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搜狗能夠存活是奇蹟,現在全球市場份額第三

鳳凰網科技訊(作者/二維馬)4月12日訊息,近日哈佛中國論壇在美舉行,鳳凰網“365全球風報”進行了獨家直播。在論壇上,搜狗CEO王小川表示,幾十年來,中國的網際網路一直在談論與美國的差距,但是現在這已經是一種老思路了。從移動網際網路時代走到後移動網際網路時代,中國的移動支付以及電子商務等業務已經領先於美國,世界前十大網際網路公司中,有四家都是中國公司,在中美交流中自己也有很大的自信。

另外,他告誡同行,中國的網際網路創業一定要趕早,搜狗選擇的時機就不是太好,搜狗能夠存活並且能夠成功,是一個奇蹟般的事情。現在搜狗在全球的市場份額僅低於google和百度,位列第三。

以下是王小川的演講全文:

能在哈佛組織的會議場上來做演講,是非常榮幸的事情,特別是能用中文來演講。    我本來挺開心的,但後來突然發現徐小平老師在我前面講,壓力大了很多,我是覺得我後面的這個主題已經成功的被他給帶歪了,就雖然我的PPT是這個,但我自己感覺到他的氣場太大,所以講的內容當中,就更多會聚焦在個人的成長和對於中美關係的這樣一個理解,會把後面關於我們的AI路線的地方做一些壓縮,但是我相信也能夠體現出我們在凝聚時代力量裡面我們的一些視角和看法。    

那這有張圖,是全國市值最高的十大網際網路公司,我自己來講,好像第一次提出這四大網際網路公司,把這張表做出來的話,好像是我自己乾的,之前我在知乎上發了一個貼子,之後大家開始重視這件事情,因為這件事情很得瑟,就是前十大網際網路公司裡面,有六家是美國的,有四家是中國的,但是我應該是在三、四年前的時候開始披露這樣一張圖,這個圖到今天的話呢,行業在推就是發生這些變化,在我最早做這張圖的時候,我是有意的把蘋果和微軟兩個公司給去掉了,微軟公司我們認為是一個軟體公司,不是網際網路,蘋果公司是一個硬體公司,也不是網際網路,但是今天的話呢,我在後來更新的時候,發現這個行業又把這兩個公司給加進去了,我覺得這確實體現了一種變化,微軟已經從一個軟體公司升級成為一個網路公司,它的服務已經開始做線上化了,那蘋果公司加進來的話呢,我內心其實是有一些這樣一個質疑,它更多還是一個硬體製造的廠商,當然它已經有它的作業系統IOS,是跟安卓是同樣大,但主要收入還是來自於硬體。   

我發現沒有變化,前十大還是中國四個,就代表一種自信,就即便把兩個美國更大的巨頭放進來了,那中國依然保持四家。   

從這張圖上看,從排名裡面,中國四家,還相當會墊底一些,包括百度和京東,但是看兩點,一點事情的話呢是這些公司更多它們是賺著人民幣,我們就知道說,包括百度和Google做對比的時候,在百度上一次點選和Google點選,一個收的人民幣,一個收的美金,大體上Google的這樣一個單次訪問的收入,就是百度大概的6倍,就是美金和人民幣的兌換是可以直接做一個忽略的。   

所以這種情況裡面,本土公司是讓它的經濟活躍裡面承擔的作用裡面是可以更大的,另外中國還有一些巨頭公司並沒有被加進來,比如說像美團,比如說像今日頭條,這些公司依然上市之後,那麼很有可能會把前面的這些美國的這些公司都可能繼續給頂掉。   

從圖上可以看到,中國公司尤其是網際網路公司在世界裡面已經排名非常的靠前,但這個地方講這件事,是代表中國經濟裡面最有活力、最領先、最技術導向的這樣一個企業的群體,在中國我們們所有中國人在今天都會覺得網際網路公司代表了最先進的一個力量,我甚至在網上看一些貼子,大家在抱怨醫院,說醫院裡面治療服務特別差的時候,就會有網友發貼子說讓網際網路公司來做醫療吧,我們的醫療就變的又便宜又好。這件事情事實上是沒有那麼容易的事,但是代表了中國大家對網際網路技術的認可。   

