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情緒療法治療同性戀求助者的一個諮詢案例

類別: 心理

合理情緒療法治療同性戀求助者的一個諮詢案例

本文通過對一例女性同性戀求助者的諮詢案例研究,結合諮詢過程,運用合理情緒療法對求助者心理問題的形成原因與發展過程進行了解釋和分析,節選部分諮詢過程說明了合理情緒療法相關技術的使用和諮詢效果評估的有關問題,最後結合該案例總結了作者對合理情緒療法的應用體會。——Psy525.cn

一、合理情緒療法的概述——525心理網

(一)合理情緒療法的基本理論

合理情緒治療(Rational-Emotive Therapy,簡稱RET)是本世紀50年代由埃利斯(A.ElliS)在美國創立的。合理情緒治療是認知心理治療中的一種療法,因它也採用行為治療的一些方法,故被稱之為一種認知行為治療的方法。合理情緒治療的基本理論主要為ABC理論,它的理論要點是:情緒不是由某一誘發性事件本身所引起的,而是由經歷了這一事件的個體對這一事件的解釋和評價所引起的。ABC來自 3個英文字的字首,A是指誘發性事件(Activating events);B是指個體在遇到誘發事件之後相應而生的信念(Beliefs),即他對這一事件的看法、解釋和評價;C是指在特定情景下,個體的情緒及行為的結果(Consequences)。ABC理論指出,誘發性事件A只是引起情緒及行為反應的間接原因;而B——人們對誘發性事件所持的信念、看法、解釋才是引起人的情緒及行為反應的更直接的起因。當人們堅持某些不合理的信念,長期處於不良的情緒狀態之中時,最終將會導致情緒障礙的產生。不合理的信念有3個特徵:絕對化的要求(demandingness),過分概括化(overgeneralization)和糟糕至極(awflizing)。絕對化信念通常是與“必須”(must)和“應該”(should)這類字眼聯絡在一起的,比如“我必須獲得成功”,“別人必須很好地對待我”,“生活應該是很容易的”等等,懷有這樣的信念的人極易陷入情緒困擾。過分概括化往往會認為自己“一無是處”、“一錢不值”、是“廢物”等,以自己做的某一件事或某幾件事的結果來評價自己整個人,評價自己作為人的價值,其結果常常會導致自責自罪、自卑自棄的心理的產生以及焦慮抑鬱的情緒;過分概括化的另一個方面是對他人的不合理評價,即別人稍有差錯就認為他很壞,一無可取等,這會導致一味地責備他人以及產生敵意和憤怒等情緒。糟糕至極是一種認為如果一件不好的事發生將是非常可怕、非常糟糕、是一場災難的想法,這種想法會導致個體陷入極端不良的情緒體驗如恥辱、自責自罪、焦慮、悲觀、抑鬱的惡性迴圈之中而難以自拔。

(二)合理情緒療法的治療步驟

合理情緒療法認為,人們的情緒障礙是由人們的不合理信念所造成,因此簡要地說,這種療法就是要以理性治療非理性,幫助求治者以合理的思維方式代表不合理的思維方式,以合理的信念代表不合理的信念,從而最大限度地減少不合理的信念給情緒帶來的不良影響,通過以改變認知為主的治療方式,來幫助求治者減少或消除他們已有的情緒障礙。

1、向求治者指出,其思維方式、信念是不合理的;幫助他們弄清楚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怎麼會發展到目前這樣子,講清楚不合理的信念與他們的情緒困擾之間的關係。這一步可以直接或間接地向求治者介紹ABC理論的基本原理。

2、向求治者指出,他們的情緒困擾之所以延續至今,不是由於早年生活的影響,而是由於現在他們自身所存在的不合理信念所導致的,對於這一點,他們自己應當負責任。

3、通過以與不合理信念辯論(disprtingirrationalbeliefs)方法為主的治療技術,幫助求治者認清其信念的不合理性,進而放棄這些不合理的信念,幫助求治者產生某種認知層次的改變。這是治療中最重要的一環。

4、不僅要幫助求治者認清並放棄某些特定的不合理信念,而且要從改變他們常見的不合理信念入手,幫助他們學會以合理的思維方式代表不合理的思維方式,以避免再做不合理信念的犧牲品。

