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倫敦牛津大學演講自稱妻管嚴 章澤天望夫眼漏崇拜

今天下午接近4點時,章澤天Fans團釋出一個大合影,配文說:Hello Oxford,還艾特樂章澤天和劉強東的名字。合影中,劉強東和妻子章澤天站在第一排,中間隔著一個外國男人,身後黑壓壓的一群人,看不到盡頭。從周圍環境來看,這應該是在某個會議室內拍攝的圖片。

Hello Oxford其實就是“你好,牛津大學”的意思,原來劉強東帶著老婆章澤天去英國倫敦了,來到了著名的牛津大學,並且進行了演講。劉強東不愧是電商界的大佬,面對如此多的外國人聽眾,他絲毫不怯場,直面鏡頭。雖然他英語口音帶著宿遷家鄉味道,但是英文口語還是很熟練,超過雷軍了。

當劉強東在臺上侃侃而談時,妻子章澤天則是認真聽講,抬著頭露出神祕的微笑。挺直腰板,臉上表情很說明問題啊!又是一臉仰慕和崇拜的表情,這就是章澤天獨有的“望夫眼”啊,頓時變成了一個小迷妹。

奶茶妹妹章澤天和劉強東總是很有默契感,看看兩個人轉頭的動作,這個節奏可是相當一致,簡直就是神同步。這就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夫妻間的默契!

劉強東還陪伴妻子章澤天去逛街,走在倫敦街頭道路上,非常恩愛。章澤天身穿大衣,腳踩肉色高跟鞋,小腿纖細苗條。她走在前邊,劉強東走在後邊,這個細節可以看出來劉強東是妻管嚴,是聽話的好男人。以前接受採訪時,劉強東說要戴戒指,不戴婚戒的話老婆會生氣。

以下為劉強東演講實錄和問答環節摘錄:

很榮幸能夠來到這所有著將近一千年歷史的偉大學府,見到這麼多同學,之前沒有跟任何同學深入溝通過,不知道大家想聽什麼,主辦方說現在很多在校學生多多少少還是充滿著迷茫,大家都想讓自己成功,都知道自己的A點在哪兒,B點在哪兒,但是不知道怎麼到達,希望讓我講講大學時期的經歷,以及創業後幾個重要的關鍵節點是如何做出選擇的。

我1992年考上中國人民大學,當時從宿遷,中國江蘇北部的一個鄉村去上學。大家知道在那個年代不可能像今天一樣能夠在牛津這麼好的環境裡學習,不僅風景美麗,有文化、有歷史,而且各項條件也非常好。那時候中國非常窮,窮到什麼程度?當年我上人大的時候,我們家所有的親戚、朋友,還有全村的村民,大家兩分錢、五分錢,最多是給一塊錢,集資了500塊錢。全體村民把所有的雞蛋都拿出來送給我,76個雞蛋,就揹著它去了北京,那是我第一次到北京。所以到了學校之後,對於我來講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生存,因為我也知道家裡面,還有村裡面再也不可能給我一分錢了,只有500塊錢、76個雞蛋,從此就要靠自己。在那個年代,北京打工是很難的,幾乎很難找到打工的活。但是我沒辦法,所以就跟很多同學一樣去做家教,去學校食堂門口刷廣告,第一年相對來講雖然很辛苦,但是基本上能夠生存,努力學英語,因為在那個年代我知道,上了人大之後,不能只靠學自己的專業社會學,我一定要多學東西。

1993年下半年,我決定學計算機,因為在1993年的時候,人民大學根本就沒有什麼電腦,那時候計算機在中國是非常高科技的,買一臺計算機都要弄一個機房,要恆溫恆溼,要鋪地毯的。所以我就買了很多書開始自學程式設計,學完程式設計,大三的時候去中關村去給人裝電腦,發現裝電腦賺錢還是很多的,所以裝了一年電腦,當時學習也很好,各方面都分數很高。到大三的時候,我在想因為雖然打工賺很多錢,但只裝電腦,這不是一個事業,只是可以賺錢。在那個年代,經過詳細的分析,我覺得中國有十幾億人口,民以食為天,吃一定會成為未來20年整個中國不斷上升的一個行業,所以我說開一個餐廳,希望有一天能夠在中國開一萬家餐廳,像麥當勞、肯德基。然後就把打工幾年賺到的錢,揹著一大書包現金,那時候我沒有銀行卡,沒有線上支付,揹著一書包的錢去人民大學西門找了一個我最喜歡的餐廳,門口告示說餐廳轉讓。吃完飯我問老闆多少錢轉讓,老闆說24萬,我說下午過來找你,買你的餐廳。老闆一看就知道我是學生,我估計走的時候肯定說神經病。下午我去銀行把所有積蓄全部取出來,老闆在那兒都傻了,他說你不討價還價嗎?我說我喜歡的東西不需要討價還價。而且這是我事業的起點,我不是靠你這一家餐廳賺錢,這是一個種子,我把它做好以後要標準化,然後要連鎖化,所以我不在乎這一家餐廳貴一點少一點。老闆聽了以後說“你,有前途。”

