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克的認知療法與理性行為療法有何不同?

類別: 心理
貝克的認知療法與理性行為療法對事實的驗證都採用高度的結構性,使當事人在經驗層次上能逐漸瞭解自己對於真實的情境所做的錯誤的解釋。然而,理性行為療法與認知療法之間仍有許多重要的差異,特別是在治療方法與治療風格方面。正如現在大家所瞭解的,理性行為療法往往相當具有指導性、說理性與面質性;相反的,貝克強調蘇格拉底式的對話,強調協助當事人自己去發現錯誤觀念,並比理性行為療法更具結構性。

通過這種反映式的詢問過程,貝克致力於與當事人建立起合作氣氛,以測試其認知的有效性(這一過程貝克稱之為"合作式的經驗主義")。療效是當事人通過收集到矛盾的證據,進而面質自己的錯誤信念所產生的。——Psy525.cn

埃利斯則致力於說服當事人認定自己的某些信念是非理性的;他會指出這些信念就是發揮不出功用,並且大部分是通過一種理性的爭論。REBT旨在有意促進當事人去發現自己的教條主義與絕對性的思考方式,進而有力、重複地加以減少。——525心理網

貝克對理性行為治療法的非理性信念的要領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告訴當事人自己正在做“非理性的思考”可能會有害,因為許多人相信他們是“根據真相來了解事情”的(1976,p.246)。他認為功能不良的信念之所以有問題,是因為它們干擾了正常的認知過程,而不是因為它們是非理性的(Beck & Weishaar,1995)。他以較正面的角度來看待偏差的信念,相對於REBT認為偏差的信念在哲學上與現實不相容。(Weishaar,1993)。相反的,貝克強調,“不正確的結論”(inaccurate conclusions)比“非理性信念”貼切,因為某些觀念並不是非理性,而是太絕對、太廣義、太極端了。貝克認為,人們是遵循“規則”(即前提假設或公式)在生活著,他們之所以產生困擾是因為他們使用著一組不實際的規則在貼標籤、解釋與評估情境,或者是不適當或過度地使用這些規則。如果當事人使用著一組可能使生活不幸的規則,則治療者會建議他們考慮改變規則,而不須去教導、訓誨對方,因此認知治療往往在開始時會先認清當事人的價值觀,並在諮詢中持續地要求對方對自己的信念提出證據。“你認為……的證據在那裡?”是常向對方詢問的問題。

認知治療法的治療關係與理性行為治療法最主要的差異之一在於前者強調治療關係。如上面所述,艾里斯視治療者扮演教師的角色,不認為溫暖的治療關係是必要的,即使溫暖的關係可能有其益處;相反的,貝克(1987)強調治療關係的品質是認知治療法的基礎,成功的諮詢要靠治療者某些令人喜愛的人格特點,例如,真誠溫暖、正確的同理心、不批判地接納,以及與當事人建立信任與支援的關係,羅傑斯在個人中心治療法中所提出的“治療的核心條件”,在認知治療法中也視為是必要的,但是若要產生最佳的治療效果,單有這些還是夠的。諮詢員也必須對於認知有清楚的要領、積極、有創意、能夠通過蘇格拉底式的對話引導當事人,以及擁有足夠的知識與技能,能使用各種認知技術與行為技術,引導當事人自我發掘,進而產生改變(Weishaar,1993)。諮詢員擔任催化劑與嚮導的角色,協助當事人瞭解其信念與力度會影響其感受與行為。諮詢員促使當事人去體驗矯正的經驗,使對方在認知上產生改變,並能學會一些新技能(Beck et al,1979;1995Beck & Weishaar,1995)。

治療技術作用在治療者與當事人之間已建立起“治療的合作關係”時最為有效。這點與下列的理論假設是一致的:人們的內心溝通可能浮現上來反省:當事人的信念對於個人有重要意義;以及這些意義可以由當事人去發掘,而不是由諮詢員去教導對方或加以解釋(Weishaar,1993)。認知治療者會持續、主動,以及謹慎地與當事人接觸,也努力使對方主動提出可以驗證的假說。貝克認為,諮詢過程中合作的夥伴關係,可以促使當事人自己去評估那些富有有個人意義性的負面假定,這相對於由諮詢員直接建議當事人採納哪些替代認知(Beck & Weishaar,1992)。這種作法的假設是,思考與行為要長期改變,需要配合當事人的瞭解、察覺及努力(Beck et al.,1979;1995Beck & Weishaar,1993)。這使認知治療法跟REBT一樣,成為一種整合性的心理治療法。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貝克的認知療法與理性行為療法有何不同?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

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