(三)合理情緒療法的技術

在合理情緒療法的治療過程中,最常用的技術就是與不合理的信念辯論的技術;其次是合理的情緒想象技術。認知 “家庭作業”以及為促使求治者很好地完成“作業”而提出的相應的自我管理方法。其他一些技術方法,或不作為主要的方法,而作為輔助的方法,或只在治療的最後階段如決斷訓練、社交技能訓練等方面使用。艾利斯曾指出,合理情緒治療可以傾向於採用多樣的技術方法,只要是將這些方法運用於合理情緒治療的框架之中,這都是允許的。但在治療過程中,應強調改變求治者的認知。如果施治者的工作重點放在改變求治者的情感和行為上,而很少強調認知改變,那就應懷疑這樣的治療是不是合理情緒療法了。

二、案例分析

阿蘭是一位26歲女性,某公司的祕書,她一共在我的諮詢中心做過6次個別諮詢和15次團體諮詢。阿蘭出生在大西北,十幾歲時,隨父母舉家遷到北京。十九歲時,她曾因學業中的困難感到焦慮抑鬱,並在她所在大學的諮詢中心做過幾個月的心理諮詢,但療效不佳。大學三年級後阿蘭退學了,開始做一些祕書工作。到我們這接受諮詢時她正在一邊工作一邊參加自學考試。

由於阿蘭相貌非常出眾,早在中學和整個大學期間就有眾多的追求者,並且,她曾與一個男同學同居過幾個月。她說,儘管和男朋友在一起也感到很愉快、很高興,但是好像在性與情感方面並不是特別的滿足。此外,她抱怨,當在學校裡遇到困難或感到心煩時,男友對她並不關心同情,也不願意為他們關係的分岐做任何努力。當她因同樣的原因,在痛苦和淚水中與最後兩個男朋友分手後,她最終感到跟男人在一起就象跟石頭在一起一樣,得不到情感交流和溝通。

大學二年暑假,阿蘭參加了學校旅遊協會組織的一個“女生夏令營”,發現與女性朋友在一起時要比與男性高興得多,能讓她體驗到更多性和情感的滿足,而且她的確與一個女同學建立了性關係。儘管這個關係因為她又去“調戲”別的女性只維持了幾個星期,但是她開始明確地意識到:她的情感與性慾更多地與女性聯絡在一起。去年,她和一個叫阿紫的女護士確立了比較穩定的性關係,並且不久前她向父母公開了這件事。父母對此表示強烈反對,嚴厲禁止她們的這種交往。由於阿蘭仍我行我素,父母感到非常丟人,一氣之下告訴她,絕不允許阿紫進家門,阿蘭從原來的掌上明珠一下變成了眼中釘,並且,這給她的生活帶來了許多現實困難,因為她目前的工資很低要靠父母的資助補貼生活、完成自學考試。

阿蘭到諮詢中心來的主要原因是:她時常為公開同性戀後的結果和擔心能否完成學業而感到焦慮、沮喪。她對諮詢也抱著一種矛盾的心態,一方面,她擔心諮詢師會像她父母一樣認為她變態;另一方面,她又希望諮詢師能夠幫助她,解決她的困難,從困境中把她拖出來。諮詢中,消除了她上面的顧慮後,阿蘭列出她希望諮詢能夠達到的目標:

1、能更好地處理因同性戀給她帶來的各種麻煩;

2、增強學習上的自信心、能順利的完成她自學考試;

3、減少因沮喪造成的暴飲暴食、體重超標;

4、消除過低的自我評價。

收集臨床資料、評估問題之後,在第一次會談的剩餘時間裡我用表格的方式(如下)向她簡單介紹了合理情緒療法(RET)[1]的基本理論模型(ABC模型[2])。

誘發事件A

父母不讓我和阿紫交往

不合理性信念B

一般的不合理信念:我必須得到贊同。

具體的不合理信念:

1.他不能用否定的態度對待我。

2.他們那樣做,對我來說是糟糕至極的。

3.他們那樣做,說明我是不好的。

一般的不合理信念:我必須感到舒心,必須得到公正對待。

具體的不合理信念:

1.我的生活不應該有這麼多困難。

2.他不應該不公平地對待我。

3.他們這樣對待我簡直不是人。

4.我不能忍受這件事。

情緒及行為上的後果C  (非功能性的)