於是我把餐廳買了,前臺找了一個小姑娘在那兒收錢、點菜,那時候還看了很多管理的書,影印聯三聯,要對得起來,這樣後廚的菜和前面收錢的對得起來,然後把採購也定了很多規矩,所有員工工資翻倍,每個人送了一塊手錶。過去員工全部住在地下室,條件非常糟糕,不是人應該生活的那種條件,我把他們搬到六郎莊,租了三個院子,這樣能看到太陽,有暖氣、有空調,又建立了很多制度,我想員工一定對我非常好,剛開始員工對我也很好。但是過了三個月之後發現虧錢,不但自己拿不了幾個錢,發工資沒錢,結豆腐沒錢,買啤酒沒錢。那個時候我還在大四,還在上學,忙著畢業論文,所以沒有太多時間,每個月就去兩個小時。剛開始員工給我錢,後來就不斷問我要錢,到了半年多的時候,我的錢也沒有了,然後我就去調查發生什麼了,最後餐廳一個老人跟我說了一件事情,他說“小劉啊,你這樣開餐廳,永遠是虧的,你家都虧沒了。”我說為什麼?他說收錢的小姑娘和後面的大廚談上戀愛了,每天把餐廳收銀的影印聯一扔了,這錢不就不用交給我了嗎?這樣就查不出來。買菜的小夥子剛開始不斷地漲價,當年的牛肉,最早是8塊錢一斤,到6個月以後變成18塊錢一斤,他還不過癮,剛開始說6塊錢漲到8塊錢,8塊錢漲到10塊錢,漲到18塊錢的時候,他還要貪更多的錢,怎麼辦?買5斤說10斤,買10斤說20斤。那幾個餐廳的人天天在一塊,關係處的好,分一筆錢,所以沒人告訴我。餐廳吃飯喝酒一定要喝最好的酒,菜吃最好的菜,晚上我也不在,十點下班之後,每天晚上全體廚師、服務員要吃最好的,所以大概6個月時間,那個餐廳把我的錢就虧光了。

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跟員工開了一個會,把所有員工都多發了一個月工資,提前讓買菜的人貼告示,要求所有的供貨商,就是你供豆芽、豆腐、牛肉、啤酒的,必須來結賬,把所有供貨商的錢全部還完,每個員工發了一個月工資,然後跟員工開了最後一次會。我說這是我第一次創業,也曾經是我一個最大的夢想,我覺得我對你們非常好,但是你們做了什麼,你們很清楚,現在我也知道了,這是讓我最為傷心的地方,這個地方我再也不會回來了,我開完會就會走,餐廳留給你們,你們愛經營還是不經營,還是找個老闆,我不管,總之這個餐廳我也不會再賣給別人,我也懶得再賣給別人。因為在很年輕的時候是非常理想化,對這件事情覺得是很痛苦、很傷心,那種痛苦和傷心不是來自於金錢的損失,更多的是對人性的某種失望。就懷著這樣的心情就走了,再也沒有回去過。

但是我在反思,我作為一個在校大學生,為什麼第一次創業這麼慘?把過去三年所有的積蓄都賠了,其實賺來的錢也不容易,沒日沒夜的,上學的時候也是幾乎每天都16個小時上學、裝電腦、看書、工作、學英語。所以我在想應該是我的管理出了問題,我應該學點管理知識。所以我就找了一個大家都說管理最好的日本企業,我就加入進去,加上自己的努力,老闆也很器重我,不斷地給我升職,從最早的電腦擔當,後來到庫管擔當,再到銷售擔當,經過三個輪崗,老闆要給我升職,那時候我說不,我不會停留在這家公司,。因為雖然我第一次創業失敗,但是自己的夢從來沒有喪失過,而且在日本企業工作兩年之後,讓我原諒了當年餐廳的幾十個員工,我離開餐廳的時候,其實我對那一幫兄弟不能叫恨,但是不滿意的,我就想對你這麼好,工資待遇這麼好,你們這麼對待我,我覺得這是不對的,我覺得他們虧欠我。但是到了企業工作兩年以後,我覺得是我的責任,不是他們的責任。在那個年代他們都是沒有上過大學,沒有經過良好教育的,文化素質一般,當你的企業沒有很好的管理機制,或者當你的管理機制失靈的時候,在幾乎毫無管理和監控系統的公司裡面,慢慢會把人性的壞給發揮出來。所以那時候我就想我必須要出去,那股勁就是不服氣、不服輸,激勵自己要去創業。

