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解讀:中國癲癇診治現狀

類別: 健康

在剛剛結束的中華醫學會第二十一次全國神經病學學術會議上,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的周東教授做了題為《中國癲癇診治現狀》的大會報告,從癲癇診療現狀、癲癇共病現狀、癲癇規範化現狀等多個方面進行了介紹。以下為大會報告要點:

1 癲癇診療現狀

國際抗癲癇聯盟檔案更新

癲癇定義的修改

國際抗癲癇聯盟(International League Against Epilepcy, ILAE)於2014年提出了癲癇的實用性定義(Practical clinical definition of epilepsy),我們可稱之為新定義,而將2005年版的定義稱為概念性定義(Conceptual definition),我們可稱之為舊定義。新定義中,只有一次癲癇發作也可以診斷為癲癇,但需要評估患者的進展性,包括影像學,結構,功能和腦電圖和遺傳學。附上概念性定義和實用性定義原文。

Conceptual definition of seizure and epilepsy(2005):

An epileptic seizure is a transient occurrence of signs and/or symptoms due to abnormal excessive or synchronous neuronal activity in the brain.

Epilepsy is a disorder of the brain characterized by an enduring predisposition to generate epileptic seizures, and by the neurobiologic, cognitive, psychological, and social consequences of this condition. The definition of epilepsy requires the occurrence of at least one epileptic seizure.

Operational (practical) clinical definition of epilepsy (2017)

Epilepsy is a disease of the brain defined by any of the following conditions

1. At least two unprovoked (or reflex) seizures occurring >24 h apart;

2. One unprovoked (or reflex) seizure and a probability of further seizures similar to the general recurrence risk (at least 60%) after two unprovoked seizures, occurring over the next 10 years;

3. Diagnosis of an epilepsy syndrome.

Epilepsy is considered to be resolved for individuals who had an age-dependent epilepsy syndrome but are now past the applicable age or those who have remained seizure-free for the last 10 years, with no seizure medicines for the last 5 years.

癇性發作分類的變化:

局灶性起源代替部分

新增加型別:未知起源型癇性發作

知覺代替意識

癲癇分類更新

分為3個級別:癇性發作型別,癲癇型別和癲癇綜合徵。將共病納入癲癇的核心診斷和治療過程,予以重視。病因包括:結構、基因、感染、代謝、免疫及未知,病因可交叉亦可單獨存在。

癲癇治療結局更新

癲癇解除診斷(resolved):指患者完全無發作10年以上,且停用抗癲癇藥物5年以上。需注意癲癇解除不等於緩解(remission)及治癒(cure)。

癲癇持續狀態更新

2015年ILAE提出新的癲癇持續狀態定義,包括兩個時間點,T1提示啟動治療的時間點,T2提示長期不良後果可能發生的時間點,即強化治療的時間點,不同型別T1及T2有所差別。

關注我國癲癇領域專家共識

第一

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腦電圖與癲癇學組《抗癲癇藥物應用專家共識(2011年)》

第二

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腦電圖與癲癇學組《非驚厥性癲癇持續狀態的治療專家共識(2013年)》

第三

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腦電圖與癲癇學組《癇性發作新分類中國專家共識》《癲癇持續狀態中國專家共識》(2018年完成)

第四

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腦電圖與癲癇學組《抗癲癇藥物應用專家共識》(2018年準備中)

第五

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神經重症協作組《驚厥性癲癇持續狀態監護與治療(成人)中國專家共識》

真實世界中的我國癲癇診治現狀

1癲癇患病率高,以成人為主,負擔重:

目前調查顯示,2000-2002年,我國癲癇終生患病率為6.8‰,活動性癲癇患病率為4.6‰。癲癇疾病負擔調查顯示癲癇患者每年經濟負擔5253RMB,占人均年收入的一半以上。2017年發表於《Epilepsy Behavior》中的文章顯示我國11家三級醫院門診的癲癇患者74.9%為成人,平均年齡為27.5歲,最常見的病因是腦外傷,腦炎和卒中。

2我國癲癇患者治療缺口大:

研究顯示40%癲癇患者未接受任何抗癲癇治療。我國西部地區活動性驚厥性癲癇的治療缺口高達66.4%。造成治療缺口的常見原因包括:傳統偏見和病恥感;地域和經濟條件的限制;診療不正確。

3治療方面強調強化干預措施、合理用藥、聯合用藥及安全性:

強化干預措施包括加強教育、諮詢服務、提醒日記卡均可通過提高患者的治療依從性使患者癲癇發作頻率下降,生活質量提高。此類干預措施對癲癇治療有重要意義。

另一值得關注的是抗癲癇藥治療需進行合理用藥。合理的治療劑量應不小於50%DDD(defined daily dose,每日有效劑量)。足夠長的治療觀察時間為治療前最長髮作間期時長的三倍時間,或12個月無發作。臨床實踐聯合用藥對單藥失敗且藥物劑量≥50%DDD的患者有效,聯合治療多使用廣譜及新型抗癲癇藥。

用藥安全性方面,應重視HLA-B*1502及HLA-A*24:02兩個基因,均為誘導皮膚不良反應的易感基因。而手術治療、神經調控治療及生酮飲食治療等治療方式亦進行著實踐及探索。

2 癲癇共病現狀

癲癇共病是國際抗癲癇聯盟將癲癇共病納入癲癇診斷及治療的核心內容。共病形式包括:頭痛睡眠障礙、焦慮、抑鬱、認知障礙等。

1.調查顯示我國三級醫院門診癲癇最常見的癲癇共病為睡眠障礙,頭痛,焦慮和抑鬱。

2.癲癇共病不良影響包括:

● 更易產生耐藥性

● 抗癲癇藥副作用增多

● 手術效果差

● 生活質量差

● 自殺傾向顯著

● 個人/公共負擔沉重

3.癲癇合併焦慮、抑鬱篩查量表:

NDDIE中文版;SDS抑鬱自評量表;Beck抑鬱自評量表;Zung抑鬱自評量表;HAMD漢密爾頓抑鬱量表;MINI簡明國際神經精神訪談;GAD-7中文版;Zung焦慮自評量表。

4.心因性非癇性發作(Psychogenic non-epileptic seizures,PNES)是癲癇常見的鑑別診斷,常被誤診為癲癇。

5.癲癇猝死(Sudden unexpected death in epilepsy,SUDEP)需警惕,應做好預防工作。

3 癲癇規範化現狀

1.我國癲癇HAQ指數(Healthcare Access and Quality Index,醫療可及性和醫療質量指數指數)總體較高(80),內部差距較大。提示我們癲癇農村區域協作管理專案十分必要;

2.我國重視癲癇醫療質量指標體系建設。主要包括冷追蹤(Cold Pursuit)和熱追蹤(Hot Pursuit);

冷追蹤:

●回顧性搜尋三級醫院的診斷編碼資料(ICD)

●國家醫院質量檢測系統(HQMS)

熱追蹤:

●前瞻性癲癇患者登記資料庫

●癲癇醫療質量指標體系

3.癲癇醫療質量指標KPI顯示我國對癲癇發作頻率、抗癲癇藥物及其不良事件記錄完成較好,但對共患病的篩查、對育齡期女性患者提供諮詢仍存在不足。

周東教授最後將我國癲癇治療現狀總結為6個字:有進步,仍不夠。下一步仍需推動癲癇診治規範化,加強對癲癇共病的認識,積極推廣指南及專家共識,推進質量控制。

專家解讀:中國癲癇診治現狀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