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cher Birkar:首位兩次獲得菲爾茲獎章的數學家

類別: 新奇
majer@ 2018.08.09 , 17:00
7

Caucher Birkar:首位兩次獲得菲爾茲獎章的數學家

四年一屆的國際數學家大會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如期召開。這是數學界的盛會,和以往一樣溫和無害,關注者寥寥。上週的開幕式上照例頒發了本屆菲爾茲獎章(Fields Medal)。

本屆四位獲獎者:
Caucher Birkar,英國劍橋大學
Alessio Figalli, 瑞士聯邦理工學院
Peter Scholze, 德國波恩大學
Akshay Venkatesh, 美國史丹佛大學

劍橋大學純數學與數理統計系主任Gabriel Paternain說:“他對劍橋和數學來說,都意義非凡。當Birkar剛剛來到劍橋時,就已經是一位優秀的年輕研究員了,現在,他成了整個領域中最傑出者的幾位之一。”

然後,Caucher Birkar也成為世界上第一位兩次獲得菲爾茲獎章的人。在同為2018年菲爾茲獎得主的Peter Scholze結束了60分鐘的邀請報告後,組委會專門為Birkar安排了特別頒獎儀式。伊朗裔數學家獲得了數學界最高榮譽——菲爾茲獎的補發獎章。幾天前,領取菲爾茲獎章幾分鐘後,他的獎牌就不翼而飛了。

開幕式的現場監控捕捉到:當數學們湧向Birkar身邊並向他祝賀時,他椅子下的公文包被人取走。警方鎖定了兩名嫌犯,並在巴西國家電視臺上發出通緝。

Caucher Birkar:首位兩次獲得菲爾茲獎章的數學家
當地警方通過監控確定嫌疑人之一,來源:微博

為了彌補Birkar的損失,國際數學聯盟(IMU)決定將平時鎖在玻璃櫃子中用於對外展示的菲爾茲獎備用獎章授予他。在特別頒獎儀式上,國際數學聯盟主席Shigefumi Mori指出這是非常罕見的:“一個人兩次站上菲爾茲獎頒獎臺。”

Birkar保持了積極樂觀的心疼。他向臺下的數千觀眾打趣說,“我想我打破了獎章最快被盜的紀錄。”他繼續開玩笑說,壞事也有好的一面,“我紅了”。國際媒體對失竊事件進行了大幅報導,無論是篇幅還是流量都遠遠超過了本來的開幕式。“我猜此刻知道有‘菲爾茲獎’的人數要大大多於上週。”

隨後,他認真地補充道,獎章只是一種“外在裝飾”,真正重要的東西無人能夠竊取。

幽默感是庫爾德人所共有的特質。Birkar出生於伊朗西北部,並於2000年移居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當兩伊(伊朗-伊拉克)戰爭爆發時,他還是一名孩童,在戰地邊境的一個庫爾德人村莊里長大。他說他兒時的家園經常成為空襲的目標,幸運的是,從來沒有遭到過地面武裝入侵。那是一個傳統封閉的村莊,人們自己種植食物,並不依賴與外界的貿易。他說,生存觀念與古老的文化傳統交織在一起,“我們在歷史上遇到過很多苦難,它們教會了我們如何活下去。 所以,在我的人生經歷中看到過很多更加糟糕的事。和它們相比,這(獎牌被盜)只是命運的一個小小的惡作劇。如果我因為雞毛蒜皮的挫折就感到沮喪的話,我也不會站在這裡。”

Birkar是家裡的幼子,他最初的啟蒙者是他的兄長。他的哥哥教會了他基本的數學概念和有趣的數學思想。

ICM主席Marcelo Viana稱(失竊)是一起“令人遺憾的事件,但結局圓滿”,表達了組委會對事件的態度——譴責偷盜者,並努力將“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與對接受者專業上的褒獎意義和情感價值相比,這枚獎牌中金金屬含量微不足道。”

菲爾茲獎牌由14K黃金製成,據專家稱,它的價值約為4000美元。

此次大會堪稱命途多舛,開幕儀式前幾晚,大廳突然起火,當地保安人員緊急撤離。開幕當天,用於網路直播的頁面也曾經突然崩潰。幸好,失竊事件之後,一切照常進行,又頒發了應用數學界的最高獎項——高斯獎,以及國際數學界最高階別的終身成就獎——陳省身獎。

Birkar說,此行並沒有破壞他對巴西或里約的印象。“從我到達這裡的第一刻起,我就發現當地人十分的友好,非常樂於助人。無足輕重的小事不會改變我的觀感,我期待下一次造訪這裡。”

我們希望竊賊儘快歸還獎牌。

本文譯自icm2018,由譯者majer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Caucher Birkar:首位兩次獲得菲爾茲獎章的數學家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