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值得被治療,小瘤種也能有大作為!

類別: 健康

黑色素瘤是一種惡性程度極高的癌症,在腫瘤圈中是公認難治的幾個“癌中之王”之一。對於公眾,很多人對黑色素瘤的瞭解都源於馮小剛2010年的一部電影作品《非誠勿擾2》:電影中的男主角李香山腳上突然冒出了一個不起眼的小黑痣,由於缺乏對惡性黑色素瘤的認知,李香山不以為然,沒有及時就診,最終迅速進展為“轉移性黑色素瘤”,不幸離世。

有人說,電影是電影,都是誇張!然而患了黑色素瘤,無論在電影裡還是螢幕外都是不折不扣的不治之症。發展至晚期的惡性黑色素瘤往往發展迅猛,5年生存率不足5%!一個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的治療過程很可能是這樣的:一旦不幸得病,他/她就會變成一個“尷尬的皮球”,在醫院的各個科室之間“滾來滾去”,外科也不要,內科也不要。為啥各個科室和醫生們會選擇“踢皮球”?因為醫生不會治,也沒得治!

這種“踢皮球”的窘狀,可能從現在開始就不復存在了!因為在2018年7月20日,國內用於治療晚期黑色素瘤的PD-1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帕博利珠單抗,正式獲得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CFDA)批准,用於經治患者的不可切除或轉移性黑色素瘤的治療。晚期黑色素瘤終於有的治了!

帕博利珠單抗在歐美國家已經是“明星”產品,最著名的獲益者是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2015年,90歲的卡特總統宣佈自己罹患“惡黑”(惡性黑色素瘤),並且已經伴隨肝轉移和腦轉移。但經過了6個月帕博利珠單抗治療後,在一次全身核磁檢查後,卡特總統高興地對外宣佈,自己體內的腫瘤細胞已經神奇般的消失!

39健康網日前採訪了惡性黑色素瘤的全國學術領軍人物,中國臨床腫瘤學會(CSCO)惡性黑色素瘤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北京大學腫瘤醫院副院長郭軍教授。郭軍教授專攻黑色素瘤的治療,被業內人士成為“黑老大”。

“黑老大” 是如何看待黑色素瘤這個“小”瘤種的呢?帕博利珠單抗中國患者是否能為中國患者帶來治療的希望呢?

問題一:為什麼在PD-1抑制劑出現以前,一個晚期黑色素瘤患者就診時候經常會碰到“踢皮球”的窘狀?

郭軍教授:面對晚期黑色素瘤,單靠傳統的化療治療,醫生們可以說是“治療乏術,有心無力”。

在PD-1抑制劑未出現以前,對於惡性黑色素瘤,傳統的化療治療只有4%左右,也就是說,一百個人裡頭有四個人有點效果,化療基本無效。

並且,這四個有效患者的病情也無法得到持續的緩解(腫瘤病灶縮小或完全消失).通常來說, 緩解時間僅有約一個半月,隨後疾病就會出現進展,一旦出現進展,絕大多數患者就只能等待死亡。

問題二:黑色素瘤的病人少,相對於肝癌肺癌來說是一個小的領域,您為什麼選擇“深耕” 治療黑色素瘤領域?

郭軍教授:首先, 目前惡性腫瘤的治療現狀是: 肺癌這樣人數眾多的癌種,有很多醫生去治療,但黑色素瘤這樣患者人數較少的小瘤種,卻不怎麼受關注。但實際上, 這對患者來說並不公平,因為每一個黑色素瘤患者都值得被治好!尤其中國人口巨大,中國每年新增的黑色素瘤患者差不多將近兩萬人,再加上過去的患者,其實整體患者數量依然龐大。

其次, 我願意去探索未知的,有挑戰性的領域。比如,挑戰一下黑色素瘤這樣的“疑難雜症”!努力找到辦法,幫助中國的黑色素瘤患者解決問題,這也是我當時選擇深耕惡黑領域的初衷。

經過近15年的探索,國內的黑色素瘤醫生們逐漸摸清了中國黑色素瘤患者的特點。針對這些特點,從早期的治療,到手術後的輔助治療,到防止轉移擴散的治療,到晚期轉移後的治療;從靶向治療,到免疫治療,都逐漸摸索出一整套比較完善的體系。雖然這個體系還不夠完美,但現在中國的黑色素瘤患者,無論去哪一個醫院,醫生們都有規範的黑色素瘤治療指南可以參照。

現在,中國黑色素瘤診治指南已經修訂了八版,國際最知名的黑色素瘤年會也放到了中國。在國際的黑色素瘤舞臺上,包括美國臨床腫瘤學會這樣的每個腫瘤醫生的“朝聖大會”上,也都有中國人的身影。在黑色素瘤這個圈子裡,在整個亞洲,國外的同道只認識中國。小腫瘤,好好做也有大作為的!

問題三:您剛剛提到,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CSO)是每年一度腫瘤醫生的“朝聖大會”,在今年的ASCO大會上釋出的一項研究(KEYNOTE-006)顯示:患者使用帕博利珠單抗治療2年後停藥,在第4年隨訪時完成兩年治療的患者中依然有80%的患者病情得到持續緩解。那麼,基於該研究結果,是否可以說目前黑色素瘤已經有希望能治療了?

