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大會奪冠“走紅”外賣小哥:打算回老家創業

原標題:詩詞大會奪冠“走紅”外賣小哥:打算回老家創業

4月4日,《中國詩詞大會》第三季總決賽落幕,來自杭州的外賣小哥雷海為獲得總冠軍。央視截圖

平常工作中的雷海為。受訪者供圖

4月4日晚,《中國詩詞大會》第三季總決賽現場,來自杭州的外賣小哥雷海為,戰勝北大碩士彭敏,獲得總冠軍。爆冷門的比賽結果,讓雷海為成為“網紅”。

昨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雷海為說,7歲起讀詩,喜歡文字的韻律感,至今仍隨身攜帶一本《唐詩三百首》。從20歲離家起,雷海為已經在外漂泊17年,儘管物質生活並不如意,也一直未成家,但是在他看來,“詩與遠方”是一種永恆追求,讀古詩詞,是一種精神上的寄託。

午休時間讀《漢語語音史》

新京報:獲得總冠軍後,生活上有什麼變化?

雷海為:周圍人都是通過看電視,知道我拿了總冠軍,從4日晚上之後,生活就發生了一些變化。比如身邊的工友們,覺得很意外,很驚奇,會說我“很厲害”之類的;然後就是各種人回來拜訪,加上一些媒體採訪,也沒有辦法繼續工作,所以5日之後我就沒有再送外賣了,一直就在家裡。

新京報:之前是什麼樣的生活節奏?

雷海為:以前是每天上午8點鐘起床,然後要做飯,把早飯和午飯一起做了。上午出門送外賣,大概10點半開始忙,一直到下午2點半,之後就是回來吃個午飯,換一個電瓶。中間我會休息一個多小時,用來好好地看看書。然後從下午4點半開始,忙到晚上8點半以後。

新京報:收入上怎麼樣?

雷海為:夏天的話是旺季,一個月可以到8000多元,現在淡季的話,差不多就是4000多元。

新京報:利用午休時間讀書,會跟周圍人格格不入嗎?

雷海為:現在和7個同事合租,他們一般回來就是打手遊,或者看視訊。平時大家各玩各的,很少管別人的事情。

新京報:一般會讀些什麼書?

雷海為:經常帶在身邊的,就是一本《唐詩三百首》。前兩天發現一本好書,叫《漢語語音史》,因為我對於古漢語發音一直就很感興趣,所以就買來帶在身邊,休息的時候讀一些。

新京報:關注古漢語發音,與喜歡讀詩有關係?

雷海為:是的,之前我讀古詩的時候,發現很多地方並不押韻,感覺很奇怪。因為按理來說,所有的詩歌都是要合轍押韻的,後來就去查一些資料,才知道原來古漢語的讀音和現在的漢語讀音差距比較大。一些現在讀起來不押韻的詩句,用古音讀,就會顯得流暢很多。一直以來,我都比較想探究下,這些古代的詩歌,在產生的那個年代,到底應該怎麼讀。

舉一個例子,比如大家耳熟能詳的“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這一句詩,按照現代漢語,最後一個字的讀音是“xie”,但是這樣讀是不押韻的,讀不通。後來我去看這方面的書籍,才知道這個字在唐代讀作“sia”,是一個現代漢語已經消失的音調,叫尖團音,如果用唐代語音去讀,那這一句就是押韻的。

“看到喜歡的詩就想背下來”

新京報:為什麼會對古詩詞感興趣?

雷海為:跟小時候的家教有關係,也跟父親有關係。父親做過一段時間的小學教師,後來在基層司法所工作。小時候,家裡要求很嚴,上學後就強制我背唐詩。

第一次背詩是在七歲的時候,還記得背的第一首詩是《題臨安邸》,“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當時就很喜歡這種有韻腳,又朗朗上口的句子。發展到後來,背詩詞的興趣,要比讀課文的興趣大很多。一直到現在,我的現代文讀得都很少,只是偶爾會看一些小說。

新京報:是刻意去背誦,還是反覆閱讀之後自然記憶?