情緒表現:沮喪,自我貶低

行為表現:迴避,退縮,過食,牢騷,焦慮,氣憤。經常與父母和情人發生衝突,工作拖踏,過食。


表格中包括了她的感受、信念(對事物的態度、想法)和行為。我把這個表格讓她帶回去,以期使她看出,她的不合理信念與情緒及行為反應之間的聯絡。我向她強調:她可以嘗試把所有問題,都用這種表格的模式劃分成三部分即誘發事件A(如:社會對她作為同性戀者的態度、學習壓力、過食等)、信念B(對事件的看法和態度)和結果C(情緒反應和行為表現)。

此外,我向阿蘭解釋,會談後佈置的家庭作業是諮詢的重要部分,對自己的信念的思考、檢查越認真,諮詢的進步就會越快。我還強調:諮詢的目標不是要消除所有的負性感受,只是學會使感受與事件相一致相符合,消除過度的反應。

阿蘭的第二次諮詢中,重點主要集中於兩個不同的問題上:對父母不認可她的情人,認為她變態感到極端憤怒;及因工作拖踏受公司領導的批評感到非常不滿。從分析阿蘭主要的非功能性情緒、認知和行為入手,經過雙方的協商修訂了阿蘭諮詢的目標。

行為目標:

1.學會以更有效地方式與父母及其他反對同性戀者溝通,而不是以敵對的、挑釁的方式對待他們。

2.糾正完美主義傾向及由完美主義而產生的對學業的過高要求。

3.糾正過食現象,降低或至少維持目前的體重。

情緒目標:

1.降低她在學業和社會困難(因同性戀而遭受的困難)方面感到的沮喪和無助感。

2.降低由人們對同性戀所持偏見而產生的憤怒。

3.降低因工作中的困難而產生的焦慮

認知目標(須予以糾正的靶目標):

1.“我不應該總是面對這麼多困難,生活不應該如此艱難”(如:我父母不應該阻撓我的愛情;老師不應該總給我佈置這麼難的作業;一邊工作一邊讀書,錢又掙得這麼少,這太可憐了;我的情人不應該在我很累的時候提出額外的要求)。

2.“社會和家庭必須認可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我必須總是寫出出色的論文,假如做不到我就是不好的,說明我不聰明、太笨)。

3.“因為我過去的生活一團糟,未來肯定也是這樣,我沒有什麼希望了。”

阿蘭:把世上的不合意、不公平視為糟糕至極(這導致了她的憤怒和挫折感)。或當自己的行為不能得到認可、接受時,她也認為那是糟糕至極的(這導致了她的沮喪)。其實,這都圍繞著一箇中心即“糟糕至極”,這也是阿蘭各種不合理信念的核心之一。在第一次諮詢中已經對病人講過,可以把她的任何問題都放入ABC模型中去分解,找出介於情緒和行為之間的信念是什麼。第二次諮詢我們開始了這個具體工作,以下是第二次諮詢中的對話節選:

C(阿蘭):我父母堅持讓我參加表哥的婚禮,我說,除非阿紫陪我,否則我是不會去的。他們非常生氣,我們為此幾乎兩週彼此沒有講過話,現在我覺得很內疚。

T(諮詢師):你的情人被排除在家庭活動之外,你感到很生氣,我是能理解的,你還有其他的感受嗎?

C:是的,還有覺得非常沮喪。好象無論我做什麼她們都不滿意,我已經厭倦了總是這樣掙扎著生活。

T:當父母要求你參加表哥的婚禮,並禁止阿紫同去時,你在想什麼?

C:我都26歲了,他們無權告訴我可以帶誰去出席婚禮,他們應該支援我自己的決定。

T:你是不是認為他們“沒有權力批評你”的背後是“不應該批評你”?C:他們就是不應該麼!你是不是打算告訴我,他們批評我是對的,是件好事?

T:這當然不是好事,對你來說這是很痛苦的!我想你非常希望與阿紫關係被家人接受,不希望和他們處得這麼僵,是嗎?

C:是的。

T:那讓我們做一個小的練習好不好?

C:可以。

T:假如你認為是希望與他們處好,而不是覺得他們和社會必須接受同性戀這種現象,或不覺得不被接受對你來說是件可怕的事,那麼你的感受會怎樣?