我剛才為什麼花這麼長時間去講第一次創業失敗的故事?雖然我們是商學院,教的是管理,但是全世界最好的商學院教的管理和你真實地去管理一個團隊,管理一個公司,多多少少還會有區別。所以也希望大家不要對管理掉以輕心,不要說我商學院出身的,一定是最好的管理者,有的時候不一定對的。

企業工作兩年,把餐廳虧的錢還了,還剩一萬兩千塊錢,我就拿著一萬兩千塊錢去中關村。那個年代北京的中關村是很火的,因為我學過電腦程式設計,我想進入IT行業,就去了中關村,因為中關村有無數年輕人,中關村那個年代高素質的人很多,不像開餐廳的,大家有共同的語言。所以就租了一個最便宜的櫃檯,然後買了一臺電腦,大概還剩400塊錢,如果三個月之內這個小櫃檯不能賺錢,基本上第二個創業的公司可能又倒閉了。但是還好,很幸運,為什麼做到了?因為我在中關村走了一個多月,發現那個年代中關村幾乎都在騙,假冒偽劣商品橫行,沒有什麼服務,每個櫃檯的老闆培訓自己的服務員,說白了就是怎麼去欺騙客戶,只是為了賺更多的錢。同時我發現中關村一件貨物在櫃檯之間搬來搬去,搬很多次,我就在想,這樣搬來搬去沒有為社會創造任何價值,沒有為行業創造任何價值,它帶來的都是損耗,是沒有意義的浪費。

所以我說一定要做到跟別人不一樣,我1998年開的櫃檯是中關村第一個明碼標價的櫃檯,賣的所有貨全部都是正品行貨,你來了之後不用討價還價,要不要發票都給你,都是一樣的價格,不賣假貨、水貨,用非常公平的價格保證自己基本的利潤。那個年代中國電腦還是很少的,但是那個時候有一股浪潮,就是很多縣裡面搞婚紗影樓的老闆開始去中關村買電腦,要把過去大的錄影帶轉成VCD光碟,因為1998年在中國VCD是非常火的。我就記得有一次我教一個老闆,教他用滑鼠,就教他放在桌子上不要拿起來,大概花了四個小時。這都是真實的故事,雖然他們都說沒碰過電腦,但是因為我服務好,願意花的時間比別人多很多,別人做一單生意可能三分鐘、五分鐘,錢收到了儘快打發走,我在那有可能教他三四個小時。大概堅持了半年的時間,所有買我電腦的都認識了“京東多媒體”這個品牌,買了京東多媒體電腦回去的老闆都賺了錢,買了別人的電腦回去都不會用,因為別人賣電腦不培訓,而我培訓了,所以導致半年之後很多人都紛紛去中關村找京東多媒體。因為那時候只是一個小櫃檯,沒有廣告,也沒有百度,也不能搜尋到。所以一夜之間,中關村冒出來五六個京東多媒體,當然最終還是有人找到我,所以我的生意非常火。四個月後聘了第一個員工,後來幾乎每個月都聘員工,別的櫃檯基本上不會有人排隊,我的櫃檯是在中關村唯一買東西要排隊的。當然跟我交易的時間長也有關係,因為不是說你買了東西交了錢就走,買了東西在那兒培訓,一個個教,所以生意很火。

後面開始租了門臉,租了一個不夠,兩個、三個、四個,6年的時間,我在中國就有了12個IT連鎖店面。那時候我就希望做連鎖,因為看到國美、蘇寧的成功,做家電連鎖很成功,我想IT連鎖沒人做,這應該也是能夠成功的。結果到了2003年來了非典。因為不想讓自己的員工感染上非典,這四個月的時間我記得很清楚,去人民大學西門超市買了四個金盃車的火腿腸、方便麵和礦泉水,回來發給所有的員工,命令任何員工不允許去門店工作。在那個年代,中關村幾乎所有的老闆都逼著自己的員工必須上班,不上班就開除,你如果想保住你的工作,不管多危險,就堅持上班,因為上班多多少少還能賣一點東西。但是我反過來把12個門臉全部關掉,要求員工在家裡不許出來,但是我們有六七個員工在自己的辦公室還在著急,因為我一直住在辦公室,所以在辦公室聊天的時候,我就開始給我們六七個部門經理做菜,一日三餐做菜,我們也著急啊,怎麼辦啊?公司大概能支撐6個月,如果非典六個月之內不過去,京東就會面臨第二次的倒閉。第一次就是三個月之內不能賺到錢,400塊錢就沒了,因為400塊錢只夠三個月自己吃飯的錢,好在3個月之內就賺了錢,所以第一次度過倒閉。第二次就是03年非典,如果非典六個月之內不過去,我們公司就又倒閉了,過去6年賺的所有錢全部賠光。我們有一個經理,迄今為止誰也記不清是誰說的,因為當時中午大家喝了酒,都在那兒鬱悶,一個經理說“既然我們不敢跟客戶見面,為什麼不通過網上去賣東西呢?這樣就不用見客戶了,就沒有非典的問題了。”我們說太好了,趕緊去接了一個ADSL,開始去搜狐、新浪每個新聞底下,包括我在內,天天在那兒打字,我們是京東多媒體的,賣什麼東西,這些東西多少錢,如果想買給你一個郵局匯款地址,匯給我們。結果發了四天,一個人都沒有,沒有這麼傻的人,怎麼可能在新聞底下看到一個評論就說要買東西,給郵局匯款,然後就把錢匯過來?後來有一天我去了CD Best發了一個帖子,結果CD Best老闆,也是創始人,也是總版主,就把我這個帖子給置頂了,置頂的時候他做了一個回覆,他說“京東多媒體我知道,這是中關村五年以來從來沒賣過假貨的一家公司。”結果一星期之內有21個網友給我們匯款,買了我們的東西。

