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研究青春期

類別: 心理
他們要麼叛逆,挑釁,尋找快感,要麼反過來,整個兒縮回自己的小天地裡,用“流亡”把自己包起來。這是進入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在面對自己的身心發生急劇變化時採取的兩種策略。成年人在面對他們的這種策略時往往束手無策。自從神經學家開始研究青春期少男少女的頭腦以來,熱血傳奇私服他們更加確信,在青春期階段,心理上的衝動要比他們體內的激素更重要。

人腦中的成長推動——Psy525.cn

這是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附近的“全國精神健康中心”裡的一天:一些青少年懶洋洋地坐在走廊裡,靠玩筆記本和聽MP3打發等候的時間。精神病醫生傑.基德把他們一個接一個叫起來,讓他們躺到一張床上。——525心理網

在美國全國健康中心過去的14年裡,這樣的場面每週都會有一次。基德用儀器掃描青少年的腦部,14年下來積累了大量的掃描圖片,他通過這些圖片描繪出“青春期”的圖畫。

“人腦在青春期成長得非常迅速,甚至比我們猜想的還要快。”基德說。

當成長中的青少年開始懷疑成年人教導他們的關於生活的先見之明,當他們開始對成年人表現得執拗,當他們偷走馬路邊的交通指示牌,口中充滿成年人不能理解的青少年詞彙時,這些現象不僅和青春期的激素有關,而且和青少年面對的心理社會方面的挑戰脫不開干係:他們必須和童年說再見了。當然在青少年腦中發生的變化也居於決定性的位置―――負責認知的大腦皮層在青春期成長得非常迅速。

在爭吵中證實自己

在青春期,青少年的情感忽上忽下,就如同一個人在蹦床上跳上跳下。德國兒童心理學家彼得?謝爾形容說,父母在這個過程中的作用像蹦床的床面。因為為了能夠尋找自我,青年人必須首先把那些比他們更有權力的,有關係的人震動一次。在他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這些人還曾經保護過他們。

“父母現在不再是榜樣,而是敵手。”

“麻煩”有自己的意義

青少年和父母對抗是不可避免的,雙方都必須經歷和走出這個過程。

在孩子進入青春期以後,父母根本不可能成為自己孩子的夥伴。他們的任務只是去做孩子的敵手,然後努力保持冷靜。這樣的衝突很有意義,即使雙方互相不能理解。

心理學家認為,就算青少年不能接受父母的反應,但為了明確自己的位置,他們仍舊需要這樣的經驗。他們的心靈在這一段不平靜的時期內接觸世界,尋找結合點。

這個過程還有一個可笑的後果:自稱平等寬容的父母,突然發現他們對孩子的態度如此“保守”。他們禁不住回憶起自己的父母當初是如何對待他們的。不論是對父母還是孩子,青春期困惑的內容都不是重要的,怎麼樣明確互相的位置才更加值得注意。

父母面臨兩難挑戰

青春期少年對父母的期望真的是非常矛盾:父母必須同時阻止,又要放開他們。這樣的危險非常大,如果掌握不了平衡就要壞事。有一些父母對子女毫不遲疑地採取放任自流的態度,不再願意參與其中。

這麼做的後果是致命的。“由青少年自己發起的自我鬥爭結果撲了個空。他們的呼喊、他們的不服從、他們的汙言穢語竟然都遇不到來自父母的任何抵抗。這樣的結果經常使他們採取更加極端的挑釁行為。”

多數青少年能順利長大

處於青春期的人是如此變化莫測,即使是來自“好人家”的孩子也會突然進入警察的視野。

兒童心理學家把這種現象稱為“青春期放縱”。酗酒、吸毒和其他犯罪行為都包括在其中。另外一種相反的行為是“青春期苦行僧”。數百萬青少年靜悄悄地退回到自己的世界中。

這些青少年迴避和他人的談話,完全漫無目的,毫無計劃地生活。“這會引起憂鬱和自殺的危險。”德國慕尼黑的青少年心理學專家烏爾裡希?迪克邁爾說。

“如果我們繼續研究下去,許多人會大吃一驚,大多數的青少年竟然是能夠順利成長的!”傑.基德說。他還說:“甚至青少年他們自己也會認為其他青少年不負責任,不會和別人交流,可是實際情況和他們想的完全不一樣。”這也意味著:所謂的青春期困惑大部分只是一個“印象問題”。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心理學家研究青春期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