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資格老 與彭德懷相當:為何55年僅授中將銜

核心提示:何德全是湖南長沙人,出身很苦。1912年,15歲的他因為生活所迫,投奔湘軍第2師第6團,和彭德懷一個班,整整三年。期間,彭德懷還去何家住過十多天。兩人互相瞭解,感情很深。

何德全 資料圖

本文摘自:鳳凰網歷史,作者:大風號·陳冠任,原題:此人當兵與彭德懷一個班,兩次拒絕升官,後成開國中將

在解放軍將領中,何德全從紅軍開始在軍中一直是老資格。

他老資格,主要是年齡較大,其他多數將領都是二三十歲,他卻年過四旬。

何德全是湖南長沙人,出身很苦。1912年,15歲的他因為生活所迫,投奔湘軍第2師第6團,和彭德懷一個班,整整三年。期間,彭德懷還去何家住過十多天。兩人互相瞭解,感情很深。

何德全從士兵幹起,幹了十多年,才當上連長。因為出身很苦,他贊同共產黨的主張。

1927年秋,營長命令他去一個旅館抓共產黨。他把部隊帶到旅館門前,大聲喊“立正”、“報數”、“待命”口令,然後自己先進旅館檢視了一遍,回來後才派警戒,下令士兵入內搜查。他這麼幹,自然沒抓到共產黨,回去後被營長大罵一頓,撤了職,之後把他裁減,回了農村老家。

1930年7月,彭德懷率領紅三軍團攻入長沙,何德全聞訊十分欣喜,立即給彭德懷寫了一封信,要求參加紅軍。第三天,他見到彭德懷。彭德懷握著他的手說:“紅軍沒官做,也沒薪餉,你家裡這麼苦,上有老下有小,還是……”

彭德懷一席話說得何德全熱淚盈眶。何德全說:“我家庭困難是事實,但一個人在家也不能解決問題,只有打倒了那幫有錢有勢的人,個人困難才能徹底解決。”

彭德懷聽了,當即說:“好,你到3師特務營去當排長。”

何德全將自己在北伐時收繳遊兵散勇的14支步槍交給紅三軍團。彭德懷寫了張介紹信,說:“你到軍團經理部交槍,領100塊光洋,作為獎金。”

何德全交了步槍,給了挑夫一塊光洋工錢,將領獎金的條子退給了彭德懷,就這樣參加了紅軍。

參軍當天,他就被批准加入中國共產黨。

再過了十幾天,他又被彭德懷提升為特務營3連連長,還當上了連黨支部書記。

隨後,紅軍第二次總攻長沙。雙方相持不下。彭德懷派何德全入城偵察。他換上便衣,挑上一擔小菜混進了長沙城。結果,在街上碰到一隊巡邏兵,搶了他的菜擔子,連他剛賣菜得的3角3分錢也拿走了。何德全大吵:“還給我!還給我!”

“喊什麼?”一個敵兵說,“可能是共黨探子,抓到營部去!”

何德全一聽心裡暗暗高興。因為他認識敵何健部隊不少下層軍官,便於瞭解敵軍的情況,於是更加和他們吵起來。幾個傢伙把他押到了營部院子。營長從屋裡出來,何德全立即喊道:“謝德卿!”

在湘軍時,他們也曾在一個班,還結過拜把子。謝德卿大喊:“老何,是你呀!現在做什麼?”

“在家種點小菜賣,沒想到被你們的兄弟給抓……”

“快走開!快走開!”那個敵兵趕忙將3角3分錢暗暗塞進何德全的口袋。

“在家種小菜乾什麼啊!回軍隊幹一番事業嘛!”謝德卿說。

“在軍隊幹不保險呀!”何德全回答。

“可也是,上次紅軍打進了長沙,這次聽說又要來了,風聲緊得很。”

何德全問:“怎麼不趕快調兵來呀?”

“上次何主席(指何鍵)差點當了俘虜。這次他早就上嶽麓山了。隊伍嗎?不算少,城裡有6個團,城外還有幾個團,現在還在增調部隊。”謝德卿回答。

何德全繼續問:“長沙能守得住嗎?”

“怕是難呀!彭德懷的部隊衝勁大,加上那些梭鏢隊也很厲害。不過我們防禦工事很堅固。”謝德卿說。

何德全又打聽了其他一些情況,然後說:“你公務太忙,不打擾了,我走了,還要去買點鹽,家裡沒有鹽吃了。”

“不要去買了,從我這裡提點去!”

結果,謝德卿讓副官給裝了三四十斤鹽放到他的菜擔子裡。何德全趕忙說:“多謝你好意。這麼多鹽反而害了我,站崗的弟兄不認識我,怎麼出城呢?”

謝德卿馬上寫了個路條:

“原魯部連長何德全由本部擔鹽回鄉,望驗證放行。”

何德全有了路條,偵察敵情更方便了。摸清情況後,他立即向彭德懷作了彙報。

這是何德全參加革命第一次執行任務。

第二年,他升任特務營營長。

第三年他被任命為第10團團長。何德全感到指揮一個團責任重大,擔心自己指揮不好令部隊受損失,要求不當。軍團政委滕代遠找他談話,他才服從組織調動。

他到任當晚,就接到戰鬥命令。第二天清晨,10團與敵人相遇。戰鬥打響,結果他30分鐘就全殲敵5個營和一個旅部,等師後繼部隊趕過來時,戰鬥已經結束。

何德全會打仗,對自己也嚴格要求,深得官兵愛戴。在抗戰時,他過41歲,部隊專門為他出了一期《戰士專刊》,號召向他學習。1941年7月,何德全調回延安,中共魯西區委為他題詞:“樊壩戰鬥開闢魯西,朱莊戰鬥奠定魯西”,表彰他對魯西根據地建設的功績。

到了延安後,何德全深感自己年齡大了,回了後方,再上前線就不容易了,思想上有些苦惱。可幾天後,中央軍委參謀長葉劍英突然在會上宣佈,任命何德全為中央軍委作戰室主任。何德全感到很突然,認為自己年齡大,記憶力差,文化水平又低,難以勝任,徹夜難眠。第二天,他找總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彙報了自己的思想。王稼祥聽了,表示理解,隨後,任命他為八路軍第十八兵站部部長兼黨委書記。

何德全就如其名,為人品德高尚,在部隊德高望重。1955年,他被授予解放軍中將軍銜。

此人資格老 與彭德懷相當:為何55年僅授中將銜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