二十多天之後整個非典就過去了,也就結束了,但是我就想挺有意思的,真的有人在網上買東西,那個年代我們沒有交易系統,沒有商城,全部在BBS上,如果你想買請把錢匯到郵局地址,匯完之後你必須要跟帖告訴我錢已經匯出,幾月幾號匯出,從哪個郵局匯出,因為那時候銀行沒有線上轉賬功能,都是從郵局匯款。然後還要告訴我們自己的家庭地址,就在BBS上回帖子,說我給你匯了380塊錢,我家裡的地址、電話是什麼。然後我們就抄下來,去庫房把貨拿了發給他。過了十幾天,郵局收到貨之後,再回個帖子,貨物收到,沒問題。但是我覺得很有意思,為什麼?因為到2003年年底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分析,判斷出電子商務一定是零售的未來。因為6年線下傳統的零售讓我知道零售很核心的三個關鍵點,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很多同學都知道,零售最重要的,前端使用者體驗,後端成本和效率,我發現線上上購物不用出家門,就可以買到東西。到2003年的時候,雖然線上大概只有一兩百個人買我們的東西,但是成本比我們12個連鎖店的成本低了50%。因為我學過程式設計,我就開始分析BBS的帖子,把所有的帖子全部扒下來,放在一個資料庫裡面去分析,用我有限的程式設計知識,分析出來客戶對什麼感興趣。

這樣我就可以對我的庫存做銷售預測,做到精準庫存,這樣可以讓庫存週轉天數更低,讓整個零售鏈條的效率更快。所以那個時候,我們就決定要做電商,2004年網上下載了一個小的電商免費程式,沒有網管,上線三天之後伺服器就被黑客攻掉了,在網頁上面寫著“京東網管是一個大傻冒”。沒辦法,跑到機房,格式化,重新裝Windows2003。回公司的路上,同事又給我打電話說“老闆,不好了。”我說又怎麼了?他說又改了,我說改成什麼了?說“京東網管還是個大傻冒”,系統剛剛上線沒過一個小時,又被人攻破了。後來我們在網上發帖子,問有沒有黑客高手,弄個系統安全。後來有人看了,說我們那時候沒有打SP,沒有打補丁,2003年的時候Windows已經出了SP3,我們連一個SP1都沒打,也就是說漏洞無數。後來我說這不行,安全最重要,那個年代我公司第一個工資超過我的就是聘了一個網管,確保我們使用者資料的資訊保安。

2004年的時候公司全年的電商業務佔了5%銷售額,95%是來自於線下,90%的淨利潤來自於線下12個店,線上只佔10%的淨利潤。但是那是我創業第一次一個大的抉擇,在年底的時候開了員工的會議,38個兄弟召集起來,大家整整吵了一天,本來我想說服大家做線上,因為資源有限,不可能線上線下同時做好,結果大部分同事說要做線下,因為線下很賺錢,還可以不斷地發展。但是到最後,我還是堅持要把線下的店全關掉,那也是第一次我的團隊動盪,本來所有的兄弟加入6年沒有一個離職,但是在那個時候前前後後有十幾個兄弟走了,為什麼?他覺得沒有希望,覺得老闆瘋了。線下連鎖店這麼好不做,要做什麼線上?人們對未知的東西本能都是充滿恐懼,但是堅持做下來,證明整個京東的發展非常好。

2007年,是我做電商之後第二次大的抉擇,決定擴充品類。之前我們只做電子產品,我說要從一個只是賣IT、數碼的垂直平臺做到全品類,結果投資人非常反對,她說“Richard,你看,在美國有一個NewEgg的公司,在那個年代NewEgg一年淨利潤2000萬美金,銷售額18億美金。”她說你就做成中國的NewEgg就行了,說你市值能值10個億。但是我說如果只是做一個垂直品類的話,那麼我永遠是一個小公司,我不願意停止,所以一定要擴充大的品類,將來可以做成100億美金市值的公司。當然我們投資人根本就不信後來我說我就嘗試,如果數字不好隨時可以停,我尊重你、聽你的,因為你是我的股東。最後品類擴充,數字非常好,慢慢投資人同意了。品類擴充與否,註定了京東是一個IT、數碼垂直類的小電商公司,還是一個超級大的平臺,這是決定一個公司兩個完全不同的走向,2007年的時候我們決定一定要做全品類的超級大平臺。

