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外企重視醫學事務 智庫角色創造醫療價值

類別: 健康

近些年來,醫學事務部門在製藥企業內部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醫學驅動已成為新時期業務模式的必然選擇。近日,第三屆中華醫學事務年會上,默克中國生物製藥業務總經理羅傑仁在致辭中表示:“醫學跟創新不可分,醫學事務工作的終極使命是以患者為中心,醫學事務部與企業各部門一起,遵循臨床證據,通過高質量醫學證據的輸出,給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療,全面提高患者的生存質量。”

醫學價值於製藥企業而言作用舉足輕重,其能力的轉型也為各職能部門所看中。技術越發達,資料、內容才是王道,這也是醫學在藥企學術溝通中核心價值的真正體現。“醫學事務團隊的職能在於承擔智庫角色,充分挖掘資料,為醫療體系創造價值。”默克中國醫藥健康副總裁,醫學事務負責人毛京梅指出。

作用升級

德勤針對企業設立的醫學事務部發起了調研。該公司合夥人皮婷婷指出:“調研發現,如今醫學事務部作用越來越大,且日益專注於創新探索。”

由銷售導向進入市場導向時代,再走向醫學驅動時代,表面上看是由醫療環境所決定,但實際上是由其內在發展規律決定的。

毛京梅表示:“今天我們討論現在醫保基金面臨的挑戰時,除了人口眾多、飛速進入老齡化等因素外,還要想到,一個老年人背後需要多少社會資源來支援他/她的健康需求。在支付能力有限的情況下,我們運用藥物經濟學的知識,把患者負擔納入藥物經濟學考量的範圍。” 輝瑞中國醫學負責人、副總裁谷成明坦言:“醫學事務可以改變以往很多工作狀態,在創新方面,我們可以利用人工智慧,大幅提高診療效率。”

引導決策

據瞭解,進入2017年版藥品目錄乙類範圍的36種特藥,在談判中,很多藥企都提供了證明藥品藥物經濟學價值的證據。

“現在藥物經濟學在市場準入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可以說,它直接影響了創新藥的市場準入。”毛京梅介紹:“對於藥企來說,我們可以挖掘資料、產生資料、溝通資料,尋找醫學價值。醫學的證據能夠跟支付方、保險公司、醫生,甚至患者組織進行合作。在一個研究中,通過資料探勘可以發現很多以前沒有發現的東西,如果藥物能在治療中給患者帶來較大的獲益,減輕患者的痛苦和負擔,醫學證據或許會產生支援其在支付政策上傾斜的可能性,實現市場準入政策上的引領。對這些差異化價值主張的推動和溝通,可以發現醫學事務正崛起為戰略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日益成為企業業務和決策的有力合作伙伴。”

對於製藥企業來說,創新研發新藥只是第一步,還要在產品上市後,通過學術、規範的專業化溝通,與各級醫療機構共同發掘探索藥物的最佳使用方式和臨床效果。這是一個從產品的醫學價值中來,又回到產品醫學價值中去的過程。

值得關注的是,開展醫學研究和資料探勘,需要投入大量的資源,對於藥企來說,誰來承擔這樣的費用值得關注。毛京梅表示:“對於重要的大型醫學研究,我認為是一個眾籌概念,一件事情的成功不是單一因素能實現的,有錢的可以出錢,有知識可以貢獻知識。且政府的號召力也很重要,只有政府部門才最有可能打破醫院資訊孤島,完成大資料的彙集工作。作為企業,投入更多資源去支援醫學事務的發展,參與大規模的醫學研究,其實也是在對自己產品的醫學證據做進一步的探索和補充。產生的科學證據,可以進入到新一階段的學術溝通中,使患者獲得最恰當的治療,藥企的產品用於最適宜的患者,最終多方獲益。”(本文作者:《醫藥經濟報》賈巖)

越來越多外企重視醫學事務 智庫角色創造醫療價值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