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智錯誤第二篇:我是如何毀掉一個網遊公司的

類別: IT

前幾天的一片文章《你知道嗎,犯弱智錯誤是每個程式員的必修課:為什麼Hacker News昨晚一夜宕機》講的也是一個低階錯誤,但那個犯錯誤的人是老闆自己,他在問題未解決前仍然能回家睡覺,但如果你不是老闆,而是一個普通員工,而且犯了一個無法饒恕的愚蠢錯誤,那你知道你的下場嗎——死的很慘。

2010年7月份,我22歲,在加州的一家網遊公司工作。我剛畢業,這是我的第一份真正意義上的工作。我有了工資收入,有了自己的宿舍。我感覺長大了,頭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有兩個“工程師”在為公司的旗艦產品——一款RPG遊戲——寫程式碼,我是其中之一。我在大學裡學的是哲學,這意味著,雖然我知道如何去思考、解決一個問題,但我對最佳實踐方法、設計模式等方面的知識很缺乏。我完全倚仗基本的LAMP相關知識,對它們付出了極大的熱情。

這款遊戲的設計者(我們的老大)經常從暴雪公司出品的風靡世界的遊戲“魔獸世界”中吸取靈感。在當時,魔獸世界裡的“Raids”玩法在玩家中激起了前所未有的興奮和熱情。這個東西是我們特別想在我們的遊戲中複製的功能。

我被分派去實現我們的遊戲中的Raids。同事山姆被大量的重構工作糾纏住,於是我就幸運的有機會去開發一些新的令人興奮的東西了。

我們的開發環境的一大特色是,我們開發程式碼直接連的是生產庫。回想起來,這真是難以理解,我竟然沒有詢問這是為什麼,真是一個笑柄。

我是使用一個MySQL客戶端來檢視資料庫表,這個工具有個華而不實的OSXy介面的介面…遠不如phpmyadmin。我的一部分測試工作涉及到手工的清除RAIDS表,然後用程式重建。

這種工作的單調讓我精神恍惚,一個懶洋洋的下午,我發現自己昏昏欲睡,滑鼠游標移到了USERS表達圖示上,然後彈出右鍵選單,點選‘clear’。

我的所作所為會帶來的嚴重後果並沒有立即擊倒我。我起初只是感覺到一種靈魂出竅,好像是懸浮在黑暗的房間裡,看見各位同事都勾著腰趴在發光的顯示器上。

那麼,究竟是什麼後果呢?我們的遊戲有上萬個付費使用者。使用者花錢買裝備,提升他們遊戲中人物的能力。所有這些人物的資料都放在USERS表裡,現在全沒了。

大概一分鐘之後,一個業務經理走了進來。“我感覺有什麼地方出問題了”,她說。我回答說,“是的,我知道出了什麼問題”。

我發現自己倚著一張桌子給資料庫提供商Rackspace打電話尋求支援,耐心的聽著他們的工程師解釋說我們的資料庫例項的備份兩個月前就已經停止了。啊!

下午,一層又稠又密讓人壓抑的愁雲充滿了辦公室的上空。大家知道有什麼地方出來問題,但只有少部分人知道是什麼問題。我被拽進了一個在會議室舉行的“工程師+領導”的緊急會議。

CEO斜坐在桌子對面,看著我的臉,說,“你他媽乾的好事!你讓我們損失了數百萬美元的收入”。他的合夥(通過Skype遠端出席會議)插進一句話“你替自己禱告吧”。

整個公司在接下來的數天裡都在做減災控制。遊戲開發運營上的工作全部停止。技術部員工試圖通過其它資料表裡的資料關係來儘可能的恢復USERS表。非技術員工來應付憤怒的客戶,為那些聲稱記得自己遊戲資料的人做記錄。我這些天干脆就沒回家。身上都發臭了。

一直都沒有公開的資訊表明我要為此全權負責。大家都收到了一份郵件,裡面稱這是一個“初級程式員”的責任事故。公司裡只有我和另外一個人被看作是“初級程式員”。

不超過三天,很顯然,所有人都知道了是我。大家開始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少數幾個人,對此表示同情。但大多數人,更多的是憤怒和不信任。對他們來說,是這個公司提供了他們這最好的工作機會。我把公司推向了困境,也同時把他們的幸福和生計推向困境。

我情緒低落,充滿內疚和慚愧。在一個“全公司”的大會上我公開的進行了道歉。有人鼓掌。

一個月後,終於,我寫了一封辭職信給CEO和專案經理。我離開了這個城市,頭也不回的去了紐約。

弱智錯誤第二篇:我是如何毀掉一個網遊公司的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