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是錯誤的投射

類別: 心理

——Psy525.cn

憤怒是審判造成的,我們設立了一些幻想,選擇過高的標準,並以這些標準衡量別人。他們可能不知道有這些標準,但是我們根本不管。 ——525心理網

所以我們生別人的氣,是因為他們不符合我們的預期。而且這種預期可能是不切實際的,所以他們不可能配合我們。

我有一名病人回憶說,她小的時候非常苦惱,因為她沒有金色頭髮,而母親為此很不高興。多悲哀!

兒童的創傷如果是由父母不合理的預期所造成的,會很難療愈。我們必須去理解,父母的期待可能是錯的或虛幻的,這個理解不能只是依頭腦與智性,還必須用我們的心去掌握。

問自己一些問題,不要審判或批評,觀察意識裡跑出什麼想法、感覺與形象。

父母親對你的要求與預期,如何不合理?你會偶爾配合他們的扭曲要求嗎?他們用你當做實現願望的替代品嗎?或是利用你當傳聲筒?

過度關心別人的意見,顯示你已被利用來成就別人的目的。理想上,你不應該太在乎別人對你的看法。如果你做的事是對得,請用同情的行動找出自己的真理。

內疚是一種自我憤怒的形式,把憤怒的物件轉向自己。你對自己失望:你沒有配合完美自我的預期。

憤怒是自我的防衛,防衛恐懼。恐懼被羞辱、被矮化、被嘲笑、沒面子,沒錯,這些都是恐懼失去,恐懼達不到目的。我們認為憤怒"保護"我們,讓我們對付別人,這些人也可能對我們很生氣。

憤怒是一種有害、無用的情緒、憤怒會被理解與愛解消。

當負面的情緒被理解,當負面情緒的根源被明照,情緒後面的能量就會減弱或消失。憤怒之時,健康的反應就是去找出憤怒的原因,可能的話又要修整局勢,然後放下憤怒。

我們都是互相關聯的,都是一樣的。我們都同在一條船上。

憤怒之下通常有悲傷。憤怒是我們傷心絕望的保護衣。你可曾注意,有愛的人少有憤怒。他們有不同的節奏,而憤怒不是他們的節奏,悲傷也不是。愛的節奏完全不一樣,憤怒與絕望的能量激不起那種節奏迴響。

生氣的時候,身體制造出有危害的化學物質。可是,我們完全不願身體與情緒的不良後果,還是緊抓憤怒不放。人真是頑固的物種。

媒體把憤怒的人當作角色模範投擲給大眾。藍波的憤怒從未停過,我不知道他懂不懂什麼叫做微笑,他的憤怒常被塑造為正義之怒,然後他們可以暴怒不已,甚至殺人洩恨,其實這是不對的。

這種塑造對我們是決大的傷害,憤怒應該避免,而不是被鼓勵。

憤怒鼓勵我們把恐懼投射給別人,憤怒造成暴力、戰爭以及無數破裂的心。憤怒毀滅我們,由外而內,也由內而外,從荷爾蒙化學物的分泌到敵人的子彈。

理解愛,消解憤怒。

我注意到自己的狀況。我住邁阿密,如果開車出去,有人故意擋路,我會生氣。可是當我在加勒比海的小島度假時,如果也有人做同樣的事,我不會生氣。我的觀點在度假時改變了,不會粗魯無理。可是憤怒沒有區域性;既然我的內在能改變,不生氣也可能發生在邁阿密。

放下恐懼,開啟心

你有與自己的關係,也有與別人的關係,你曾住過許多身體,活過許多時代。所以問問現在的自己,為什麼那樣恐懼。你為什麼害怕做合理的冒險?你害怕聲名受損、害怕別人怎麼想你嗎?這樣恐懼來自童年的制約,或是更早之前?

問自己這些問題:有什麼損失?最差的狀況是什麼?用同樣的方式度過餘生,我滿意嗎?

死終究會降臨,跟死相比,這樣算是冒險嗎?

情緒上受到威脅時我們樹立起來的牆就是恐懼之牆,我們害怕被傷害、排拒、放逐。我們被自己內在的脆弱威脅,於是撐起圍牆,讓我們不去感覺。我們壓制感情。

有時候,我們抗拒威脅到我們的人,甚至在他們抗拒之前,迎頭痛擊他們。這種自我保護的方式,稱為“反恐懼的防衛”(counter-phobic defense)。很不幸,我們的恐懼之牆所帶來的傷害比別人還大。

牆擋住我們,封閉我們的心,惡化我們的狀況。只要被牆擋住,剝離我們的感情與情緒,就永遠找不到受苦、脆弱、恐懼的根源。我們不能瞭解問題根源。我們沒辦法治療,沒辦法整合。

經驗超越信念。教他們去經驗。移走他們的恐懼,教他們去愛,去幫助別人。

閉上眼睛,做幾次深呼吸。讓你的高牆倒下。不帶審判、批評、內疚,檢查牆底下有些什麼。什麼是恐懼?為什麼要保護自己?要怎麼治療這個恐懼?如何再度整合。

只要真正瞭解恐懼與恐懼的根源,恐懼就會瓦解。你的心將再度開啟,然後感覺到歡樂。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憤怒是錯誤的投射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