那麼這個背後中國是從一個經濟非常薄弱環境裡面,能夠進入到這樣的全球的強大,那我覺得更大的意義在於能夠帶動整個中國科研的一個突破,所以以前在中國的情況,我們知道科研是最終要跟企業進行互動的,但是中國的企業很弱,中國的科研最終是向美國的科研看齊,我們是有論文的評審制度,但是大家在科研做的好不好怎麼看呢,不是看行業的評價,也不是在看跟企業之間產生的這種能力,企業很差,更多就是在做我們向美國的論文去對齊,然後美國的這些學術研究跟美國的企業是看齊的,會使得中國的學術,其實離自己的市場是非常的遙遠,那麼隨著網際網路公司本身的這樣一個起步,就我們可以預見到中國的學術也會有巨大的一個提升,因為中國的學術界是可以跟企業界進行更多的互動,尤其網際網路公司今天看到不僅是能夠自身把自己的經濟能力做大,而且開始不斷的挖人,現在大量的海歸的技術人才回到中國,像生物製藥尤其是網際網路公司,源源不斷的把世界頂尖的科學家和這些研究人員拉回到中國,這是通過網際網路公司在整個中國經濟對整個政治結構裡面會帶來不小的一個影響。   

那麼我自己的這樣一個簡歷分成了大概兩條的主線,今年大概就1978年出生的,為什麼把這個日子寫上去呢,是因為在今年被選作為中國的政協委員,這個詞其實之前自己也是蠻陌生的一個概念,我學會一個詞,我是改革開放的同齡人,1978年出生,正好就是改革開放的元年,所以到現在的話呢,在中國這樣一個政治體制裡面,到現在發生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把網際網路的新經濟代表都把他統戰到我們的這樣一個智慧體系裡面去,就包括像今天還有周鴻一、劉強東等等的,大家在網際網路的這些新銳們或者中堅力量們也開始成為國家經濟建設中間被關注和去統戰的這樣一部分。    那麼徐小平老師剛才講的使我很大的一個回憶,怎麼就走到網際網路裡去了,其實從我自己的經歷而言,我是蠻願意做學術的,就像徐老師講的一樣的,他是有一個路徑,這個路徑就是在中國在清華大學大家本科畢業之後,甚至研究生畢業之後,就到美國來留學的深造,當時我也是這樣一個想法。

但是,機緣巧合改變了這樣一個命運。我是1996年上清華大學的,上學之後我當時就很想在大三的時候就準備出國的事情,或者就大四準備,那會的時候有兩個事情發生了,一件事情是清華大學學制從五年改成了四年,我們原來講第四年開始準備出國就夠了,結果一到第四年的時候發現學校改了,四年就畢業了,所以一下子自己準備時間就變的很短,另一件事情就是1999年中國的網際網路大潮開始了,大概1997、1998年的時候矽谷這邊就開始有了網際網路的概念,我記得當時對我們影響最大的一個網站叫做hotmail,就是免費的一個郵箱,就好奇怪,郵箱免費的大家瘋狂去註冊,就佔了好大的便宜,到今天,就那會是不懂的,到今天大家理解這個概念,網際網路的經濟,包括眼球經濟,這件事情是在我工作之後才逐步積累的一個能力,1999年我進入一個公司叫做ChinaRen,當時是史丹佛的幾位校友他們華人在國內設立的公司,很快就把清華找兼職學生去做,那我就以兼職學生的身份開始加入,這件事情嚴重的影響了我出國的計劃,雖然我一邊還在準備考GRE,但是一邊我發現在這些ChinaRen網站去工作的快樂度是遠遠高於自己在那背紅稿書的,所以那會兒來講我每天大概就只睡4個小時,每天在辦公室裡面然後白天就上班,然後到很晚的時間,然後到晚上睡幾個小時,第二天又開始繼續去幹活,就很開心,大概在那一年時間裡面,我大概長胖了40斤,自己都不知道,原來我是個瘦子,今天我是個胖子,就發生在1999年到2000年之間。   

那麼2000年的時候,因為清華的改制和我自己的網際網路工作,使得我就沒有能夠去出國讀書,就繼續留在了清華讀研究生,同時繼續兼職做網際網路的工作,所以就那個大時代裡面,我們其實是被矽谷深刻的影響,那個時代裡面,中國比美國的這樣一個網際網路是差了大概2年的時間,就美國一個事情做成功了,中國大概2年時間裡面才開始進行這樣一個複製,其實到了移動網際網路之後,大概就差就開始只有半年的時間,就美國有模式起來,中國就開始進行跟進了。   

到今天的話,我們在這些會議上,今天就說現在中國的科研我們的網際網路離美國還有多大的差距,我很驕傲的告訴他們說,我們這就是一種老的思路了,因為談差距的時候幾十年來我們天天都在談差距,但今天的中國到移動網際網路再往後走到後移動網際網路時代,中國現在其實是開始到了一種領先,到移動支付,我們電子商務,就走在美國前面了,包括我們以前就以矽谷為中心的一些思想是矽谷之後再到中國過來,而現在我們做到的情況是本土的這樣一個思想包括北京的這樣一個資本的環境,深圳的騰訊代表對網際網路的整個開放的理解,我自己的感受裡面是不遜於美國,所以我們在交流的時候,就有很大的自信。   