C:我還是不喜歡這種情況。

T:當然,你沒有理由喜歡這種情況,我猜你仍會覺得失望和受挫,但不再是憤怒或沮喪了。但是,當你把希望你的家庭不去阻撓你的愛情變成他們必須不能阻撓你的愛情時,通常會感到憤怒、懊惱,而這些情緒又往往給你和家庭關係帶來更多的麻煩和衝突,還使你為此感到內疚。

C:是的,每次我都特別煩,他們就把這作為進一步的證據,說我不正常,說這就是為什麼我要搞同性戀的原因。

T:所以,我們可以試著談一談你的“應該”和“糟糕至極”。看一看會不會有不同的發現。首先,有沒有哪條法律規定人們不能持有偏見?

C:很多人對很多問題都有偏見,我想沒有法律禁止偏見。但是偏見的確很可怕,它能使人非常痛苦!

T:是,偏見是會帶來許多不良後果,但是控制偏見比漠視或容忍這些偏見要難得多。偏見與死亡相比哪個更可怕?或說偏見給你帶來的痛苦是不是最嚴重的?

C:也許換了您,可能不會象我一樣,但他們向我和阿紫施加壓力時我真的不能忍受了。

T:很自然,你不喜歡這樣,但是沒有理由說你應該象現在這種樣子。而且你也正在忍受著你所謂不能忍受的事情,現在我們要做的,只是學會怎樣痛苦更小地忍受它。

C:可為什麼非要我改變呢?是我們父母又固執又煩人啊!

T:對,我也認為如果他們不固執,不讓你心煩,完全接受你是最好的,遺憾的是,我們沒有辦法去控制世界、控制別人。他們可以願意也可以不願意改變自己的感情和行為。但是,如果你通過改變自己對別人的過分反應,第一,可以使自己的感受好一些,第二,可以有機會讓他們更認真地考慮和容忍你對生活方式的選擇,或至少不會因為父母拒絕接受你與阿紫的關係而對他們大嚷大叫,這樣他們就不再有進一步的證據指責你不正常。(暫停一會兒)來,讓我們在做個小的練習,這個練習叫“合理情緒想象”,請閉上眼睛想象你與父母正在吃飯時,他們責怪你帶阿紫出席表哥的婚禮,你感覺非常心煩非常生氣,對你的父母非常惱火,並感到做一個同性戀者怎麼這麼難!能想象得出嗎?

C:能,太能了,這個場面跟昨天晚上發生的情況差不多,我非常沮喪、氣憤、心煩!

T:好的,繼續閉著眼睛,想象相同的情緒,但是,只讓自己感到受挫、失望而沒有沮喪和憤怒……,繼續想象只是對他們的行為感到不高興,繼續想象……你是能夠想象出來的……。

C:(大約兩分鐘後,睜開眼睛)這很難做,不過你說的情境我最後還是想象出來了。

T:好的,你做的很好,你是怎麼想的?

C:我告訴自己,我不喜歡他們對待我的態度,但是他們非常困執。不過,儘管我不喜歡,我覺得還是能夠忍受的。正如您上次的說的一樣,這情況對我只是個困難,但算不上災難,現在我好象能體會到這句話的含義了!

T:你做的非常好,假如你不僅在想象中而且在現實中也對自己說這番話,那你就可以大大地減少自己的沮喪和憤怒,當然,我想你可能仍然會體驗到一些負性的感受。你說過你並不認為同性戀是缺陷或病態,如果你非常堅定地相信這一點,你還會不會對別人的不接受感到極端氣憤呢?是不是別人的批評讓你覺得自己是有缺陷的、是病態的呢?

C:從某種程度上您說的是對的,但是如果每個人都拒絕接受你、都反對你,要想感覺良好太難了,難道我們不需要別人的接受和認可嗎?

T:大多數人都希望自己被喜歡、被接受,尤其希望得到對自己很重要的人的認可。否則,就會感到失望和某種程度的挫折感。但我認為,在你的例子中你感到自己被貶低了,因此你對貶低你的人感到憤怒。假如你放棄這樣的信念,即:“別人認為我沒有價值我就沒有價值了”,那麼你就不會總是感到被貶低和無助。能明白我的話嗎?

