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傷痛中學到的:生即是為了死 - 失去丈夫這件事怎樣使我集中精力於福音

類別: 家庭

不知在什麼時候,我的基督徒生涯變複雜了。在我的頭腦裡,有許多關於人生的問題,沉重至極,比如,我應該怎樣使用自己的錢財?應該怎樣和家人相處?神希望我怎樣使用自己的人生?這些關於人生的問題好像沒完沒了。

然而,在2010年9月24日,悲劇臨到了我家,這一切問題的答案都變得非常清晰。那些在生活中曾困擾過我的所有難題都有了一個很簡單的答案:福音。

正是在那一天,我深愛的丈夫戴維,在一場車禍中瞬間失去了生命。我們曾經擁有美滿的婚姻,一起侍奉神,一起愛著我們的孩子。戴維是一個有品格、有恩典的人,受到所有朋友的喜愛。然而他的人生在一瞬間結束了。

我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掙扎,有很多“為什麼”:為什麼神要把這麼好的一個男人從他無辜的孩子們身邊拿走?為什麼神會破壞這樣一個活出他愛的美好婚姻?為什麼神不拿走另一個人,一個該死的人?

然而,在悲痛中的某個時刻,聖靈提醒了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我們都該死,即使是一個像我丈夫那樣很棒的人。神造人不是為了讓人去死,他造我們是要我們和他永遠在一起。然而亞當和夏娃選擇了犯罪,從那時候起他們就給自己帶來了死亡,並且傳給了後代。他們事先曾被警告過後果,但他們卻情願選擇不順服(見創世紀3章)。

戴維必須要經歷死亡,但不是因為神要專門“針對”我的丈夫。戴維的死,是因為他是一個罪人,當他起初選擇犯罪的時候,就給自己帶來了死亡,正如他的祖先亞當一樣(羅馬書5:11-15)。同樣,我們也都在自己選擇犯罪的時候給自己帶來了死亡。

我們所有的人都會死。沒有人能夠逃脫。

與死亡隔絕

在現代社會中,死亡是我們不想談論、甚至不願意承認的事。我們與死亡的概念被隔離開來。然而就在不久前的世代,人們生活的世界,還認為死只是生的一部分。那時醫療不是這麼發達,某些常見的疾病也沒有可靠的治療方法,人們活得不像現在這麼久。

現在,人們對死亡這個話題避而不談。很多人甚至都不願意接受自己在變老的事實。有關抗衰老面霜和肉毒桿菌注射產品的市場生意興隆。媒體裡也充滿了這樣的教導,哪些食物可以幫助你更長壽,看上去更年輕,遠離癌症和心臟病一類的殺手。

在今天的社會裡,我們所有的人,甚至是基督徒,都已經漸漸習慣了去努力使我們目前在地上的生活能過得更久、更好。正如大型教會牧師喬爾·歐斯汀所說的那樣,我們想要“現在就過上最好的生活”。我們辛勤工作、努力賺錢以圖獲得幸福,養育出完美的子女,並訓練我們的配偶能給予自己更多的愛,做更多的工作,付出更多的關心。

然而,在地上的生活永遠也不會是 “最好的”生活,它被釘在了死亡和邪惡之上。

唯一真正的生活是那在我們死後將會擁有的生活。

直到我最後認清這一點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把神學觀點弄得多麼複雜。福音並不是為了讓我們地上的生活過得更好,而是為了之後的生活——真正的生活。既然所有人都註定要死,為什麼我們還要花時間專注於今生和現在呢?我們所擁有的盼望不是要在這個世上活得更久、過得開心。我們真正的盼望是,當我們死去的時候,我們的靈魂就從這些有罪的身體上得到釋放,我們就能和基督一起永遠活著!我們的工作就是竭盡所能告訴更多的人這樣的盼望,因為死亡終會臨到我們所有的人。

使徒保羅對死亡是期盼的,因為他知道自己將會和基督同在永恆的居所裡。他想要繼續活著只是為了自己能夠遵行神的旨意,把福音傳給其他人。他這樣寫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腓立比書1:23-24)

保羅還說:“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21)換句話說,在地上的生活就是為了要像基督那樣去活——為他人而犧牲。然而死亡的時候正是我們脫離這必死的身體的奴役,真正得到釋放的時候。

福音能解決一切的問題

如果說“生即是為了死”可能聽起來過於簡單化了,我們仍然必須活在這個世上,面對不好相處的家人和各種經濟問題。但是當我們通過死亡的鏡頭去看這些問題的時候,每件事都井然有序地排列著。傳福音成了我們生活的終極目標,我們開始在這個框架裡處理生活中的每個問題。

比方說,我們來看看這樣的問題:

問:怎樣面對不好相處的家人?

答:行為舉止要反映出神的愛,引導他們認識福音。

問:怎樣使用錢財?

答:你要智慧地管理錢財,好讓你的錢財能夠用於傳揚福音。

問:怎樣對待配偶?

答:要愛自己的配偶,活出神的仁慈和恩典之愛,使他通過你的愛來認識基督,這樣也讓其他人看到一個榜樣,就是基督怎樣地愛教會(見以弗所書5章)。

的確,生命是需要活出來的。我們不能只是蜷縮在一個角落,等待死亡降臨,而是要像使徒保羅那樣,我們必須要認識到,今生是短暫的,要用今生去帶領我們認識的每個人歸向基督。我不是說我們都需要收拾行李,去一個第三世界國家(雖然這樣說,但如果這是神對你的呼召,我絕對不會打擊你這樣的決定)。傳福音是我們在每天的生活中都能夠去做的。

會有那麼一天的到來,那時我們每個人都必須面對死亡,那一天可能來得更快,而不會更慢。我丈夫是在37歲時去世的,那一天是一個平常的工作日,他開車所走的是一條平常的路線。一位朋友的丈夫33歲時在睡夢中死於心臟病發作。另一位朋友在四十出頭時被診斷出患有癌症,不到一年就去世了。作為基督徒,我們不需要懼怕死亡,因為我們對死後的真正生命有盼望,但是我們不要把自己的時間視作理所當然。

對於我來說,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經歷在靈裡喚醒了我。我能看到自己在地上的時光多麼短暫。像保羅一樣,我為生命的短暫而讚美神。我迫不及待地想和神相見,但是為了那些親愛的失喪的靈魂,他們在我身邊毫無盼望地行走著,我下定決心只要我還活著,我就要竭盡所能地去傳揚福音。我祈禱自己的每個行動、自己所擔負的每個職責,無論是做妻子、做母親、做姐妹,或是做朋友,都能具備這樣的特徵,就是活出我們神的樣式,以及他所給予我們的恩典。

我請求你,不要讓今生的掛慮使你遠離將來真正的生活。要將自己的眼目定睛在天國的榮光上,將自己生活的目標定為在這個世上留下一張生命的地圖,指引每一個遇到的人回到天家。這個世界的煩惱,在你還沒意識到之前就會煙消雲散,但是傳揚福音是唯一能保留到永遠的財富。天國就是獎賞。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權©2012薩布林娜·碧斯莉。版權所有,本文已獲許可。

從傷痛中學到的:生即是為了死 - 失去丈夫這件事怎樣使我集中精力於福音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