到2007年底的時候,我們又發生第三次大的抉擇,就是自建物流。2007年底,我發現全年72%的投訴都是來自於物流,我們賣的產品太高值了,被偷竊掉包的風險也大,所以說我一定要做物流。那個年代整個中國的物流行業效率低下,成本高、服務意識差。既然中國快遞行業、物流行業沒有一個像樣的公司,對於我來講就是一個機會。我做生意有幾個(原則),第一,如果行業很完美,幾乎看不出來這個行業還有什麼問題,京東是從來不碰的,因為意味著對你來說幾乎沒有機會。如果你發現一個行業太亂、太糟糕,簡直可怕,那就是巨大的機會,一定要進去,因為你的商業模式只要能夠解決問題,就一定能夠獲得成功的機會,這是我的思維觀念。 

所以當時就做物流,投資人又不看好。2008年的時候,幾乎所有的投資人都反對。最後跟他們做了對賭,我說這個決策是我做出來的,如果將來虧了錢,我拿我的股份補償給你們,如果賺了之後,大家按照股份比例,享受公司的利益。

今天在座很多中國的學生,大家在來英國之前應該在京東上買過東西,應該知道京東物流有多麼好,大家在英國也會在亞馬遜上買東西,有的人也是亞馬遜的Prime會員,199美元,買了之後,然後兩天快速交付。大家知道在中國,京東今天90%的包裹是從客戶下訂單到收到貨24小時之內,包括新疆、西藏,包括中國的村莊都可以做到24小時之內送貨。我們全國57%的訂單是在12個小時之內送達,從你下訂單到收到貨在6個小時之內完成,也包含大量的農村,不僅是大城市,還有小城市、農村。今天京東物流不僅帶來優質的使用者體驗,最主要的是創造了全球零售行業最低成本,只有美國的Costco的商業模式能夠跟京東的零售模式相媲美。今天京東在中國大陸已經管理了超過515個大型物流中心,我們的庫存週轉天數大概只有34天。這些在零售行業也是創造了一個(奇蹟),如果在座的同學學過供應鏈應該知道,一般傳統零售企業、連鎖店大概15萬種SKU,平均庫存週轉是30-50天,中國的連鎖零售商更加差,有的是在60-70天,而我們只有34天。這就是我們自建物流帶來的好處,使用者體驗、成本和效率都得到了,這也就是為什麼去年京東物流獨立,因為我們覺得不獨立的話,大家只是想做集團內部的生意,服務好京東電商業務就可以了,我們希望京東物流一定要成為我們國家做出貢獻,未來一定要成為全球化的供應鏈基礎設施,不能只服務於京東,要服務於整個社會。

給大家總結一下,我永遠不知道怎麼去成功,我也永遠沒法教你們如何成功。但是我可以告訴各位同學,如果你真心想成功,不用恐懼、不用迷茫,你只需要每天能夠保持一直向前,一直向上,永不停止,那麼你的夢想終究能夠實現。謝謝大家! 

互動環節:

賽德商學院院長:您在最初的飯店創業可以說並不十分成功,是什麼驅動著您,讓您克服了創業道路上的種種困難?我們一直說企業家要有堅持不懈的創業精神,您的創業動力是什麼?

劉強東:作為一名創業者、企業家,對我來說最感興趣的事情是希望嘗試能夠創造某種商業模式,去解決我想解決的社會問題,這是我們的商業邏輯,比如說我們的電商業務,能把整個零售行業降低50%的成本,把它的運營效率提高到70%以上,使用者體驗不管線上線下都達到最佳狀態,但是這只是一個商業。對我來講,做零售,最主要在中國能夠解決什麼問題,在中國有一個上千年沒有解決的物流導致價格差距,就是越富裕的地方,大家購物越方便越便宜,越貧窮、越落後、越偏遠的地方,買東西的價格越貴,而且很難買到好的東西。越富裕的地區,周圍的農產品,農民很容易賣到城裡去,越偏遠、越貧窮的地區,比如說四川的深山老林很多好的農產品,根本賣不到北京、上海去。所以對於我來講去建物流,做零售,不僅僅是常規上的商業上的成功,最主要的是還能夠消除我們國家千年存在的價格不公,導致區域發展不平衡,導致越富的地方越富,貧困差距拉的越來越大。

