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科醫院女護士:常被問“你切了嗎”?患者也調侃“我的好看嗎”

類別: 新奇

都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在各種“最適合做女友職業”、“最受單身男青睞女性職業”排行榜中,“護士”絕對屬於“釘子戶”級別。頻頻上榜的理由不外乎外形姣好、善於交流、懂得照顧人且健康知識豐富等等。

可也不是所有護士都能享受到這份追捧。甚至有一小部分護士,儘管她們同樣具備上述個人特質與職業優勢,但在婚戀市場上的待遇卻有如“冰火兩重天”。這一切,都是因為她們的“護士”稱呼前面多了兩個字——男科。

男科醫院女護士:常被問“你切了嗎”?患者也調侃“我的好看嗎”“90後”美女護士經常被策:今天你切了沒?

“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名男科護士。”2011年,從護理專業畢業的“90後”女孩謝沙沙向湖南省軍區醫院投遞了應聘簡歷,很快就收到面試通知——幸運的是,工作有了著落;尷尬的是,她被“分配”到湖南省軍區男科醫院。

由於實習時並未真正走進手術室與患者有過“直接接觸”,從業後的“第一次”,讓謝沙沙至今記憶猶新。

“記得對方是名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褲子都脫到一半了,看到我進來,蹭地一下又給穿上了。”見患者直直地看著自己,一副嚇傻了的表情,謝沙沙只得強作鎮定地上前安撫對方情緒,“說實話,其實我自己心裡也慌得跟打鼓似的。”

那些當時無比尷尬的經歷,如今回想起來,謝沙沙覺得反而成了很有趣的回憶。“比如常有患者瞟我一眼後,如同驚弓之鳥般地迅速把頭埋進手術布里,似乎很怕我記住他的樣子。其實,那會我們的注意力都在手術上,哪顧得了這麼多!”

當然,患者也並不都是同一種型別,“遇上愛開玩笑的,被調侃是常事。”謝沙沙說,每次換藥時,一些已進入術後康復期的患者就專愛找自己這樣的年輕護士“打嘴巴仗”。所以,“儘管戴了口罩,但我還是很怕跟患者對視。而每次被問到是否有男朋友時,我都會保持沉默……”

“今天你切了嗎?!”這裡的“切”是指男科中最常見不過的割包皮手術,但這句調侃讓謝沙沙很是頭疼,“和姐妹聚會,大家總有一大堆奇怪的問題轟炸過來,最直白的就是這句。”最初,面對這類玩笑,謝沙沙往往是低下頭,一笑而過。直到2013年10月的一次聚會中,再次遭受揶揄的謝沙沙“奮起反擊”了一句:“改天把你男朋友弄過來,我幫他切!”此招一出,閨蜜們集體閉嘴。

更難堪的是經常被或直接或隱諱地問到:“工作久了,你們會不會性冷淡?”在謝沙沙看來,這是完全不瞭解“男科護士”這份職業的外行話:“我們從學習護理的第一天開始,就已經擺正了心態,純粹抱著治病救人的目的工作。儘管經常與生殖器官打交道,但在我們眼中,這跟人體的心臟、腎臟等沒有區別!”

男科醫院女護士:常被問“你切了嗎”?患者也調侃“我的好看嗎”(圖文無關)

說得最多的是“把褲子脫了”,她用口罩掩飾尷尬

陳婷,在寧鄉縣某綜合性醫院男科從事了4年的工作。後來,她又進入寧鄉縣某男科醫院工作。

在新單位的工作經歷,讓陳婷感覺很特別:“以前在綜合性醫院工作,每天還能看到女患者。現在不同了,來醫院的全是男性。”

更令陳婷尷尬的是,之前,她的工作主要是為患者配藥、送藥,到新單位後進了治療室,“病人在治療過程中經常需要暴露生殖器,而我每天都要對不同的男性說出‘把褲子脫了’這類話……對方配合還好,大家都當做一次任務來完成。最怕碰到那種害羞的男性,他一扭捏,我就唰地一下臉紅了。”還有一類患者也是陳婷最怕遇見的:“有些患者褲子一脫,就開始色眯眯地盯著我,然後用奇怪的語氣問我‘好不好看呀’。”

好在醫院有規定,護士在工作時間必須佩戴口罩,“每次遭遇尷尬,我都會安慰自己:出了醫院門,把口罩一摘,再換掉護士服,應該沒人能認出我吧?”

男科醫院女護士:常被問“你切了嗎”?患者也調侃“我的好看嗎”(圖文無關)

工作中見多“壞男人”,“老大姐”也有困惑

有著20年男科工作經驗的胡柳軍,如今已是湖南省軍區男科醫院的“老大姐”。

作為記者接觸到的“男科護士”中最年長、最資深的一位,胡柳軍同時也是全國第一批接受過男科治療培訓的女性護理人員之一,對於工作中的各種尷尬處境,最初亦感到“無從下手”的她如今早已經“得心應手”。

胡柳軍回憶稱,上世紀90年代初,很多男性患者還無法接受女性護理人員,經常有褲子已經脫到一半的患者從床上蹦起來衝她大喊“出去”的情況發生。“那時候,我會臉紅,不知所措。而現在,我會選擇心理安撫,讓他相信我。”

“脫褲子不算什麼。”胡柳軍笑說,“怕就怕有些患者手術成功後太過激動,還非要找人分享。”有次,胡柳軍親眼看到一名年輕護士被赤裸著下半身的患者緊緊抱住,“小妹子當場就嚇哭了。”

“我覺得,患者的這種舉動也不是存心調戲,更多地應是出於感激吧。”所以,胡柳軍平時也會多找醫院裡的“小妹子”們聊天,與她們分享自己的經驗,“心態不同,對待病人的方式也會不同。”

為什麼會堅守男科“陣地”二十年?胡柳軍自有理由:男性好講話、耐痛力強、糾紛少等原因,都在無形中降低了醫療過程對醫護人員造成的心理壓力。

“現在,我都有一批‘點單’客戶了!”胡柳軍笑稱,或許由於自己是“老大姐”,比年輕護士看上去更有“安全感”,不少患者在接受一次護理後,下次再來醫院時還會點名找她。

雖說工作和生活是分開的,但要完全做到互不影響還是很難。平時沒少接觸患陽痿、早洩甚至性病的病號,偶爾胡柳軍會跟他們聊聊過往經歷:“男性性伴侶過多肯定患病機率更大。很多男人直到進了醫院,妻子才知道他‘外面有人’,最終妻離子散。”

男科醫院女護士:常被問“你切了嗎”?患者也調侃“我的好看嗎”文:今日女報/鳳網記者 李詩韻

編輯:小瞳

今日女報原創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男科醫院女護士:常被問“你切了嗎”?患者也調侃“我的好看嗎”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