那麼去年我們公司做完上市,我在想談到一個基本的概念,其實這是網際網路裡面很重要,就包括商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做事情要趕早,這張圖裡面是顯示搜狗進入網際網路的時間,搜狗到今天為止在網際網路,去年上市的時候,大家對搜狗有非常高的一個評價,評價不是在於做多大,而是在於足夠的能夠堅持,很多人都覺得不看好搜狗能夠做成,因為原因很簡單,第一個做的太晚,我們是2003年成立研發中心,2004年釋出這個搜狗的搜尋引擎的,但是今天提搜狗,好多同學們都知道搜狗的輸入法,在搜狗源頭其實是做搜尋的,圖上是顯示了Google成立的時間,因為中國的國門沒有足夠的開放,所以百度晚一些,也依然取得巨大的成功,搜狗是在百度很長時間之後才開始來做搜尋的。那最終而言,我們今天能夠活下來,不是因為搜尋開始做成了,而是我們很偶然的發明了搜狗的輸入法,在輸入法上取得巨大壟斷的一種突破,帶給搜尋上的這樣一個進步。   

在中國網際網路裡面,做的早是很重要的,我們是一個很大的特例,我有一次跟吳伯凡,《21世紀商業評論》的主編在聊,聊了一半,他說你們特別好的一個案例,我說怎麼說呢,他說你們是必死的公司竟然活下來了,對吧,就好像一個醫生看了一個病人,覺得病人無藥可救了,最後活下來了是個奇蹟,就做這個研究,我們不具有一個廣泛性,所以趕早在我心中,在今天的網際網路裡面,是很重要一個概念,尤其到現在像這種OFO或者摩拜這些公司競爭的時候,在今天這種O2O的往線下走的時候,大家這種趕早,就晚一個月開始你可能往下就已經沒有機會了,就是共享單車也看到這樣一個局面。   

大概在五年前這個概念就在我心中也裝的很重,我記得當時我跟我的另一個同學就是叫陳睿的,在座大家可能並不熟悉他,大家知道一個網站Bilibili,那麼陳睿是Bilibili的董事長,也是我中學同桌的同學,那麼當時在金山工作的時候就很鬱悶,就老想出來,出來就想做相機,我說做相機沒前途,手機發展的這麼好了,後來有一天他跟我說,他說他想做個網站,是叫做二次元的視訊網站,這個1978年跟我一般大,一個大叔對吧,然後做二次元,我說二次元什麼東西我不懂,他說有一個網站跟他很類似,叫做B站,我說這樣吧,我給你一個建議,如果有機會你去投資他,你別去複製一個一樣的,兄弟我自己用教訓告訴你,早年我們如果投資百度我就不做搜狗了,說完這句話之後,他就真的投進了B站,然後從B站變成B站的CEO和董事長,再然後今年就是今年上個月底就成功上市。   

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來講,時機會變的非常的重要,搜狗在這裡面不是一個特別好的典型的例子,我們公司有大量的這種最優秀的人,其實去做了一個比較逆天的事情,像我們公司的CTO,清華大學天津高考狀元,我們CO是浙江高考狀元,我覺得一些最優秀的人放在這裡面,就老跟百度做競爭,雖然我們打的口號是把邪惡的公司給趕下去,但是我內心知道,其實是把一些最優秀的人耗在了一個不是最有效率的事情裡面。   

那麼到今天為止搜狗的份額,我簡單提一下,但我更多想看到一個大家沒想到的地方,那麼我們看第二個圖,搜狗搜尋,我們在國內是排名第二,17.8%的份額,大家想知道搜狗在全球的搜尋份額排第幾嗎?全球搜尋裡面第一是Google,第二是百度,第三就是搜狗,第四是Bing,所以我們可以講到,在全球裡面是第三大的搜尋引擎,不是我們多強,而是在於中國市場足夠的大,我想給大家這樣一個概念,但第二的話呢,我們輸入法現在做的非常的大,我們在去年IPO的時候,我發現一個事情,美國人完全不懂得輸入法是什麼,我跟他在路演的時候去講,我的英文不是足夠的理想,但是講多了也會比較熟悉,講完就發現一個問題,老外好像聽懂了,覺得你的輸入法確實很厲害,下去就問你,你們輸入法在微信裡面用的時候需要跟微信談合作嗎,這個從頭講到尾,講到最後他不知道這是一個獨立的軟體,文化不同的時候,那麼他的使用體驗不一樣,其實這種理解是非常的淺,在這個事情當中就意識到了不同的文化理念,即便中國我們在中國排名第一的輸入法,對他們來講是一個很陌生的概念,不知道這是幹嗎用的。   