郭軍教授:免疫治療和過去的化療、分子靶向治療的不同之處在於,一旦起效,持續時間較長。國外的研究結果顯示,即使對於那些經過帕博利珠單抗治療後出現進展的病人,重新使用帕博利珠單抗後,大部分患者仍然能獲益,再次用藥後出現進展的患者只有1例。

這在化療和靶向治療時代是不可想象的,無論是化療還是分子靶向治療,一旦停藥,疾病多數會迅速進展。而免疫治療停藥兩年後,絕大多數患者的腫瘤依然控制的非常好。可以說免疫治療從根本上改變了黑色素瘤治療過去的“窘境”,帶來了希望。

我們希望,帕博利珠單抗在中國上市後,不僅是黑色素瘤患者,還有很多其他的腫瘤患者都能從中獲益。

問題四:PD-1抑制劑什麼時候可以用,是用於黑色素瘤治療的初期、中期還有晚期?

郭軍教授:治療黑色素瘤,最早開始只針對已經轉移的,做不了手術,或化療效果不好的初治或經治病人,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

之後可以用於做完手術以後的患者來預防出現新的轉移,預防效果也很好,這種治療方式稱為“輔助治療”。

過去,臨床上對於腦轉移一點招也沒有,化療藥物基本進不了腦,但以帕博利珠單抗單抗為代表的這些免疫治療是能進腦的,對腦轉移也有效。

所以說,在輔助、一線(初治)、二線(經治)、腦轉移治療中,PD-1抑制劑都有非常好的療效,這是一個巨大的、全面的成果。

問題五:帕博利珠單抗在國外已經獲批作為一線藥物治療黑色素瘤,但在國內現在獲批的是二線用藥。帕博利珠單抗作為一線用藥,其效果是不是比二線用藥效果要更好?帕博利珠單抗未來有可能成為治療惡性黑色素瘤的“一哥”嗎?

郭軍教授:從國外的資料來看,帕博利珠單抗作為一線用藥的效果肯定比二線治療好。但是在中國為什麼先獲批二線治療呢?以前,晚期黑色素瘤基本上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傳統意義上的化療、放療效果非常低。所以,當前有大量化療失敗的病人“無路可走”,帕博利珠單抗二線適應症的獲批,給這些人帶來了“希望之光”。

未來,帕博利珠單抗肯定能用於一線治療,目前我們已經開始了相關研究,即帕博利珠單抗和化療進行一線治療的頭對頭比較。目前基本可以肯定,帕博利珠單抗可以戰勝化療。

問題六:從治療黑色素瘤開始,PD-1單抗取得了極大的成功;當前帕博利珠單抗在非小細胞肺癌、頭頸癌、尿路上皮細胞癌、胃癌、宮頸癌、結直腸癌等多個瘤種,先後都有所斬獲,目前已成為全球炙手可熱的抗腫瘤藥。除了治療黑色素瘤,是不是對肺癌等其他癌種來說,早用帕博利珠單抗也會帶來更好的療效和更長的生存?

郭軍教授:目前大部分癌種的PD-1單抗免疫治療研究都在重複黑色素瘤的研究之路,也就是先進行二線治療,二線成功之後再進軍一線治療,一線治療成功後再進軍輔助治療,輔助治療成功後再擴充套件到其他,如腦轉移和其他特殊部位轉移患者的治療。在非小細胞肺癌治療領域,帕博利珠單抗在歐美國家已經獲批成為一線治療用藥。

北京大學腫瘤醫院腎癌黑色素瘤內科:定位為中國的黑色素瘤腎癌治療中心!

北京大學腫瘤醫院腎癌黑色素瘤內科,始建於2005年,專業方向定位於惡性黑色素瘤以及腎癌、膀胱癌、前列腺癌等泌尿腫瘤的內科治療。通過十年的快速發展,科室具有強大的醫療科研團隊,現有主任醫師2名,副主任醫師3名,副研究員1名,主治醫師5名,開設本院、南院共兩個病區,以及臨床轉化實驗室,每年收治患者三千餘例,已經成為亞洲的惡性黑色素瘤與腎癌內科治療中心,是中國黑色素瘤以及腎癌診治指南的編寫組長單位,在惡性黑色素瘤、腎癌、膀胱癌以及前列腺癌的內科治療方面積累了大量的臨床經驗。

科室目標是建立有國際影響力的腎癌黑色素瘤科室,其定位為中國的黑色素瘤腎癌治療中心,為我國的惡性黑色素瘤以及腎癌、膀胱癌、前列腺癌等泌尿系統腫瘤的患者提供一流的診治水平。

郭軍教授:厲害了,我們的“黑老大”!

郭軍:醫學博士、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

現任北京腫瘤醫院、北京大學臨床腫瘤學院副院長,北京市腫瘤防治研究所副所長,腎癌黑色素瘤內科主任。中國臨床腫瘤協會(CSCO)執委會委員,中國臨床腫瘤協會(CSCO)黑色素瘤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臨床腫瘤協會(CSCO)腎癌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國際黑色素瘤研究聯盟(Society for Melanoma Research)亞太地區主席,國際黑色素瘤基金會(MIF)海外諮詢顧問。中國抗癌協會泌尿腫瘤分會常務委員,《NCCN腎癌診治指南中國版》執筆人,《中國黑色素瘤診治共識》及《中國黑色素瘤診治指南》編寫組執筆人。入選教育部 “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援計劃”,北京市“十百千”衛生優秀人才,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北京市級人選。

腫瘤科普視訊:來自北京大學腫瘤醫院專家們的“靠譜”科普!

北京大學腫瘤醫院開發的微信小程式(儲存下面的二維碼圖片,在微信端開啟圖片,點選識別即可)集結了北京大學腫瘤醫院專家參與錄製的腫瘤科普視訊近五百期,可謂口袋中的“大家”講堂和腫瘤百科全書。 好東西需要廣而告之~

每個人都值得被治療,小瘤種也能有大作為!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