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克伯5小時國會作證實錄:獨戰群雄 提問更尖銳

祖克伯

鳳凰網科技訊 據Recode北京時間4月12日報導,Facebook CEO馬克·祖克伯(Mark Zuckburg)週三在美國眾議院商業委員會面前就資料洩露醜聞作證,以下是此次聽證會的實錄。

北京時間晚21:55分:聽證會第2天,我們今天又來到聽證室,此次聽證在美國國會大廈對面的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辦公大樓舉行。聽證室感覺比昨天更小,但都一樣混亂。Facebook團隊出現,其中包括公共政策和全球通訊高階副總裁艾利特·斯拉格(Elliot Schrage),他和公共排隊等候入場。

21:56分:祖克伯進入聽證室並坐下。密集閃光燈拍照聲,就像昨天一樣。室內比昨天更加擁擠。

聽證會現場

22:00分:聽證開始。美國眾議院商業委員會主席格雷格·瓦爾登(Greg Walden)致開幕詞。他對Facebook收集的資料數量、這些資料的使用方式,以及Facebook如何就這些問題告知使用者表示了擔憂。

房間擠滿了人。目測在座有55名議員。註定又是一場馬拉松。

22:11分:祖克伯宣讀他的開場白,和他昨天參加參議院聽證時宣讀的宣告相同。

22:16分:瓦爾登首先開始提問。他詢問Facebook是否是一家媒體公司,祖克伯稱Facebook是科技公司(因為科技公司受到的監管更少)。

議員馬克維尼·穆林(Markwayne Mullin)在聽證開始前問候祖克伯

22:18分:祖克伯稱,人們每天使用Facebook產品1000億次。他再次告訴瓦爾登,Facebook不出售使用者資料。

22:22分:眾議院議員弗蘭克·帕爾龍(Frank Pallone)要求祖克伯對他提出的問題回答“是”或“不是”。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一個問題是,他詢問祖克伯是否承諾改變Facebook的使用者預設設定,“最大限度地減少收集資料。”

祖克伯說,“這是個複雜的問題,值得更詳細的回答。”帕爾龍表示很失望。

22:31分:祖克伯試圖向議員鮑比·拉什(Bobby Rush)解釋,為何Facebook不監視使用者。他說,Facebook讓使用者控制自己的資料和隱私設定,例如可以刪除自己的資料。“監視組織不會讓人們刪除他們的資料,甚至不會讓人們知道他們在收集什麼,”祖克伯說。

議員拉什提問祖克伯

22:35分:議員們提出新的話題,稱Facebook在社交媒體領域面臨的競爭太少。祖克伯則表示,美國人平均使用8個不同的應用來溝通和保持聯絡,所以Facebook並未形成壟斷(他昨天也這麼說過)。

22:41分:眾議院議員安娜·艾舒(Anna Eshoo)問祖克伯,他是否會為了保護使用者個人隱私而改變Facebook的商業模式。祖克伯稱,“我不太確定這是什麼意思。”

22:48分:“我們正在研究,”祖克伯在回覆Facebook是否計劃起訴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時表示。

22:50分:聽證會開場僅45分鐘,但似乎祖克伯受到的拷問比昨天更嚴格。議員們提出的問題更加尖銳,許多議員對祖克伯的回答表現出明顯的失望。許多人提出了“是”或“不是”的問題,而祖克伯則試圖解釋更多細節。

22:55分:Facebook提供的隱私和資料控制似乎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多。祖克伯對很多的問題的回答都是“我們已經這麼做了。”顯然,很多人都不知道Facebook提供了這些隱私功能,該公司也明顯需要更好的向人們傳達資訊,告知使用者可以如何保護自己。

23:01分:眾議院議員瑪莎·布萊班克(Marsha Blackburn)將Facebook的“社群”比喻成“楚門的世界”,即一個人的生活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別人注視。

23:05分:布萊班克詢問祖克伯關於Facebook審查制度的問題,不過由於她提問的時間已經不過,她和祖克伯並未就該問題展開太多交流。祖克伯回覆稱,他並不將Facebook所做的事視為審查,但有很多內容,例如恐怖主義內容,每個人都同意刪除。

無所不在的長槍短炮

23:15分:議員邁克·道爾(Mike Doyle)表示,他對Facebook直到媒體在2015年告知這家公司後才知道劍橋分析不當獲取使用者資料感到震驚。他問道:“你們是否經常通過媒體瞭解這些違規行為?”祖克伯表示有時會這樣。道爾還評論稱,相比使用者隱私,Facebook對開發者夥伴要更加忠誠。

