、發展偏離、行為障礙、品行障礙的諮詢都強烈渴望獲得高質量的服務並被包容在市民的醫療保險體系之中。特別是特殊兒童的發展諮詢,如精神發育遲滯兒童、孤獨症兒童,目前在全世界都不能靠藥物來解決其障礙,只有長期的專業心理輔導與訓練干預能有所裨益。

勞動部門通過的心理諮詢師職業資格培訓和認證,反映了社會的要求。就上海市而言,接受過培訓機構500多課時的業餘學習,通過了勞動局資格考試、拿到了二級諮詢師證書的人員已超過6000人。但這種急就章的培訓模式遠遠不能滿足提供保證質量的心理健康服務的需要,拿到了資格證書的這幾千人還實在擔負不起給廣大市民提供合格心理健康服務的重任。不過,這些業餘者受到的培訓可幫助他們成為政府購買服務的社工或志願者隊伍的補充和輔助,還可作為心理健康宣傳教育的基本力量。

設定准入標準

耿文秀委員建議,可以由上海市衛生部門牽頭相關部門,組織相關專家研討和設定心理健康服務的專業標準,准入程式。心理健康服務的專業人員應該是也必須是高等教育規範培養出來的、有資質的專業人員,並納入衛生部門管理。同時,上海率先實行把心理健康服務納入到醫療保險體系之中,分階段穩步推行,從上海的三甲醫院到基層衛生中心,乃至社群中心,逐步設立心理健康服務門診,提供專業服務。

具體的標準如何實行?耿文秀委員建議,上海市衛生部門組織調研,召開專家論證會,認真研討並確認現階段上海市納入醫療保險體系中的心理健康服務的基本內容、基本手段與收費標準等相關問題。同時,可由上海衛生局聯合教育局對培養心理健康服務專業人員的相關高校相關專業進行資質審查、課程審查,並制訂心理治療師心理諮詢師資格考核標準。

此外,政府主管部門還應在現有的醫、護、技職稱系列之外再設立心理治療師心理諮詢師系列,保證提供心理健康服務的專業人員的職業生涯發展與提升。“有了上述保證,上海市民可正大光明求助心理健康服務,醫院或有關心理健康服務門診可理直氣壯按服務質量和時間收費”,耿文秀說。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委員建議把心理健康服務納入醫療保險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