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銘怡:現代人的生活與心理諮詢

類別: 心理

在中國的情況,1949年以後,只有零散的嘗試,當時因為學習前蘇聯的情況,沒有什麼正式的、系統的工作。在文革期間,這個工作完全停頓了,那時候被批判得很厲害,說是偽科學。改革開放以後,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這個領域開始有了長足的進展。很多心理門診開始出現,最開始主要是在高校,後來在綜合醫院和一些地區也有一些單獨的心理諮詢中心。現在開始這種情況已經比較普遍。七十年代末開始出現了相關的委員會,九十年代初以後,專業委員會就開始出現,這些專業組織的出現對於推動這個領域的工作是有很大的促進的。改革開放以後,幾乎先進來的都是西方的這些觀點,到現在還是西方的理論觀點和學派在這個領域是為主的。但是這些學派傳到我們國家以後,也有一些改變,這就是為了適應中國的國情,另外中國的專業人員也在努力提出自己的治療思想,諮詢的理論和觀點。心理諮詢與治療的快速發展是和我們民眾、社會的需求相結合的,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發展的非常迅速,這個領域最開始接觸的人很少,提到這個名詞大家都不知道。但是現在已經是大眾非常熟悉的,以前有問題就是說這個人有思想問題,現在如果一個人非常煩惱,或者是他的精神狀態不佳,別人就會說,你是不是要去諮詢諮詢了。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我們現在社會的發展也給人帶來很多的問題,比如說經濟狀況,競爭,人際交往這些方面都有很多的問題。像現在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也會更關注心理的健康,以前是要滿足衣食住行方面的基本需求,現在更注意提高生活質量,也就更注意自己怎麼活得更好,民眾對諮詢和治療的瞭解也增加了。八十年代以後的工作,不僅限於大學中的諮詢和醫院中的心理門診,九十年代以後,特別是在九十年代以後,工作有了很大的擴充套件,像我們今天舉辦的EAP方面的會議,已經擴充套件到公司的領域,中小學現在也非常重視,教育部已經提出要在每個學校都設心理健康的教師,工作物件也增加了,包括對病人的治療範圍也在擴充,干預的專業性也增強了。——Psy525.cn

比如說對心理創傷的干預,剛才金司長講到,每年有那麼多的事故,每天有那麼多的人傷亡,這真是觸目驚心,在這一點上,我可以舉兩個例子,關於出現事故以後,創傷以後,干預和不干預是不一樣的。一個例子是前不久發生在張家港中學,他們學校組織春遊,有一車的學生遇到車禍,當時是死了6個學生,還有2個老師,撞死了一個路人。這個事故發生了以後,在社會的反響非常大,出事故的同班的那些同學,每天按時到校,但是到校以後,衝著天花板,坐在教室裡面,什麼話都不說,讓他們分到其他班去學習,因為他們的老師去世了,他們不去,這是我前不久在一個專業會上聽到的例子,他們什麼也不做,就是坐在那兒發呆。後來學校請了有關專業的人士去做干預,做了一天的干預以後,這些孩子一下子就變了,第二天就跟學校說,配合學校,同意到其他班插班,而且他們還要組織起來去幫那些受傷的同學,安慰那些死亡同學的家長。他們在做什麼呢?他們就係統的講了,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創傷以後,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這些反應會多長時間,在多長時間內他們會怎麼樣?同時讓他們有一個交流,他們對這個事故的看法,他們內心的難受,他們的感想,他們對死去同學的悼念等等,消極的東西出來了,積極的東西就開始在身上體現出來。這些孩子們一夜之間就長大了,他們馬上就變了一個人似的,我們失去的同學,他們希望我怎麼樣,如果我們在這次事故中死了,我們會希望我們的同學怎麼樣,我們現在能做什麼,如果我們做什麼能對別人有什麼幫助,能對我們自己有什麼幫助,這個學校是沒有想到的。干預以前他們也就是想,沒辦法,干預了試試看,干預以後發現效果真的不一樣。我們從心理學的角度還考慮,如果這個創傷他不做干預,可能是他一輩子的陰影,可能這個事情過去了,大家都不提了,但是那是不能提,那事提起來他們就受不了,這是一個例子。當然後來他們還做了教師的干預,因為他們是當地最好的中學,當時都是灰溜溜的,當時教師做了干預以後,也是要同心協力,配合學校的工作,校長當場流淚,這是一個非常生動的例子。——525心理網

還有第二個例子,有一個航空公司掉下來一架飛機,乘務人員情緒很大,很多人決定不上天了,要轉行。航空公司當時沒有辦法,飛機都不能停飛,沒有人員,要給他們加工資,加錢,怎麼怎麼樣,給他們許諾,說多長時間換他們下來,但是這些人還是不同意。後來沒有辦法,說是不是找心理治療師做一下工作,找了去了,做了半天的工作,結果這幾個人情緒平復了,很快恢復工作,這個是漲工資見不到的效果。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包括SARS期間的干預,非常遺憾,很多類似的事件,我們有同行特別積極的想去做這方面的工作,很多地區、地方都不讓進去,因為他們怕是去添亂,不是去幫忙。這個地方我就不說這麼多了,現在我們國內已經請了國外的專家,也做過一些心理創傷干預等等這方面的干預,這方面的工作正在系統化。

我們的工作還遇到很多問題,我們國家人口眾多,但是我們做這方面工作,受過很好培訓的人確實非常少。有一個同行統計的結果,我們國家每百萬人口中,只有心理服務人員2.4名。在美國、香港,美國在1991年時就達到百萬人口當中550名相關服務人員,所以我們這個工作還要快速的提高和推進。除此以外,有一些專業人員只受了很短時間的培訓,這也是我們工作亟待提高的方面。我們的領域在這個方面做了很多的努力,除此以外,現在已經有國家的勞動部、人事部都提高了一些關於資格和相關的國家考試的要求和規定,人員的素質正在逐步的提高。我們這個領域到九十年代末開始從文獻的統計上,已經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的時期,雖然快速在發展,但是我們還處於一個相對比較低的水平,這也是我們的工作,今後要注意提高的。

最後就是對照美國心理諮詢業和中國諮詢治療發展時期的情況,我們可以從這裡面看到 ,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美國已經進入職業身份的時期,現在我們才開始發展職業化的時期,我們相比國外先進國家,還是比較落後的。但是通過我們的努力,通過我們的同行,包括我們在座人員,相信我們會盡快的縮短這個差距,儘快提高我們的服務水平。(錢銘怡:北京大學心理學系教授,中國心理學會醫學心理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心理衛生協會常務理事,世界心理治療學會副主席)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錢銘怡:現代人的生活與心理諮詢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