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早點讓孩子知死?

類別: 新奇
樑兵@ 2018.07.11 , 14:00
11

要不要早點讓孩子知死?

第一節上數學,第二節歷史,第三節是...死?

如果昆士蘭醫協的提案能通過,他們州內的學校就真會有這樣的課程表。

醫學進步和人口老化,意味著越來越多的家庭要面對生死問題。眼下的年輕一輩,會比之前任何一代都更有可能目睹自己長輩陷入漫長、甚至艱辛的死亡。但在多數西方國家,人們習慣認為少年兒童不該太早接觸“死”,所以小孩們對這話題往往過度陌生。

呼籲將死亡課加入必修的醫生們,認為儘早在課堂上普及臨終關懷和安樂死等知識,對下一代才是真的保護,讓他們在必須做出決定時,有更好的心理準備。

各地文化包纏在死亡上的禁忌,讓人能舒服地迴避這類問題。直到家庭成員裡真的有人離世,大家才在悲痛裡強自振作考慮後續自己要做的事,比如死者有沒有遺願。要從根本上改變這些現狀,只能從教育著手。

課程內容應當包括精神肉體區別的講解;如何辨認、起草有法律效力的遺囑;常見重病的醫護方案;死亡在人體內推進時的細節等等。攏起來比較散雜,拆開整合進生物、倫理和法律等課裡或許更合理。

要不要早點讓孩子知死?

對死的看法,有些國家開朗得與眾不同。比如墨西哥有盛大的亡靈節,雖然已經長期跟殖民國文化相融變形,但他們的死亡遊行依然有種獨一無二的幽默喜慶。譯者認為這種態度不夠好,他們只是想通過跟死做朋友,把死的光儘量柔化到不割眼睛。雖然是在主動靠近,但也是種逃避,如果你真的視死亡如遊樂,那還慶祝個什麼呢。

但是中小學起步的課程用調皮系說法可能是更合適。想象下要是第一張ppt說的就是“死亡即終結,無論你把自己這條命花在什麼事情上,你死的那一秒鐘打後,這宇宙裡發生的一切都與你無關”,班裡世界觀比較軟的小朋友可能會受刺激。

以醫學的發展速度來看,未來會有更多種類的死亡能靠金錢來稀釋、延長,無論病人生活質量變得有多低,無論他本人還能否表達心願——如果家人之間事前沒有協商好,患者離世前的生活可能會格外灰暗。不少病人更希望在熟悉的環境裡死去,而不是一直擱在醫院病房裡插著鼻飼管熬命。

提案的發起人希望這次建議的聲音能在全球各地引起迴音:讓年輕一代意識到跟父母長輩要在死亡話題上有直接交流,瞭解各自的觀點。這樣至少在人生終於提問的時候,不至於張口結舌。

我從何處來,又歸何處去這兩大人生端點,剛好都是禁忌。

這事情上代溝還挺寬的。如果有後輩問我打算怎麼死,我的答案是慢性絕症安樂死,包括痴呆;在外死於非命,把我鏟走餵豬也沒問題,屍體不過屍體,與我何干?但要問長輩(70前)想怎麼死,我會感到很難開口,因為他們都有種儘量不提這個的氣氛,好像只要字字吉祥人就不會遭殃,而說漏嘴就會被無常點贊。不過老一輩成長的環境就這樣,錯不在他們。

原文標題:《Putting death on the school timetable》,By Matt Pickles ,4 July 2018
本文譯自BBC,由譯者樑兵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要不要早點讓孩子知死?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