這是我非常非常感興趣的,比如說還有食品安全問題,我一直想建立一套商業模式,怎麼去解決食品安全,還要幫助這些農民,比如京東在中國已經成功打造四個扶貧品牌,這些品牌只是圍繞扶貧的,比如說我們的“跑步雞”、“游水鴨”、“飛翔鴿”,還有“村長劉”的品牌,今天在座的各位同學,你們吃的雞可能一輩子走路沒超過三米,吃的鴨子從來沒見過河是什麼樣。我們在歐洲,我看法國人喜歡吃鴿子,鴿子也從來沒有上天飛過的。但是京東的“跑步雞”,我們按照國家建檔立卡的貧困戶,他們非常窮,都居住在沙漠邊緣,深山老林,我們給每個貧困戶發100-200個雞苗,而且京東金融免費給他貸款,也就是這些貧困戶不用花錢就可以拿到100-200個雞苗,要求這些貧困戶不喂任何飼料,其實他們也沒錢買飼料給雞吃。但是他有大量的土地,讓雞去找蟲子吃,每隻雞腳上戴一個計步器,這雞每走一步就計一步,我們每隻雞走6-8個月,大概能走到100萬步。當一隻雞走到100萬步的時候,我們回購,按只回購,不按照重量。平時農民養一隻土雞拿到當地的鎮上大概只能賣30-40塊錢,但是京東是120塊錢一隻回購,然後在我們平臺上賣159塊錢,因為京東還有成本,要建立商業模式,不能虧錢,虧錢還不如捐贈。而我希望公司不虧錢的情況下能夠建立一個正向的商業迴圈,所以我們去年光一個“跑步雞”專案,在中國就幫助了大量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實現了脫貧。

你會突然發現創立一個公司,你做的事情不僅僅是能夠得到個人的成就感,能夠得到你的財富,最重要的是你發現你的生意能夠幫助無數人。還有比錢、比你的成功更重要的就是你能幫助無數人,內在的這種成就感是遠遠超出金錢,超過媒體給你的讚譽和榮譽,能讓你睡的更加踏實,能讓你真心覺得自己一輩子的人生特別有意義、有價值。這就是不斷激勵我去創新,去創造很多新的商業模式的一個很重要的動力源泉。

賽德商學院院長:最近幾年劉總在人工智慧方面進行了大量的投資,包括在劍橋建立了一座實驗室,為什麼您會對人工智慧的發展如此感興趣?

劉強東:目前有兩件事情對於京東很重要,一件事情就是以物流為載體的供應鏈服務,這個我們花了十幾年在中國成功了,兩年前去了東南亞,接下來會去美國、歐洲。我會再花10年的時間做成一個覆蓋全球的龐大的物流體系,這樣才能夠為全球的供應鏈提供服務。第二件事情我想做的是技術,這對京東來講至關重要,今天我們的使用者體驗很好,送貨速度很快,其實如果背後沒有技術的支撐,光靠人是做不到的,京東整個集團現在已經超過2萬名研發人員,我們每年鉅額的研發投資,人工智慧做到什麼程度?今天我們在庫房管理的幾百萬種SKU裡面,57%的SKU全部是人工智慧管理的,到今年年底我們的目標是達到94-95%,也就意味著94-95%的採購,什麼時候採購,以什麼價格採購,採購過來以後放在哪些物流中心,物流中心庫間還有調撥,有些貨還有滯銷,還要及時退回去,包括產品的定價、售後服務全部由人工智慧來管理。我們今天60%以上的線上客服都是人工智慧,大家感受不到,你以為在跟我們的一個客服人員對話,其實你是在跟一個機器人對話,這是我們在人工智慧方面的佈局。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硬體的佈局,去年京東已經在上海建立了全球第一個B2C全無人倉庫,一個龐大的庫房裡面全部是人工智慧和機器人在操作。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很多老師和學生會說無人庫房見過很多,全自動化的歐洲有很多,德國有很多,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過去你們見到的所有的全自動化庫房,百分之百都是To B的,大部分都是一個週轉箱或者一個托盤作為整單的。但是京東是B2C的物流中心,要從一個龐大的庫房裡面,有幾百萬種商品裡面揀出來一個口香糖,一個玻璃杯,或者一部手機,或者一個筆記本,甚至大到一個空調、一個冰箱,全部要用機器人,要用人工智慧把它揀選出來,這個技術難度非常大,但是我們已經做成第一個上線。

無人配送站方面,我們在西安已經做成了全球第一個無人配送站,配送機器人在北京多所高校裡面用京東的機器人送貨。我們還有無人機技術,今天在歐洲、美國,大家看到一些新聞,經常會有人說無人機,其實大家都在測試,但是京東的無人機現在已經實現每天幾百架無人機在投入常態化運營了,已經不再是實驗室產品,而是每天有幾百架在做。所有的這些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的技術幹什麼?因為我希望要把我們的使用者體驗再次做到極致的提升,我希望把我們的成本再度降低,我希望把我們的零售成本,綜合費用率降到7%以內,物流成本降到3%以內。如果做到這一點,那麼京東零售業務將會創造全球零售行業最低的成本,最高的運營效率。