我們在這裡面做了很多的工作,就先不多提了,給大家提一下我們最終現在,讓我興奮的一件興奮,我認為搜狗在裡面能夠做到全球最好,是什麼呢?就講到翻譯這件事情了,那麼前面我跳過了幾頁,人工智慧現在發展的比較快的時候,這裡面最難的一件事情其實就是自然語言處理,在行業中間有句話,自然語言處理是人工智慧民族上的皇冠,就語言這件事情是代表人對世界的一種認知,它是一種知識和推理的這樣一種承載者,所以難度高於影象和語音處理,這狗都能聽東西對吧,但語言對一個動物來講是很難學會的,我們搞神經科學都知道,這種建立語言這個認知,其實對人的智力是巨大的消耗。   

而且語言裡面,我們做三件事情,一件是對話引擎,一件是問答引擎,前面跳過去了,一件事情就是翻譯,那翻譯在問答對話裡面,其實應該是能夠最早成熟的,隨著這個深度學習2012年開始突破,在這三個領域裡面,就對話問答和翻譯裡面,最大突破的是翻譯,如果大概在三四年前翻譯都知道,就翻譯軟體其實是不靠譜的,那麼你翻中文到英文之後,他是流暢性很差,雖然意思很對,但今天在用的時候就翻譯軟體變的非常的流暢,搜狗在做AI的時候,我們的一個使命是把這種技術非常快的落地到我們的應用裡面去,國內很多創業公司做了大量的這種研究工作,但是其實是沒有應用的場景,搜狗我們是兩個核心產品,一個輸入法,一個搜尋,這兩個都是跟文字打交道,以前的做法是在跟中文,你說中文,用搜狗輸入法,然後你要用中文去找資訊,用搜狗的搜尋,那隨著現在翻譯這樣一個技術進步,我們做了非常多的投入,現在也有一些大的進展,在前年時候是首次是全球首次在一個我們叫烏鎮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上做了同聲傳譯的系統,今天很可惜沒有把它給帶過來,因為網路部署原因來不及了。   

同時,去年我們在烏鎮世界網際網路大會裡面,就不僅是有字幕提示,而且可以用男聲、女聲甚至包括我自己的聲音,能夠做同聲的傳譯,已經達到接近人工翻譯的水準,還會有一點點距離,我相信在未來兩年裡面這件事情就可以真正突破了,我們把翻譯還用到了搜狗的輸入法和搜尋裡去。   

為什麼這件事情特別重要呢,我覺得這裡提了一個概念,就叫做通天塔的故事,在《聖經》裡面講到人類當時很囂張,是想建一個通天塔,能夠跟上帝做對話的,但上帝很生氣,覺得你們藐視他的權威,就讓不同的種族人說不同的語言,最後大家就沒有辦法把這個塔構建起來,這件事情裡面我們得到一件事,就是語言的溝通是一個非常核心的問題,所以後來我們就通天塔的故事來比喻翻譯上的突破。   

今天輸入法是可以做到當你說中文的時候,能夠自動把他翻譯成英文、日文和韓文跟老外進行溝通,然後你的搜尋引擎是全球獨家現在做到輸入中文的時候,然後他能夠在背後去搜尋英文、日文、韓文的網站,透明的讓你中文去做閱讀,更多的中國人能夠有機會去跟全球進行溝通,或者獲得全球的這樣一個資訊,在座各位的英文能力會好很多,但是我們相信對祖國十多億中國人而言,如果想成為一個世界強國,除了文化上找到自己的根基以外,還一定要能夠做到跟世界無縫的交流,中國是更有動力做好這件事情,我跟Google聊過,對他們而言,做翻譯是一個秀肌肉的事情,秀自己的技術實力,但對我們而言,這是解決根本的問題,就像做輸入法一樣,我們會比Google做的更加的認真,所以這個裡面我們做了非常多的努力。   

另外我們也在今年剛剛釋出了我們的搜狗的翻譯寶,能夠去做中英文的交流,在飛機上可以跟空姐可以用,這些爸爸媽媽們他們到美國來真的有這些同學父母是走丟了的,這種情況下給他們這種裝置,就能方便他們到這邊來就自由行,然後我們也有給學生用的翻譯筆,也會在下個月開始做釋出,所以這裡面搜狗本身之前有自己的這樣一個使命,是表達獲取更加的簡單,以前是中文領域裡面去做,往下我們是利用現在新的AI技術,是可以跨國的能解決文化交流的問題,這是我們能夠使得大家凝聚力量裡面做到自己的一些貢獻,謝謝。

王小川:搜狗能夠存活是奇蹟,現在全球市場份額第三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