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了一趟近路,頭皮撕裂20cm,小夥命懸一線!

類別: 健康

生活中很多人喜歡抄近路,可是有些人抄近路的代價就很大。近日,在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的病房住著一位想省時間抄近路而導致頭皮撕裂18cm,2處骨折,差點命懸一線的江西小夥子阿江(化名)。

抄了一趟近路,住進了ICU

“以後一定會注意安全的”,躺在病床上的阿江由衷的說。7月中旬,阿江去家住荔灣的弟弟家串門。走到離弟弟家只隔一條小水溝時,阿江發現正好小水溝上面橫著一棵一人多粗大的樹幹,貪玩的他就想從樹幹上直接過去抄個近路。正當他走在水面上面時卻腳底一滑,從樹幹上一頭朝下栽進了水溝裡。

阿江一頭栽到水溝裡後,就已經什麼都不知道了,等他清醒過來時已經是兩天後躺在了附近醫院的ICU病床上。“是他弟第帶他女兒出去過橋時發現他在水溝裡的,拉出來時全身都是血”,阿江的妻子現在回憶起來仍然有些怕。

家人趕緊把阿江送到當地醫院搶救,經過檢查確診為“1、左額顳部頭皮撕脫傷 2、左額骨骨折 3、左額部硬膜外血腫 4、右側尺橈骨骨折”。在當地醫院,醫生為阿江進行了頭皮清創縫合術。

但阿江摔入的水溝水質很差,常有臭味散發,傷口第二天就出現了感染,不僅全身高燒,傷口還出現了化膿現象。為了控制感染,阿江住進了ICU。但是觀察了5天后,他的傷勢仍未見好轉,而且部分頭皮還出現了缺血壞死,當地醫院認為阿江的情況持續下去非常危險建議轉院。

阿江家人一聽就著急壞了,趕緊帶著阿江的病歷和受傷的照片連續跑了3家醫院,才輾轉來到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確實非常緊張,連續幾天都是高燒,他整個人連坐都坐不起來”,阿江的妻子說。

頭皮大面積撕脫  醫生創新方法為其補“頭”

在神經外科王墨主治醫師為阿江詳細查體後發現,他的左額顳部頭皮傷口長度達20cm,頭皮撕脫範圍約12*15cm,足有一個巴掌大小,部分皮膚壞死,傷口癒合極差,而且不停的有膿液流出。“這樣大的頭部外傷非常罕見,皮膚已經壞死,頭骨出現外露”,王墨說。在全科會診後,一致認為應該儘快為阿江徹底清創,否則區域性感染恐會變成全身感染,出現敗血症或多器官功能衰竭,到時就會有生命危險。

傷口清創不難,難度在於這麼大的創面怎麼能保證感染不反覆?阿江傷口的持續感染就是因為傷口的膿液無法排出導致,“所以保持術後的乾燥引流就成了控制他傷口感染的關鍵”,王墨說。經過探索,王墨為阿江採用了“VSD材料”持續負壓吸引。新材料負壓吸引後第二天,阿江的炎症就已經完全控制,區域性沒有紅、腫、熱、痛,體溫和白細胞值也顯著下降。

有效的控制了感染,但是阿江的困境遠為擺脫。因為傷口過大,部分皮膚壞死,阿江鼻根上部頭皮缺損了大約3*3cm,而且伴有顱骨外露,無論直接縫合還是皮瓣移植都不能解決問題。“因為皮膚的生長需要‘土壤’,而外露的顱骨就好像一塊冰冷的‘水泥板’,無法為皮膚提供養分”,王墨表示,長時間的骨外露仍然可能導致阿江再次感染。

經過了精心的策劃與準備,同時,王默考慮到手術儘量不增加顏面部的切口,減少對容貌的影響,最後選擇在右側發跡內做一副切口,充分遊離皮膚,將右側的皮瓣轉移至缺損處。為了讓轉移過來的皮膚能夠成功再生,王默同時將部分帶蒂的骨膜覆蓋在顱骨外露處,“就好比‘人工植土’,術後即使表皮再次壞死,皮膚也會在新的土壤上重新生長”。

手術後,阿江恢復的非常順利,沒有發生再次感染,更沒有出現再次壞死。經過兩次精心的手術,阿江的問題總算是得到了圓滿解決,不久即可出院。

圖1

圖2

圖3a

圖4

圖5


   (通訊員:高龍)

抄了一趟近路,頭皮撕裂20cm,小夥命懸一線!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