23:25分:議員約翰·夏考斯基(Jan Schakowsky)詢問祖克伯,亞歷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劍橋大學教授,他通過應用收集了數千萬Facebook使用者資料,並將其賣給了劍橋分析公司)是否還向其他公司出售了資料。“我認為不會很多,但當我們完成審計時,我們會知道更多情況,”祖克伯說。

23:42分:議員們提出了更尖銳的問題。隨著中場休息時間即將到來,祖克伯很可能不會像昨天那樣自願繼續留在座位上,回答議員的提問。

23:46分:休息時間到。祖克伯沒有繼續留在座位上。

23:58分:祖克伯返回座位,緊隨其後的是Facebook公共政策副總裁喬爾·卡普蘭(Joel Kaplan)和Facebook法律總顧問科林·斯特萊切(Colin Stretch)。祖克伯剛落座,議員萊昂納德·蘭斯(Leonard Lance)就表示,Facebook審查內容的方式讓他“深深地感到被冒犯”。

0:09分:祖克伯再次為Facebook基於廣告的商業模式辯護。他的主要論點是,這種模式讓人們可以免費使用Facebook。議員佈雷特·格里斯詢問,為何Facebook不能簡單地運營廣告,而不是向使用者定向投放廣告。祖克伯說,這種方式對廣告主來說成本太高,花費很多錢接觸他們可能並不感興趣的使用者。此外這對使用者也不利,因為他們會看到很多自己不感興趣的廣告。

祖克伯

0:18分:議員皮特·奧爾森(Pete Olson)詢問祖克伯,Facebook在使用者身上進行的一項實驗持續了多長時間。該試驗的內容是觀察News Feed中的內容對使用者情緒產生的影響。祖克伯只是表示,Facebook常常會進行測試,觀察其服務對使用者產生了哪些影響。

0:28分:眾議院議員大衛·麥金利(David McKinley)詢問:Facebook是否允許線上藥店在沒有處方的情況下銷售違禁藥物?

祖克伯的回答是“當然不會”。

麥金利發出該提問很可能是因為,他感覺Facebook在評估內容和刪除違禁物品方面做的很差。“你打算什麼時候把這些帖子撤下來?你知道它們就在Facebook上,”他問道,顯然是指線上藥店促銷非法藥物的帖子。

祖克伯稱,Facebook需要開發更多的人工智慧工具,以跟上人們分享的大量帖子。實時監控網站內容一直是Facebook最大的挑戰之一。由於Facebook龐大的使用者規模,該公司目前還做不到這一點。

Facebook成為最不受信任的美國科技巨頭

0:37分:議員亞當·金格(Adam Kinzinger)拿起他的手機,向祖克伯展示有人利用他的照片註冊了一個名稱類似的假賬號。“看起來很像我,只不過這個賬號的主人的說他來自倫敦,住在紐約,”金格說道。他並稱這種情況經常發生。“它利用我的照片,勒索別人的錢財。”

祖克伯承認這是個問題。“假賬號總體而言是個很大的問題,因為假新聞和外國選舉干預等問題就是這麼來的。Facebook需要更多的人工智慧工具來應對該問題,”他說道。

0:45分:議員摩根·格里芬斯(Morgan Griffith)說,他看到有選民在Facebook上發帖,稱“摩根·格里芬斯是一個流浪漢”,他認為這是“錯誤訊息”。

0:50分:祖克伯回答道,我們正在打擊這麼幾種假新聞:1、垃圾資訊製造者( Spammers)。這群人沒有意識形態上的追求。我們把他們找出來,這樣他們就無法在我們的平臺上投放廣告;2.國家行動者(State actors),就像俄羅斯的“網際網路研究機構”(IRA),這些人建立虛假賬號。Facebook需要建立人工智慧系統開協助找出這些人。

Facebook還聘請了第三方事實核查員,人工審查假新聞,在發現假新聞後向使用者標出。

0:58分:剛才眾議員伊維特·克拉克(Yvette Clarke)可能稱呼祖克伯為“Mr. Zuckerman”。另外,聽證會快要接近三個小時了。

1:03分:克拉克隨後又提出了一系列非常微妙的問題。首先,她問道,研究人員科根通過他的應用收集使用者資訊,並把它賣給劍橋分析公司,這是否違反了Facebook的政策?祖克伯回答稱,是的。

然後,她又問道,奧巴馬在2012年的競選活動是否也違反了相同的政策,因為他以類似的方式通過自主應用收集使用者資料。在劍橋分析醜聞曝光後,許多人指出了這一點。

“沒有,議員,沒有違反,”祖克伯稱。

這些提問的微妙之處在於資料收集方式本身實際上不是問題。當時,奧巴馬和科根收集使用者資料的方式均符合Facebook政策。區別在於,科根隨後把資料出售了,而奧巴馬只是使用了資料,但並未出售。出售資料違反了Facebook的政策,收集資料則符合規定。

過去,Facebook允許開發者在未經使用者同樣的情況下收集他們的資料,但是不准他們把資料出售給其他任何人。

1:17分:今天的最佳提問來自眾議員比利·隆(Billy Long),他問道:“Facemash網站現在怎麼樣了,還在執行嗎?”

