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鰲時間︱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供應鏈是我們的強項

原標題:博鰲時間︱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供應鏈是我們的強項

對於造車新勢力與傳統車企來說,白熱化競爭已經到來。一面是威馬、小鵬、蔚來等新選手的頻頻出手,一面是傳統車企進軍新能源車市場。

(圖片提供:全景視覺)

新能源車生產者需要面對的問題是,2018年新車量產賽跑已經開始,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認為,新造車團隊的時間視窗只有兩三年時間,如果到不了10萬臺的銷量,就沒法活下去。

資料顯示,中國2017年純電動乘用車完成銷量46.8萬輛,增幅82%。由此看來,在新舊車企勢力的夾擊下,新車企年銷量10萬臺的目標難言輕鬆。

在新入局者中,威馬汽車在融資、生產資質等方面走到了前列,但對於一家初創企業來講,挑戰遠未結束。供應鏈、渠道、銷量也是需要面對的種種難關。

威馬汽車首款量產車EX5的試裝車近日在溫州工廠下線,並將於4月份北京車展公開售價,下半年大批量交付使用者。這也意味著威馬汽車的量產化拉開序幕。

沈暉在博鰲亞洲論壇期間接受經濟觀察網專訪時表示,現階段威馬的挑戰是能否按原來計劃進行線下大批量交車。但目前從團隊、計劃性上來講,絕對有足夠的能力去應對。“我們留了足夠的時間,團隊用足夠的重視來解決這些問題。”

毫無疑問,在量產階段,能否保證大批量交車以及交車質量,供應鏈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傳統車企出身的沈暉顯示出強烈的自信,“供應鏈是我們的強項,很多核心的供應商都或多或少有過互相幫助和發展,當時我們也支援過他們,現在我們創業的時候就可以’刷刷臉’,而且我們會真正讓供應商跟著我們一起賺到錢。”

但“刷臉”只是一句玩笑話,在商業法則中,核心競爭力才是關鍵。尤其對於沒有信用積累的初創企業來說,有時資本的力量也顯得微弱。沈暉對這點有非常清醒的認識:無論是造車新勢力也好,老造車勢力也好,供應商願意投入時間、資源、精力的合作者,必定是相信對方能走得更遠。

供應商合作不是靠錢

如果拋開智慧化、電動化、自動化這些概念,迴歸到汽車行業本身,生產製造一輛汽車無疑是最根本和最核心的環節。汽車作為最為複雜的產品之一,生產環節的供應鏈管理顯得尤為重要。相對於沉澱多年的傳統車企來說,從零開始的初創企業如何在供應鏈上突破,也是考驗之一。

這個考驗被沈暉稱作初創企業無法迴避的“坑”,這個坑意味著,作為一輛智慧硬體,電動智慧汽車大概有70%的價值是供應鏈提供的。

沈暉告訴經濟觀察網,傳統汽車是世界上面最複雜的硬體,而威馬在做的是世界上最複雜的智慧硬體。智慧汽車不像手機、電視機、小米手環這麼簡單,整個系統太複雜了。“說實話肯定是有無數坑,只是說你大概知道這個坑在哪,或者說你萬一不小心掉進去你很快爬得出來,如果沒有這方面經驗的,你第一個不知道坑在哪、第二掉進去不知道怎麼爬出來”。

面對創造70%價值的坑,怎樣填埋直接關乎一個車企的命運。對造車新勢力來說,壓力不僅來自傳統車企的壓制,還在於初創企業自身的零信用。在汽車圈,“砸錢求合作”的車企是有的,而在供應商眼中,也能以此判斷車企的差距。

這時,企業管理者的作用又一次凸顯。“大家可能不知道,威馬團隊最大的優勢就是在供應鏈圈的聲譽。我們這批人原來在跟供應鏈的這些合作伙伴裡面,有一些直接合作過,有一些沒有直接合作,但他們會去打聽。”沈暉說。

一直以來,很多人在試圖弄明白威馬的車外互動等合作商,沈暉告訴經濟觀察網,這類供應商是威馬團隊長期培養的結果,並非簡單的威馬去年下了一個訂單,今年對方提供產品。

事實上,沈暉認為這種模式是做不好的,“我們有一大批早期的鐵哥們,一起判斷把他們的新技術是不是使用者需要,使用者需要的話,是不是可以量產。”在沈暉的眼中,原始積累才是威馬故事的開端,這也是他認為供應鏈是威馬汽車強項的原因。

補貼取消帶來行業洗牌

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火爆一次又一次得到驗證。4月9日,北京小客車指標調控管理辦公室公佈,北京新能源汽車指標申請突破23萬人,排號已到2023年。這意味著,根據2018年小客車指標配置數量的相關規定,2018年新能源小客車個人和單位指標首期已全部用盡。

自2010年以來,中國政府一直都在提供財政補貼等激勵措施來刺激新能源汽車的普及。據彭博社訊息稱,到2015年時,中國政府針對新能源汽車的累計補貼金額已經達到了590億元人民幣。而2016年和2017年的補貼金額總計為830億元

根據頂層設計,在2020年之前,中國針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將進一步削減,直到2020年年底全部取消。很顯然,政府通過補貼刺激市場的效果已經達到,接下來的下半場將是車企之間的廝殺。

補貼的逐漸取消,將加速那些沒有競爭力的電動汽車廠商逐漸退出新能源汽車這個快速增長的行業。沈暉認為,這意味著行業洗牌期的帶來。

“我們團隊從第一天開始造車就說必須造一款使用者體驗好,大家用得爽、用得起的車,而不是靠補貼。靠補貼,誰都知道遲早會斷掉的。”沈暉認為,有沒有補貼其實對競爭關係來講都是一樣的,威馬的產品將來沒有補貼也會很有競爭力。但對於使用者來講是怎麼把產品做好,讓使用者沒有補貼也願意買。所以威馬要做一個沒有補貼使用者也願意掏錢買我們產品的,這才是真正的公司才能長久發展的。

威馬20萬左右的定價似乎也在說明,怎樣在智慧化和親民化中尋求一種平衡,才是造車新勢力的生存之道。畢竟,新入局者的銷量競爭即將開啟。

沈暉告訴經濟觀察網,之所以將價位定在20萬左右,主要考慮的是供應鏈管理和產品定義。“從成本上面,你產品定義準了,使用者需要的東西都有,使用者不需要的東西都沒有。這種情況下,自然就對後續的一系列的成本控制有巨大的優勢。同時我們到時候要把這個量跑起來了,對研發費攤銷方面還是有很大優勢的。”

事實上,中國的新能源汽車關於國家戰略安全、能源安全。中國依賴超過一半的石油依賴進口,進口石油中超過70%是被汽車燒掉的。從能源安全形度的角度講,電動汽車是大勢所趨。

沈暉認為,國家從戰略安全形度,對新能源汽車行業推一把無可厚非。政府對初創行業的行政補貼是很正常的,全世界都這麼幹,包括原來沃爾沃在芬蘭的電動汽車曾經佔到市場70%,就是因為當時政府給了極大的補貼。 

沈暉告訴經濟觀察網,未來行業的不確定性在於產品。針對市場份額,使用者將更加開放、年輕、願意接受新技術、新品牌。威馬將來是否在每個細分市場都能做得好、都能進去是不確定的,至少現在還專注在其中一個細分市場,把這個產品做好。

— END —

博鰲時間︱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供應鏈是我們的強項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