C:理智上講是這樣的,但是從感情上說,如果受到父母或領導批評,我還是會感到相當沮喪。

T:理智上的理解,只會讓我們短暫地明白:只是他們認為我不好,並非我真的不好。但多數時間,我們還會覺得他們認為我不好,我可能真的就是不好,我有缺陷,沒價值或不正常。

C:是的,我就是這麼想的,我怎麼才能改變這種想法呢?

T:軀體上的肌肉可以通過鍛鍊變得有力,情緒的肌肉也是可以通過鍛鍊增強的。關鍵在於:鍛鍊!每次當你因被否定被拒絕而感到憤怒、沮喪時,問自己以下幾個問題:第一,什麼法律規定不能對同性戀有偏見?為什麼我的所作所為別人必須贊同?第二,他們這樣對待我,真是這麼可怕嗎?我真不能容忍嗎?第三,他們這樣對待我就說明他們是卑鄙的父母嗎?第四,他們的批評能降低我做人的價值嗎?此外,你也可以給自己一些正面的資訊:“即使我同一般人的性取向不同,即使別人認為那是病態,但這並沒什麼,我有權選擇自己的性取向,我並沒有傷害別人。同樣道理,別人也有權選擇自己的好惡,有權不同意我的選擇,雖然我不希望這樣,但權力是別人的。”

C:我想在現實生活中能做到象您說得這樣太難了!

T:的確,生活不容易。但是,通過學會當別人批評你時不再感到受侮辱,通過學會拒絕自己陷入“我太可憐了,生活怎麼這麼艱難”的自憐之中,可以大大改變你悲慘的境遇——憤怒、沮喪、強烈的挫折感——這些都是你對困境的反應。(暫停一會)好的,我給你佈置兩個作業,好嗎?

C:作業!怎麼幹什麼都這麼難呢?

T:阿蘭,你有沒有注意到剛才你的這句話恰恰和我舉的例子一樣:“我太可憐了,生活怎麼這麼艱難”?

C:是(求助者笑了),是有點像。

T:當你那樣想的時候,你有什麼感受?

C:非常著急、沮喪。

T:好的,你的第一個作業是認知方面的,要和自己的這些信念辯論:“世界不應該如此不公平,我不應該為了高興這麼費力”;“我父母不應該反對我與阿紫在一起”;“我不應該非得來做心理諮詢”。第二個作業是行為方面的:你用一種自信的而不是攻擊性的態度讓父母知道:雖然理解他們拒絕接受你的同性戀及你和阿紫的關係,是對你的關心,但是你的確為此感到受挫和傷心。

討論:

當阿蘭暴露出她的主要問題時(即:她的同性戀不被父母和社會所接受時,她感到極端的沮喪和憤怒),會談把注意力放在問題背後的不合理信念上,這些不合理信念不僅存在於這個問題之後,同樣存在於其它她認為不公平、不合意和被批評的情形下。因此,諮詢的基本工作在於幫助病人提高挫折閾限。

在4次個別諮詢之後,阿蘭又參加了RET(合理情緒療法)的團體諮詢。在第2至6次會談中,工作重點一直集中於提高她的挫折閾限和增強她的自我接受上。在自我接受方面,具體的工作是處理阿蘭因體重過重引起的自我貶低;為要到27歲才能得到本科文憑感到無能;以及為經常缺課而感到焦慮

提高挫折閾限的具體工作是:處理阿蘭每逢因作業、工作感到焦慮時就大吃大喝;每當想到不能向同學、同事公開自己是同性戀者時就感到氣憤。

在每次會談中,我們都會討論位於她問題背後的信念,她比較典型的自我貶低的認知如下:

1.由於現在的體重,我又胖又醜。

2.我又懶又笨。

3.我永遠都不會快樂和成功。

按照RET的原則,我告訴阿蘭,人的任何一個單獨品質或行為都不等同於這個人的全部價值。一個人過去的失敗並不意味著將來不能成功。在每次會談中,與這些不合理信念爭論的結果,是使阿蘭有了一些相對應的合理信念,並要求她每天至少花10分鐘時間強化這些合理信念:

1.即使我有一些缺點,犯一些錯誤,並不能說我不好,我有很好的品質,是一個有價值的人。

2.體重超標我不喜歡,但這並不會使我變得醜陋和令人厭惡。

3.儘管過去和現在表現得不好,但並不意味著我是傻瓜,永遠不能完成學業做好工作。

諮詢中阿蘭逐漸識別出容易受挫和憤怒的不合理信念:

