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效應:生活在島嶼上的人類會變得矮小

類別: 新奇
majer@ 2018.08.07 , 12:00
10

島嶼效應:生活在島嶼上的人類會變得矮小

常年生活在島上可能會產生奇怪的影響。在塞普勒斯,河馬體形逐漸縮小到海獅的大小。在印度尼西亞的弗洛雷斯,已絕種的大象骸骨顯示其體重不超過大型的豬,但老鼠與貓一樣大。所有這些都是所謂的“島嶼效應”的例子——當食物和食肉動物稀缺時,大型動物會萎縮而小型動物會膨脹。但是沒有人能確定它是否足以解釋弗洛雷斯最著名的現象:在6萬至10萬年前曾經生活在島上的人類的一個分支,身高約1米左右的霍位元人。

島嶼效應:生活在島嶼上的人類會變得矮小
CREDIT:銳景創意

現在,來自弗洛雷斯的現代俾格米人的遺傳證據——與霍位元人無關——證實人類也受到所謂的島嶼矮化的影響。一支國際聯合科研團隊本週在Science雜誌上報告說,弗洛雷斯俾格米人與他們在新幾內亞和東亞的最近支的親戚不同,他們的基因存在著更多的變異細節導致身材矮小。遺傳差異表明了晚近的進化力量——島嶼效應在起作用。作者說,他們傾向於認為同樣的力量使霍位元人的身材矮小。

“弗洛雷斯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那裡的東西都會變得越來越小”,共同作者、普林斯頓大學的人類遺傳學家Joshua Akey說 ,“在一座島嶼上出現兩支侏儒化人種,這是世界上已知絕無僅有的一例。”

普林斯頓博士後Serena Tucci 一直研究著弗洛雷斯的Rampasasa 俾格米人,他們的平均身高只有145釐米。現已去世的,著名的印度尼西亞古人類學家Teuku Jacob,曾提出有爭議地觀點,認為Rampasasa人繼承了霍位元人的一些特徵,他認為後者也是現代人的一支。為了探索俾格米的祖先,Tucci和她當時的顧問,加州大學聖克魯茲分校的Ed Green,前往弗洛雷斯。在雅加達Eijkman分子生物學研究所的分子生物學家和共同作者Herawati Sudoyo的幫助下,經過俾格米人的同意,他們開始與印尼的研究人員進行合作,收集了當地32位俾格米成員的唾液和血液樣本。然後,Eijkman的研究員Gludhug Purnomo將樣品運送到Green的實驗室提取DNA。科學家在那裡對每個個體的250萬個單核苷酸多型性等位基因進行測序。

該團隊沒有發現可能來自霍位元人的古老DNA痕跡。相反,俾格米人與其他東亞人關係最密切。DNA表明他們的祖先通過幾波遷徙來到弗洛雷斯:5萬年前左右,現代人類首次到達美拉尼西亞;過去的5000年裡,定居者來自東亞和新幾內亞。

俾格米人的基因組也反映了環境的變遷。他們攜帶了古老版本的基因,可以編碼特殊的酶來分解肉類和海鮮中的脂肪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人口遺傳學家Rasmus Nielsen 說,這表明他們的祖先在到達弗洛雷斯之後經歷了“飲食習慣的巨大轉變”。

通過與英國生物銀行的資料進行比較,我們知道俾格米人的基因組中存在多組與身材矮小相關的等位基因。其他東亞人具有類似基因的頻率要低得多。這表明自然選擇有利於現有的基因。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人類遺傳學家Iain Mathieson說:“我們不能肯定地說他們來到弗洛雷斯後就變得矮小了,但把他們與其他類似血統的東亞人群進行比較,似乎得到了令人信服的結論。”

Green說,這一發現符合最近的一項研究,那項研究表明,安達曼群島島民矮小的身材在自然選擇中有利。島嶼上的這一現象支援了這樣的理論:霍位元人曾經是更高大的人種,當他們在弗洛雷斯生活了數千年之後,變得更加矮小了。

“如果它可能發生在河馬中,它也可能發生在人類身上,”Tucci說,“人類並不像我們想象的那麼特別。我們遵循像所有其他動物一樣的進化路徑。”

本文譯自sciencemag,由譯者majer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島嶼效應:生活在島嶼上的人類會變得矮小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