Facemash是哈佛版美女評選網站,是祖克伯在建立Facebook前在哈佛建立的網站。它已經在15年前關閉。

1:25分:聽證會現場已經走了許多人。在聽證會一開始在第二排就坐的20名議員中,只有3名還坐在那。

聽證現場

1:29分:議員們仍在提問一些關於Facebook廣告業務運作模式的十分基本的問題。例如,眾議員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向祖克伯提問,如何向廣告商授權訪問使用者資料。祖克伯解釋稱,廣告商不需要訪問資料,但是會根據這些資訊鎖定目標使用者群。

1:38分:聽證會第二次進入5分鐘休息時間。在作證開始前,現場空蕩蕩的。

1:54分:這次休息的時間有些長,都快20分鐘了,還沒見到祖克伯人影。

1:56分:在等待祖克伯之際,迅速看看Facebook的股價表現。Facebook今天的股價小幅上漲。和昨天相似,似乎沒有人特別關注祖克伯今天在這裡的回答。

Facebook股價在聽證期間上漲

1:57分:祖克伯剛剛回來,聽證會繼續。

1:59分:眾議員蘇珊·布魯克斯(Susan Brooks)詢問,Facebook在防範恐怖主義上發揮了哪些作用?祖克伯稱,公司擁有一支200人的反恐團隊,他們利用人工智慧技術尋找與恐怖主義相關的內容,在最短時間內撤下這些內容。

2:15分:祖克伯表示,對於歐洲將於下月執行的《通用資料保護條例》(GDPR),他並不擔心。“我認為,對於網際網路行業來說,GDPR的出臺整體上來說是一件非常積極的事情”。當被問及GDPR的不合理之處時,他表示還需要好好研究一下。

2:19分:祖克伯還被直截了當地問道:何為仇恨言論?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它一直困擾著我們,”他回答道。祖克伯補充稱,在內容稽核決定上,Facebook受到了國會兩黨的一致批評。

2:20分:眾議員克里斯·柯林斯(Chris Collins)表示,他認為此次聽證會積極的一面是,弄清了Facebook沒有出售資料這一事實。在祖克伯經過了9個多小時的作證後,Facebook必須祈禱人們知道並相信Facebook沒有出售資料。

2:33分:聽證會快要結束了,整體氛圍似乎和一開始發生了很大變化。幾個小時前,現場擠滿了人,眾議員似乎卯足了勁,對祖克伯很生氣,常常打斷他的發言。現在的氛圍已經舒緩了許多,對話也變得更親切。

祖克伯

2:50分:眾議員傑夫·鄧肯(Jeff Duncan)直接舉起了美國《憲法》,向祖克伯背誦第一修正案。眾議員凱恩·克萊默(Kevin Cramer)開始提問最後一組問題。

2:53分:克萊默表示,Facebook需要在主動尋找平臺上的惡意內容上做得更好,尤其是需要取締平臺上的“非法藥物網站”。

“請做得更好些,”他表示,“我不指望你們做得完美,但是希望你們更加重視它。”

祖克伯安撫他稱,Facebook確實在主動設法移除Facebook上的惡意內容。但是在過去,Facebook一直依靠使用者標記惡意內容,然後再刪除這些內容,這導致了一些惡意內容留在Facebook上的時間遠遠更長。現在,Facebook依靠新的人工智慧演算法來解決其中的多數問題。

2:57分:沃爾登做最後總結。他告訴祖克伯,他對祖克伯的建議表示歡迎。祖克伯建議國會議員與其他公司CEO探索隱私問題。

3:00分:休會!祖克伯與幾位眾議員握手,然後被引領著走出正門,朝著大樓出口走去。當他離開時,人們在喊他的名字。

3:01分:經過足足5個小時的作證後,眾議員能源和商務委員會的聽證會結束了。在兩天內,祖克伯的總作證時間達到10個小時。(編譯/揚帆、簫雨)

祖克伯5小時國會作證實錄:獨戰群雄 提問更尖銳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