1.“我受不了這麼繁重的工作,我的生活應該是舒適的,所以即使變得更胖,我也要把這些巧克力全吃了。”

2.“我太可憐了,我的生活不應該總是這麼艱難。我的情人不應該在我又忙又煩的時候抱怨我沒時間陪她。”

3.“做為同性戀者,不僅給我帶來這麼多麻煩,而且我不能像那些有丈夫的女人一樣可以依靠丈夫的收入辭掉工作專心完成我的學業。”

4.“在外面被男人糾纏真是太可怕了。”

在諮詢和家庭作業中,不斷地讓阿蘭自己對這些不合理的信念進行辯論,逐漸得出以下建設性的態度。

1.“當我筋疲力盡的時候,我不喜歡阿紫對我提出額外的要求,但對我來說這只是一個困難,並不是什麼極端可怕的事。阿紫也只不過是向我表達她的要求而已。”

2.“儘管我不能得到作為異性戀夫妻中的某些好處,但我與阿紫在一起時畢竟有很多愉快的感受,能得到情感與性的滿足。”

3.“我不喜歡被男人們糾纏,但他們並不知道我是同性戀者,這個世界是複雜的,他們也和我一樣,有時會犯錯誤。”

在第二次至第六次諮詢中總共給阿蘭佈置了下面這些行為方面的作業:

1.和阿紫一起邀請你的姐妹和姐夫談一談你與阿紫的關係,爭取他們的理解,並建議他們幫你找個合適的場合,使父母和你們兩個有坐在一起溝通的機會。

2.當父母指責你時,努力表現得自信一些,而不是顯示敵意。

3.每週為你父母做一件讓他們高興的事。

4.每天站在鏡子前想自己的三個優點,多小的優點都可以。

5、當因為學習、工作感到焦慮時,做一些放鬆活動(如聽聽音樂、散散步等)而不是一味地吃巧克力。

6.與阿紫手拉手外出,不要因為別人覺得噁心就自我貶低或認為這是糟糕至極的事。

到第六次個別諮詢結束後阿蘭取得了很大進步,已經不為繁重的學業、工作和父母的批評感到過分的挫折和氣憤,也不再為不能完美地完成作業和達不到理想的體重而過分擔憂了。此外由於不再總是發脾氣,和父母的關係也有所改善。父母不再指責她“情緒不穩定”,而且真的接受了她姐姐,姐夫的邀請和她與阿紫一起吃了頓飯。儘管父母仍然希望她能找一個男人過正常的生活,但是,也逐漸開始接受她與阿紫的關係,並且允許讓阿紫來家裡做客,參與一些家庭活動。

最後,她在完美主義方面的要求也大為降低,因此感覺很放鬆,這種放鬆的心情提高了她工作學習的效率,成績反而有所好轉,這種好轉又進一步強化了她放鬆的心境。

在這樣的情況下,阿蘭轉到RET團體諮詢中,一方面繼續鞏固強化以前取得的進步,另一方面運用團體諮詢的特點對人際關係中的不合理信念予以糾正。

結論:

在這個個案中,諮詢師並沒有對阿蘭的同性戀問題給予糾正,因為DSM-IV中不再把同性戀置於疾病分類中,更重要的是阿蘭並不認為同性戀是變態的,她認為自己有選擇同性戀的權力。注意到這一點很重要,它涉及了心理諮詢的基本原則。但是同性戀者在異性戀的人眼中仍然是異常的,由此帶來的諸多問題及阿蘭對此的非功能性認知、情緒、行為模式成為了諮詢的重點。

在諮詢中,對於阿蘭的每個問題,首先要致力於減輕其面對具體情境產生的過度情緒反應(如憤怒、內疚、自我貶低、焦慮等),然後,再與她一起分析討論引起問題背後不合理信念的核心是什麼,以擴大諮詢的影響,使之能從更高更抽象的層面上理解情緒反應的來由,有更多的機會確立建設性的適應模式。

參考文獻:

1.錢銘怡《心理諮詢與心理治療》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9年第1版P89—94

2.王登峰《臨床心理學》人民教育出版社 1999年9月第1版 P270—278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合理情緒療法治療同性戀求助者的一個諮詢案例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