像這些其實多多少少都要有技術才能不斷地做成,做成了有什麼好處?是幫助社會降低大量的成本,減少社會的浪費,提高我們品牌商的利潤。大家知道中國有龐大的製造業,老闆很辛苦,工人也非常辛苦,大家每天拼命地幹活,結果都沒有利潤,很重要的是因為我們中國的社會化物流成本太高,把大量的實體經濟、製造業的利潤全部吞噬掉了。而我建立這套系統,希望能夠幫助這些實體制造企業,幫助他們降低物流成本,提升利潤。去年的社會商品零售總額是36萬億,而我們國家的社會化物流成本佔GDP比值14.6%,英國大概只有6-7%,日本只有5%,京東未來終極目標是要做到3%。大家想想如果能做到3%,也就意味著幫助中國的行業提升3萬多億的淨利潤,有了這麼龐大的淨利潤之後,企業就要人才,就會來請你們,就會不斷地加薪,老百姓就有錢,消費者就有更多的能力去消費更好的產品,我們的零售商,整個國家的經濟和商業就在正向迴圈。這就是我們投資技術很重要的原因。

賽德商學院院長:京東的運營包括零售、物流和金融三個板塊,您也對FinTech領域投入了大量資金,能否介紹一下京東在網際網路金融方面的發展是怎樣考慮的?

劉強東:對,大家知道在中國,目前網際網路金融非常火爆,無數人在做,京東為什麼要做網際網路金融?其實我們內部討論了一年多,我們到底能夠創造什麼價值?我們跟銀行相比能有什麼優勢?最後發現因為我們是零售平臺,我們有龐大的物流體系,我們有資料,又對每一個產品的生命週期有判斷,它能不能賺錢,消費者喜不喜歡,這些資料我們都有。所以我們做了一個金融科技公司,背後其實跟銀行合作,資金還是來自於銀行,但是我們把產品、服務、使用者體驗做到極致。我們貸款是按日收利息,大家知道去銀行貸款,你要土地質押、房產質押,一貸三個月,但是你貸完的錢在三個月之內並不是每天都使用的,可能三個月的貸款只用了10天,另外兩個月趴在賬上沒有用,結果你還要付銀行利息,但是京東不一樣,你用一天給一天的錢,明天不用明天還給他,週一貸的週五還回來,你還可以設定,向京東要求保證賬上的安全運營資金比如說100萬,你超過100萬,我們自動扣掉,你不用付利息,不到100萬,自動給你貸款,保證你賬上有足夠安全的運營資金。這樣一來就解決了過去中小企業貸款難的問題。這其實都是技術,用全新的商業模式,做一些跟銀行不同的內容。這些產品能值多少錢,能賺多少錢,銀行不知道,它沒有這些資料,沒有這個物流體系。這樣一來就把我們的貸款全部流向了大量的中小製造企業,還有農民的手中,這就解決了我們過去的痛點,也是能夠為這個行業,為很多中小企業創造巨大的價值。

賽德商學院院長:這裡有幾位同學想問劉總同一個問題:您是怎樣做到事業、生活和家庭之間的平衡?

劉強東:公司是用來管理的,家是用來愛的。所以對我來講,我從來不認為它是衝突、矛盾的,是完全不同的。對於一個人來講,一輩子能讓你覺得生活最幸福的,無非就是你事業上取得成功,家庭也非常圓滿。

賽德商學院院長:您對優秀員工的定義是什麼?您個人最喜歡哪種型別的員工?

劉強東:價值觀,在京東有一句話,價值觀比能力重要,什麼是價值觀?就是你對你自己、對他人、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這對京東來講是最重要的,我們每年全員360度考核,我們通過能力價值觀體系把員工分為幾類,有鋼,有金子,有鐵,還有鐵鏽京東價值觀就是三條——只做第一、客戶為先和正道成功。如果員工的價值觀不符合這三條的話,我們立即把他“砸掉”,我們內部叫掄起大錘砸鐵鏽。這在京東叫“鐵鏽”,就是你業績很好,你價值觀根本不對,就是鐵鏽。我們最看重三個能力,第一個能力是自我學習能力,特別是管理者,沒有自我學習能力很可怕。第二個就是你的激情,對於我來講,我認為人一輩子活的有激情最好,你對生活的熱愛,你對明天充滿憧憬,所以你才有源源不斷的動力,你不會覺得累,你不願意停止下來。最後一個就是你為人誠信,很Nice,一定要是比較Nice的人,我們不喜歡那種不好的人。

賽德商學院院長:您覺得中國一些創業公司的特點和國外的創業公司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劉強東:確實有很多不同,中國市場龐大,我們有無數的場景,有無數的消費者,任何一個產品,你只要能滿足一個群體,哪怕是1%的群體,能夠滿足中國人的1%就是1000多萬,在歐洲就相當於一個小國的人口。所以龐大的市場,機會很多。在中國創業,你要思考如何跑的更快、更穩。第二點,就是市場這麼大的情況下,你可以放心大膽不斷地去創新,只要你好的產品、好的服務,哪怕是1%,也有上千萬的消費者買,這就是機會。第三個,你如何做到既有好的服務,還要把成本降到很低。

賽德商學院院長:京東與競爭對手相比有著哪些優勢和劣勢?

