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療是一種態度而非技術

類別: 心理
心理治療到底是什麼?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在一次心理治療中一位來訪者提醒了我,她說我提供給她的不是“技術而是態度。細細想來,很多的時候心理諮詢不是提供某種特定的技術,來幫助求助者改變“問題”,而是從不同的角度來審視“問題”,也許這時問題就不成其為問題了。治療中很多來訪說的比較多的一句話是:治療是對我原有觀念的一種顛覆。

——Psy525.cn

為了更好的說明這個問題,下面我給大家舉一些例子:——525心理網

1、 比如有“赤面恐懼”問題的來訪者,很多時候他們來尋求治療,是為了幫助消除“臉紅”的現象,但是真的有技術可以讓人控制自己的臉紅嗎?看似有一些方法可以幫助我們控制臉紅問題的出現,比如空調不要調的太熱,或一些放鬆技術讓我們放鬆下來。但這種方法是真正的治療嗎?對於赤面恐懼來說,也許我們要解決的似乎對臉紅的恐懼,而不是臉紅本身,簡單來說就是改變我們對臉紅的看法和態度,而不是消除臉紅,正是很多人對臉紅存在這樣或那樣的恐懼(比如會影響人際,會讓別人看不起,會讓自己的事業失敗等)才讓我們如此敏感,所以當我們對臉紅的態度改變了(臉紅就算是個缺點,也總不至於讓自己事業人際失敗,畢竟重要的是我這個人,而不是臉紅了沒有),問題也就隨之不存在了,所以重要的是態度,而非技術。

2、 有些問題不像餘光恐懼,臉紅等問題這麼明顯,比如存在一定強迫性人格特種的人(過於追去完美,謹小慎微的人),往往會為了很多小的事情而糾結和心煩(比如我這件事情做的對不對?或別人是否會對我滿意?等)雖然心理治療中有“技術”可以讓我們面對這種不安,當如果我們用了所有的技術都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的話(就像,洗手本來是一個讓我們變得乾淨的“技術”,但是當我們一天洗手100次都覺得髒的話),那麼問題似乎就出在態度,而非技術(也許不是手髒,而是你對手的潔淨度提出了過高的要求),同理,江山易改本性難以,如果對一些事情的敏感和擔憂本來就是你性格中的一部分,那麼似乎我們需要降低對自己的期望值。

3、 再比如,有些家長因為孩子閱讀障礙來做治療,當然一些行為和閱讀的訓練可以改善這種情況,但是當一個九歲的女孩可以輕鬆的閱讀我的專業心理學書籍的時候,我不禁要懷疑,到時是女兒有閱讀障礙還是母親“病了”。一次一個男孩因為智力問題前來做治療,當然智力的問題似乎沒有什麼好的技術可以改善,但當我們深入接觸後發現,也許問題並不出在智力,所以也就不需要什麼技術來改善智力,而問題出在心態,正是自己給自己提出了過高的要求,當自己達不到的時候才會覺得自己智力和能力有問題,所以我們要改變的是對自己的態度,而不是用技術改善智商。

4、 心理治療中的技術很多,比如放鬆技術;認知辯論;角色扮演;系統脫敏;自由聯想等,但當我們運用各種技術的時候要反思一個問題,首先: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到底是不是個問題,還是“問題因解決而存在呢?”,在者,技術用在這個情景是否恰當(比如放鬆訓練,如果一個人的緊張在於心理,而不在於身體,那麼肌肉放鬆將無法達到理想的效果)

好一個“問題因解決而存在”,很多時候一些來訪者因為抑鬱問題來治療,其實問題不在於抑鬱,而在於錯把自己當成抑鬱,所以這時要讓來訪者意識到,抑鬱不是那麼“簡單”;如果來訪者因為“餘光恐懼症”來進行治療,那麼問題並不是餘光的問題,因為每個人都有“餘光”所以餘光不是病,而是把餘光當成病。一些因焦慮緊張前來治療,結果發現他是不允許自己存在緊張,所以才變得更加緊張;一些人因為失眠前來治療,也許治療並不是教會來訪者如何不失眠,而是如果不害怕失眠,因為不害怕失眠才能真正睡個好覺 。。。。。。

當然,治療不能沒有技術,但是不能對心理治療技術進行濫用,因為運用技術就有個潛臺詞“這個是個問題”,因為是問題,所以才用得上技術。但來尋求幫助的來訪者真的存在那麼多“問題”嗎?起碼在我的治療實踐當中,我發現起碼有一半左右的來訪者本來沒有“問題”,而把不是“問題”的問題當成“問題”,才造成了困擾,所以治療需要的就是一種態度的轉變,而不是技術的治療。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心理治療是一種態度而非技術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