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手機界的粉絲圈

類別: 新奇
Dkphhh@ 2018.08.06 , 08:00
33

中國手機界的粉絲圈

鑑於國內使用者對這些手機廠商比較瞭解,我刪掉了一部分介紹性的內容。

在小米創始人敲響上市的大鑼時,站在他身旁的一位男士彷彿中了彩票一樣,向天空揮拳。

45歲的Hong Jun身著黑色的「I Love Mi」T恤,迫不及待地想和我說說這家公司,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小米的銷售人員。實際上,他只是這家公司的死忠粉。上個月,他和另外五位米粉一同受邀參加小米港股上市儀式。在臺上,他發現公司創始人雷軍就站在自己身旁。

「我的人生圓滿了」Hong 說,他是上海本地人。為了參加上市儀式,他取消了家庭旅行的計劃。「這次不去就沒機會了,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我都快哭了,」另一位出席的米粉Yan Hui說,「8年前,我見證了這家公司的誕生,8年後,我看著它上市,這是屬於小米的成人禮。」儘管上市首日並表現不佳——第一天股價就破發——Yan 還是在第二天買了200股。小米上市首周股票交17港幣的發行價漲了24%,市值達到670億美元——約等於日本電子巨頭索尼。

「我家就是一間小米樣板房,」Hong 說道,他家有五十多件小米產品,所有產品都相互連線。「監控系統是小米,燈光系統是小米,許多產品都是小米智慧家庭的產品。」

從小米2010年釋出MIUI開始,Hong 和其他科技發燒友就被圈粉了。Hong 安裝MIUI的第一個版本時,手機很卡。幾個月後,他升級了另一個版本,再次嘗試。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他反饋了1000個bug,讓他驚訝的是,小米的開發人員很快地解決了他反饋的問題。

儘管有bug,但Hong還是對這家公司的服務影響深刻。「還從來沒有哪家公司直接和客戶討論產品,」Hong 說,「讓我驚訝的是,小米會認真對待我們的意見並很快做出反饋。那一瞬間,我感覺我作為一個消費者,備受重視——我也是MIUI的開發過程中的一份子。」

小米不光有粉絲,還會積極利用粉絲的力量。單單在上海,小米就建立了三個粉絲俱樂部:一個小米全系產品俱樂部,一個MIUI俱樂部,一個是小米汽車相關產品俱樂部。每個月都會組織多場活動讓米粉評測最新產品、觀看公司贊助的電影、或組織慈善活動為小米營造積極的品牌形象。「現在人人都用智慧手機,但是中有一部分人想與眾不同,」北京 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研究主任 James Yan 說道,「搭配合適的市場策略,手機廠商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細分市場。」

許多公司都要投入人力策劃各種活動,但米粉卻是自願的。上個月早些時候,上海的一個小米俱樂部在社群組織了產品評測會,測最新推出的兩個可以搭配小米智慧家庭的風扇。米粉們自己貼海報,準備幻燈片,提供下午茶,自己架相機記錄,約有三十個人到場,其中一些身著小米T恤,拿著小米手機。

儘管不是所有人都有興趣,但 Yan Hui 還是想盡全力吸引觀眾。會場有問答和競賽環節,觀眾可以將這兩款新電扇的照片發到朋友圈和微博,得贊人數最高的人可以帶這兩款產品回家,不過帶回家後還要寫一篇產品測評。幾乎每個人都帶來禮物回去空氣淨化器濾芯、充電寶、或者插線板。

第一年,小米就在全國範圍內辦了60場活動,科技專欄作家魏武揮說道。「從第一天起,小米就尤其重視建立自己的粉絲群,」他說。

這幾年來,創始人雷軍和其他高管在公開場合一直強調:「因為米粉、所以小米。」從2015年開始,小米每年都會邀請米粉前往北京聚餐。從2015年到2017年,米粉 Yan 一直都和雷軍座在同一座。第二次吃飯的時候,「我都不需要介紹我自己,雷軍記得我」,她說。小米對上述說法沒有回覆任何評價。

如果小米的粉絲像正規軍,錘子的粉絲就是游擊隊。因為品牌logo,他們自稱「錘粉」,他們規模小,但也很有力量。去年,有一位粉絲甚至將錘子的logo紋在了胸口,這一點讓羅永浩很困擾。「我知道,這是你的個人選擇,但你如果問我意見,我懇求你不要這麼做,這會讓人認為我們是邪教組織」,他在一次採訪中說道。

和小米不同——小米會定期舉行活動,送米粉俱樂部成員一些禮品——錘粉的聚會次數逐年減少。「他們也想和粉絲維持好關係,但是他們可能沒錢。」上海錘粉組織負責人 Hu Qingyang 對 Sixth Tone 說道。

弱小的錘粉為其產品的質量和創始人羅永浩的聲名為傲,羅永浩以起直接的言辭和離經叛道的行為聞名。這位46歲的英語老師2011年就出名了,當時他在西門子的辦公樓前用錘子砸了西門子的問題冰箱,以示抗議。從那時開始,他就以無法忍受低劣的質量和設計聞名。這些年,他不斷攻擊其他品牌,雖然錘子自己和其它品牌相比銷量微乎其微。在去年的採訪中,羅永浩自稱自己的公司有全世界最好的智慧手機。

中國手機界的粉絲圈
credit:網路

羅永浩的行為惹惱了不少人。在百度還有一個貼吧聚集了錘黑,他們無聊的時候就以攻擊羅永浩和錘子品牌為樂。不過羅永浩的性格還是為自己招來了不少忠實粉絲——對羅永浩的批評使這些粉絲更加團結。「他太NB了」上海的紅酒進口商人Chen Siyi說,「我從他開始創業時,就關注他了。」錘子的產品第一次釋出以來,Chen只有一次迴歸蘋果的產品,他感覺T1太難用了,但T2釋出以後,他就馬上賣掉了4588的iPhone,買了一臺2499的T2。

「中國公司通常給人的感覺是產品廉價,缺乏設計,」Tansy Tan 說,她是錘粉,也是Chen在生意上的夥伴,並且熱情的為 Sixth Tone介紹自己的手機。「錘子手機顛覆了這一印象,看看這個介面,這個設計,還有這些功能。」不過,她也經歷了作為錘粉辛酸。「當我們表明自己的錘粉身份時,大家總會露出異樣的眼光。他們不會說,當我們知道這意味著一些負面的東西。」

據魏武揮的說法,消費者是在尋找能代表自己的品牌。「選擇一個品牌意味著自己認同它的價值觀,對於錘子來說,驕傲從第一天起就是它的風格——就像它的創始人一樣。」他說。

當對一個品牌的狂熱也會造成分歧。2015年,Chen 和 Tan 擔心Hu 搖擺不定的忠誠會導致粉絲團分裂。Hu 也承認他對錘子的熱情逐漸消退。「我已經不會向我的朋友們推薦錘子了,」Hu 說,「如果你是iPhone使用者,你可以說這是身份的象徵,他有優秀的相機,系統執行迅速。所有這些都足以讓我信服,但是錘子呢,每一處進步都微不足道。」

最後,Hu說,大部分錘粉實際上都是羅粉。儘管,他自己不說自己是羅粉,他也承認羅永浩在產品設計方面的努力。「他是個怪人」Hu說,「但我還是得說,我部分贊同他的價值觀。」

本文譯自sixthtone,由譯者Dkphhh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中國手機界的粉絲圈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