劉強東:每個人都是獨有的,都是特別的,一家公司也同樣如此。2003年在網上賣東西的時候,我都還不知道亞馬遜,當我們做“當日達”,當我們自建物流,而且倉配一體化,亞馬遜在那個年代都沒做。所以京東從第一天開始,我們只是抱著非常樸素的商業理念或者是一個商業的信仰,就是隻要有問題,我如果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就可以取得成功。所以我們十幾年以來不斷的在無數的地方大量地創新,才能夠在中國市場脫穎而出。2004年京東正式做電商的時候,我們是很晚的,我們比主要的競爭對手晚了7年,我們在2004年做電商的時候,人家2001年已經拿到10億美金的投資了,而我們那個時候只有38個兄弟,沒有什麼錢。我們一直要做一個獨特的京東,所以才會在競爭當中脫穎而出,成就我們今天的市場地位。

賽德商學院院長:之前您提到了“Boundaryless Retail”,能否請您詳細解釋一下?

劉強東:對,這是我們去年提出來的,我們叫“無界零售”,我們認為未來零售三個核心要素,第一個是人,人就是消費者,大家知道現在不僅僅是歐洲、美國,特別是中國,消費者是變化非常快,越來越個性化,對品質的要求越來越嚴,所以消費者在變化。第二個是貨,貨物在變化,過去我們中國人因為沒有錢,大家買個桌子買個沙發,只要能使用就買回家了,不在乎質量,也不講究品牌,但是現在不是,現在要有質量,要有品牌,還要有設計,放在家裡還像個藝術品,所以他對品牌、設計、質量、品質、功能,各個方面要求都在快速變化。第三個是場景,這是最大的變化,我們前10年做電商,業務幾乎百分之百都來自於PC,叫PC時代,幾年之後進入移動時代,今天京東85%的銷售來自於手機和Pad移動端。但是大家再想想,未來購物的場景,5年前京東提了一個概念叫“NSNG”,No smart no goods,如果一個商品不帶智慧的話,就不能稱之為商品,也就是所有商品未來都是智慧化,百分之百,萬物皆智慧。在智慧時代,人們的購物可能在PC,可能在手機上,可能在iPad上,可能在智慧電視機上購物。我們京東還有智慧冰箱,我們兩年前研發的智慧冰箱,中國很多年輕人買給遠在老家的父母,買一個智慧冰箱,他們知道冰箱裡面每天父母吃什麼東西,還可以設定一鍵,牛奶不夠的時候,京東自動給他送牛奶,雞蛋快沒的時候,京東自動給他送雞蛋,你都不用管理。還會告訴你冰箱裡哪個商品,哪個生鮮食品已經過期了,通過人工智慧的方式去不斷地識別。所以冰箱可以是一種購物的介面。大家也知道智慧音響可以成為購物的介面,甚至汽車,今天大家坐在汽車裡拿手機購物,但是未來汽車一定會變成全部是自動駕駛的,可能你坐在車裡面唯一干的事情就是娛樂、買東西。線下便利店、商超、city mall,有各種各樣的業態,所以未來購物場景成千上萬。

可是這麼一種變化,大家想想對品牌商來講是一個噩夢,你如果做一個品牌,你要面對一萬個不同的購物場景,你如何管理你的庫存,如何用CRM管理你的客戶,如何定價,如何提供履約服務。這些對品牌來講都會變得非常複雜,京東的“無界零售”核心說白了是用我們的技術,我們的物流體系,去為品牌商打造一個無界零售,全部是一盤貨、一個價格、一個質量,可以滿足成千上萬的各種場景,還有消費者無處不在的購物需求。我們有一句話,希望將來有一天消費者抬頭就能看到京東,比如我們京東在中國現在已經開了很多家京東便利店,我們還有7Fresh,還有各種各樣線下的業態,所以我們希望大家只要一抬頭都能看到京東一個店。低頭一定能看到京東,你的手機有京東APP。

賽德商學院院長: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您能回到從前,和還在上大學的自己對話,您會對那個時候的自己說什麼?

劉強東:我是1996年畢業的,就在那一年,我們的商學院也建立了,如果我能夠Go back young的話,我應該在1996年來到這裡上學。

劉強東倫敦牛津大學演講自稱妻管嚴 章澤天望夫眼漏崇拜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