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篇論文揭示古人也感染上乙肝病毒

類別: 健康

乙型肝炎病毒(HBV, 也譯作乙肝病毒)感染人類的肝臟,並導致人體患上乙型肝炎(即乙肝)。目前全球有2.5多億人感染上HBV。儘管每年有數十萬HBV感染者死於HBV相關的併發症(如肝硬化肝癌),但是這種病毒的起源仍未得到很好地理解。在一項新的研究[1]中,來自英國、丹麥、德國、哈薩克、美國、蒙古、吉爾吉斯斯坦、捷克、俄羅斯、瑞典、匈牙利、法國和荷蘭的研究人員在存在了200~4500年的歐亞人遺骸(Eurasian remains)的人基因組中發現HBV存在的證據,這提示著人類與這種病毒共存了數千年。相關研究結果於2018年4月9日線上發表在Nature期刊上,論文標題為“Ancient hepatitis B viruses from the Bronze Age to the Medieval period”。

澳大利亞多爾蒂研究所維多利亞傳染病參考實驗室高階醫學科學家Margaret Littlejohn(未參與這項研究)告訴《科學家》雜誌,在這項研究之前,“在乙型肝炎領域,我們總是認為HBV是人類的一種古老的病原體,但是迄今為止還沒有證據表明這種病毒存在了400多年。這項研究對這個領域來說無疑是一次偉大的飛躍。”

這項研究始於英國劍橋大學和丹麥哥本哈根大學進化遺傳學家Eske Willerslev和同事們設計的旨在理解橫跨歐洲和亞洲8000公里的人口歷史的實驗。這些研究人員對200多個古代人---這些古代人的遺骸已存在了500~11000年---的基因組進行了測序。

Willerslev說,“我們通過鳥槍測序法對這些基因組進行測序,而且我們獲得的絕大部分DNA實際上並不是人類的。起初,這並不是我們所關注的目標。它僅是廢物,但是如今我們開始研究這種廢物是否可能存在病原體。”在意識到“廢物”DNA可能有助深入瞭解HBV的起源之後,他們分析了這些基因組中的137個來尋找HBV存在的證據,與此同時還分析了2015年在Nature期刊上發表的已被測序的其他古代人類的167個基因組[2]。

Willerslev和同事們在歐亞大陸發現的12個800~4500年前的古代人基因組中鑑定出12個HBV基因組。他們發現如今在非洲和亞洲常見的HBV型別在幾千年前就已存在於這個地區。他們還證實三個古老的HBV基因組與現代的大猩猩和黑猩猩HBV存在著最為密切的親緣關係。

維多利亞傳染病參考實驗室高階醫學科學家Lilly Yuen(未參與這項研究)說,“當人們開始試圖推測HBV存在了多少年時,早期的資料表明HBV很可能存在了幾百年到幾千年。”但是其他的科學家們已在古代鳥類基因組中發現了禽類HBV,這提示著它可能存在了數百萬年。

Willerslev測序的HBV基因組包含重組和譜系滅絕的證據,這提示著HBV肯定存在了4500多年---這是因為這種病毒需要時間來經歷這些進化變化。所有的這些研究發現都表明存在一種更為古老的HBV起源。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進化遺傳學家Johannes Krause(未參與這項研究)說道,“我們對我們實際上能夠將HBV起源追溯到這麼遠感到非常興奮。在2018年5月6日,Krause和同事們在預印本線上期刊 BioRxiv上發表了一篇論文[3],描述了在人類牙齒樣品中發現的三個古老的HBV基因組,其中的一個HBV基因組大約存在了7000年。

Krause說,根據他自己的研究和Willerslev團隊的研究,目前仍不清楚HBV到底存在了多少年。他補充道,“它可能更加古老。它甚至可能來自非洲,這將會解釋著為何黑猩猩和大猩猩一起都攜帶著最為古老的HBV基因組。這可能是一種解釋,但是我們也在六千萬年前分隔開的新大陸猴(new world monkey)和舊大陸猴(old world monkey)中發現它,因此它不太可能是那麼古老。這裡有很多疑問需要人們去解答。”

第一篇論文共同第一作者、劍橋大學研究生Barbara Mühlemann告訴《科學家》雜誌,探究人類與病毒共存的歷史的下一步就是更加深入地研究古老HBV的序列來觀察這些古老序列中的變異是否揭示了這種病毒在未來可能發生的變化。

2018年5月9日在Sciece期刊上線上發表的一項相關研究[4]中,Willerslev和同事們利用古代基因組追蹤馬馴化對古代人類在歐亞大陸活動的影響。他們的分析揭示出人類地理遷移與利用馬來拉戰車和騎馬時手持弓箭緊密相關聯。

從過去的研究來看,Willerslev團隊確定大約五千年前中歐人遷移到歐亞大陸,但是如今居住在中亞和西亞的人主要是亞洲人種。在2018年5月9日線上發表在Nature期刊上的第二項研究[5]中,Willerslev團隊利用基因組分析證實隨著逐漸地向西擴張,亞洲人種完成了對中歐人種的替換。

多篇論文揭示古人也感染上乙肝病毒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