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賓士車”鑑定結果顯示無故障,車主依然堅稱沒撒謊!

原標題:“失控賓士車”鑑定結果顯示無故障,車主依然堅稱沒撒謊!

5月27日凌晨,賓士方面公佈了今年3月14日“失控”的賓士車檢測結果。

在這份賓士《關於北京中機車輛司法鑑定中心對薛先生使用車輛檢測報告的宣告》中,賓士表示,公司已經收到《北京中機車輛司法鑑定中心司法鑑定意見書》,對該機構所出具的鑑定意見表示充分尊重和認同。

司法鑑定意見書認定,涉事車輛制動系統工作正常,無故障,巡航系統工作正常,無故障,綜合認定2018年3月14日車輛在連霍高速相關路段行駛過程中不存在失控情況。

意見書認定,2018年3月14日在連霍高速相關路段行駛過程中,排除腳墊卡滯導致失控的可能性、排除定速巡航功能開啟狀態下ABS或ESP 無作用的可能性,確定駕駛員至少未採取通過將電子擋杆撥入N擋的方式進行強制關閉定速巡航功能操作,結合車輛制動系統、巡航系統均工作正常、無故障的客觀事實,綜合認定車輛不存在失控情況。

離奇的事情經過和離奇的車主

3月14日晚,河南車主薛先生駕駛賓士C200L轎車趕往成都。當車輛行駛在河南通往陝西的連霍高速上時,車主薛先生報警,聲稱自己的車輛開啟定速巡航後失控,轎車無法減速和停車,只能以120公里的時速“飛馳”。接到報警後,河南、陝西高速交警緊急施救,車輛失控近1小時、行駛約100公里後才安全停下。

此事首先經過當地媒體報導後,迅速在網路引起廣泛關注和討論。一時間,對賓士車質量的懷疑聲音此起彼伏。然而,隨著事件關注度的提升,越來越多的專業人士紛紛發表了自己的觀點和看法,用各自的專業觀點排除了車主遭遇的可能性。

越來越多的深度分析表明,車主薛先生的遭遇存在諸多疑點。尤其是 整個事件的關鍵證據-行車記錄儀的內容,車主薛先生表示將公佈行車記錄儀內容以證清白後,在面對《局面》採訪時,更是閃爍其詞,避重就輕,不肯公佈錄影內容。由此,也引起了更多的懷疑。而此後,車主則簡稱行車記錄儀內容已經被覆蓋。

且車主薛先生在接受《局面》、央視等媒體採訪時,其部分問題的回答更是給人極度不可信的印象。

3月26日,車主薛先生和賓士公司達成初步共識,在成都將車輛封存後,運回鄭州等待下一步協商。下午兩點,雙方共同將事發賓士車貼上簽字並封條,進行封存。僅僅是貼封條這一項工作,就進行了將近一個小時,雙方在這輛車上共貼了18張封條,都在封條上籤了字。

4月27日,在賓士、當事車主共同確認了被嚴密包裹封存的當事車輛未有被動過的痕跡,並一一確認了車窗、車門、引擎蓋、油箱蓋等多處有車主簽名的封條均完好無損後,檢測正式開始。

經過現場檢測,檢測人員表示,車輛時速每小時2公里以下、駕駛員不繫安全帶情況下,開關車門車輛會先跳入P擋,同時電子駐車系統啟動幫助剎車;而時速2公里以下駕駛員系安全帶的情況下,開關車門時車輛電子擋位會自動跳到P擋停車。但當車輛時速超過2公里以上時,開關車門並不能令車輛降速,此項檢測結果當事雙方當場簽字進行了確認 。

但此時的車主薛先生表示,對於北京中機車輛司法鑑定中心(隸屬於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是國內專業從事機動車和交通事故司法鑑定的第三方機構。)最後的檢測結果,“我會完全認同,但不否認3月14日當晚事件的整個過程” 。

4月27日晚七點多,第三方檢測機構對於車輛的現場檢測部分全部完成,至於當事車輛在事發當晚是否存在失控情況、是否存在定速巡航和剎車制動故障,一切都需要第三方檢測機構給出最終的檢測報告,即此次給出的鑑定報告。

涉事雙方出現新的不一致情況

這次的司法鑑定意見書顯示,在車輛儲存的事件儲存器記錄資料,發現了一條關於“定速巡航控制關閉”的記錄資料,該資料顯示,車輛在出廠後僅出現過一次“定速巡航控制關閉”,出現上述記錄的車輛總行駛里程為3008km,而鑑定開始時,車輛總行駛里程3551km,車主事發後,從華陰收費站行駛大約800餘公里到達成都,也就是說,出現“定速巡航控制關閉”的記錄資料,是發生在事發後車主從華陰收費站到成都的路上。

對此,車主薛先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在離開華陰收費站之後,一直到成都之前,並沒有再使用過車輛的定速巡航功能,至於在那個時間段為何會出現這個資料,他表示難以理解。

對於主動公佈這份司法鑑定意見書,薛先生表示,他尊重司法鑑定意見,但是3月14日晚上他確實經歷了車輛失控的狀況。

對於此次公佈的鑑定結果,有不少網友都覺得賓士車主可能得“涼涼”表示違反了治安管理處罰法,理應對其行政拘留並罰款。

同時也有部分網友站在了輿論的反面,認為是賓士官方做了手腳。

對於此次事件,各位讀者們怎麼看?歡迎給我們留言,與茶哥進行互動。

“失控賓士車”鑑定結果顯示無故障,車主依然堅稱沒撒謊!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