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症對軀體的影響不亞於大腦

類別: 健康

長期以來,精神分裂症一直被視為“腦子的疾病”,影響一個人的思維方式、感覺及行為。然而,一項5月9日發表於Molecular Psychiatry(影響因子 13.204)的meta分析提醒我們,精神分裂症的發病過程中,大腦之外的其他很多器官也在悄無聲息地發生著危險的變化,其幅度不亞於大腦或更甚。


研究簡介

研究者很早就認識到,精神分裂症患者罹患軀體疾病的風險遠高於一般人群,進而造成顯著的早亡現象――相比於一般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預期壽命縮短15-20年。患者不良的軀體健康狀況常被視為疾病的繼發效應。例如,作為精神分裂症治療的基石,抗精神病藥與體重增加及2型糖尿病相關。生活方式也扮演了負面的角色:患者往往缺乏鍛鍊,膳食也存在諸多問題。

然而近些年來,研究者也觀察到,新近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還沒來得及用藥的患者也存在生理改變的證據,如免疫系統的過度啟用。這是否意味著,與抑鬱類似,精神分裂症也是一種全身性的疾病?

研究第一作者、倫敦國王學院Toby Pillinger及其同事回顧了精神分裂症發病時全身生理變化的證據,並將其與同一組患者中樞神經系統變化的證據進行了比較,以判斷全身性的變化究竟只是一類無足輕重的異常,還是與腦結構及功能的變化平起平坐。研究者著重對炎性標記物、激素水平及心臟病高危因素進行了觀察,如血糖膽固醇水平,並彙總分析了有關腦結構、腦內不同化學物質及大腦活動標記物的證據。

本項meta分析共納入了來自165項研究的13,440名受試者的資料。結果顯示,相比於一般人群,早期精神分裂症與腦結構及功能的改變相關,這個並不令人意外。然而研究者還發現,早期精神分裂症也與全身上下各種各樣的生理學變化相關。他們使用效應量這一統計學手段評估了這些變化的幅度,結果發現相比於對照,患者全身性變化的幅度(g=0.58)與中樞神經系統變化的幅度(g=0.50)旗鼓相當,而免疫系統的變化甚至較腦結構(P<0.001)及腦神經化學變化(P<0.001)更為顯著。

上述結果提示,精神分裂症事實上很可能是一種全身性疾病;治療大腦的同時,我們沒有理由不去治療患者的整個身體。

三種可能的解釋

目前,有三種理論或許可以解釋精神分裂症中樞神經系統變化與全身性變化的相關性:

1. 全身性的功能紊亂可導致腦結構及功能的變化,最終導致精神分裂症。例如,某些罕見的特定癌症可產生抗體,這些抗體可攻擊大腦並引發精神病;一旦去除腫瘤,患者的精神病性症狀也隨之改善。

2. 精神分裂症的症狀可導致軀體疾病。例如,精神病性障礙的應激可導致皮質醇水平的升高,而過高的皮質醇水平則與體重增加、糖尿病及血壓升高相關。

3. 精神分裂症的症狀及軀體疾病可能通過不同的機制發生,但這些機制均來自一個共同的危險因素。例如,如一名孕婦在妊娠期間遭遇饑荒,其生育的子女在成年後罹患精神分裂症及糖尿病的風險均顯著升高。其中,精神分裂症風險的升高可能是母親營養不良導致後代腦發育受損的結果,而糖尿病風險的升高可能源於糖代謝能力的變化,原因同樣是母親的營養不良。

下一步

研究者仍需進一步開展研究,以評估這些全身性的變化究竟是精神分裂症的病因還是結果。其中一種方法是,觀察那些可能罹患精神分裂症的高危人群,並比較那些最終患病及未患病的個體的身體變化。此外,我們還需要觀察,精神分裂症嚴重度改變後,患者的軀體狀況又會隨之發生怎樣的變化。

很多精神分裂症患者因心血管疾病早亡,而在過去幾十年間,精神分裂症患者的預期壽命並無顯著的改善。未來的研究需要確定,早期關注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軀體健康是否有助於降低這一人群的死亡率。

精神分裂症對軀體的影響不亞於大腦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