雷海為:學生時代,主要就是老師要求背誦。2004年,我開始自學詩詞格律之後,對這一塊的興趣更加濃厚,開始大規模的背誦。

其實就是刻意地去背,看到自己喜歡的詩,就很想背下來。相比較而言,我覺得自己的記憶力比較有優勢,小時候大人就說我記憶力好,讀書的時候背誦也比同班同學要更快。

新京報:為什麼會去參加詩詞大會比賽?

雷海為:第一次看到,是在電視上。因為非常喜歡詩詞,所以很想去試試。後來找到報名渠道,就填寫了報名材料。

一開始沒有抱什麼希望,因為參加的選手非常多,很多在學歷上、經歷上都很強,所以沒有想過能拿什麼名次。

新京報:比賽的流程是什麼樣?

雷海為:前後差不多半個月時間,一共三關,第一關是電話測試,通過後參加現場海選,最後前一百名再進行決賽。其實闖到後面時,感覺名次已經不重要,因為據說有10萬人參賽,能進前一百就很不錯了。後來能奪冠,真是沒有想到。

新京報:怎麼看待自己奪冠後成為“網紅”?

雷海為:這麼多人關注我,其實關注的不是我個人,這種現象證明,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喜歡傳統文化,我認為這是一種好現象。

打算回老家創業

新京報:這些年的經歷是怎樣的?

雷海為:我的老家在湖南洞口縣,20歲那一年,就是2001年,中專畢業從老家出來。在中專裡,學習的是電工,所以首先去深圳一家工廠做了半年電工;2002年跑到上海,先是在磁懸浮列車工地上做挖電纜的小工,後來換了很多工作,包括在洗車場做洗車工,在餐廳做服務員,還做過推銷員。後來到一家禮品銷售公司工作,才算是穩定下來。

新京報:後來怎麼到了杭州,做起外賣小哥?

雷海為:2008年的時候,上海的公司改行,我就走了,但是在上海一直沒有找到更好的工作機會。上海的工作節奏很快,壓力比較大,當時我已經27歲,想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穩定生活下來。

這段經歷跟古詩詞也有關係。讀詩時發現,古詩詞裡描寫杭州的非常多,包括小時候背的第一首詩,就是講杭州的,對杭州比較嚮往,於是就來了。第一份工作也是做禮品銷售,但是因為工作模式不一樣,不太習慣,後來去了一家廣告公司。2011年,快遞業興起時,我開始送快遞,到2015年外賣行業興起,收入比較高,就開始全職送外賣。

新京報:喜歡現在的工作狀態嗎?

雷海為:我不是很喜歡送外賣這個工作。對我來說,這只是一種維持生計的手段。杭州這邊的冬天非常冷,我的眼睛不太好,風一吹會流眼淚,夏天又很熱。有可能的話,希望找一份跟自己興趣愛好有關的工作。比如我喜歡詩詞,就比較想從事文字類的工作。

新京報:理想中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雷海為:理想中的生活狀態,就是做一份自己喜歡,能夠帶來快樂的工作。這樣的話,我會覺得這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種享受。

送外賣不是一個長久之計,因為受到年齡的限制,身體趕不上。打算再送一兩年回老家去創業,可能是做養殖,具體的還沒有想好。

新京報:怎麼理解“詩與遠方”?

雷海為:現在很流行說“詩與遠方”,我認為這是人世間的一種追求,永恆追求,不管眼下的生活環境怎麼樣,人都要有夢想要有追求。

對我來說,詩歌意味著一種精神上的寄託,我能夠從中得到快樂。遠方就是需要去追求的美好生活。

新京報:將來有了孩子,會讓他(她)背誦詩詞嗎?

雷海為:那是肯定的,要從小培養,而且要耳濡目染,培養對於這一方面的興趣。(記者王煜)

詩詞大會奪冠“走紅”外賣小哥:打算回老家創業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