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巨集斌頻變“臉譜” 樂視網何去何從?

孫巨集斌頻變“臉譜” 樂視網何去何從?

孫巨集斌“裸辭”樂視網(300104.SZ)董事長,讓樂視網再次成為A股“風暴眼”。樂視網《關於公司董事長辭職的公告》近日披露:孫巨集斌申請辭去樂視網董事長,退出樂視網董事會,不再在樂視網擔任任何職務。孫巨集斌自2017年7月21日起入主樂視網,到2018年3月14日掛印而去,當了237天樂視網董事長。

10天之後的3月25日,《對話孫巨集斌:詳解樂視困局和辭任樂視網董事長之謎》(以下簡稱《對話》)在朋友圈“刷屏”,孫巨集斌在《對話》中聲稱,樂視網只剩破產重整、賣資產還債、退市三條路,引發市場極大關注。又過了4天,融創中國(01918.HK)3月29日在香港召開2017年業績釋出會,孫巨集斌又宣稱,“樂視是一個失敗的投資,165億元都計提壞賬了。”

孫巨集斌言論發酵之下,深交所於3月30日發出“問詢函”,要求解釋《對話》提及的樂視網2017年資產減值損失計提不足、變賣核心資產不夠還債等言論。樂視網4月3日回覆:“綜合考慮各項資產減值損失計提計劃,根據截至目前的資料,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未觸發淨資產為負的情形。若2018年公司持續出現大額虧損,則存在淨資產為負的風險。”

樂視網4月4日公告顯示,劉淑青已成為樂視網第三屆董事會董事長。劉淑青為孫巨集斌嫡系、融創舊部。孫巨集斌為何給自己人“挖坑”?市場人士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分析,孫巨集斌很可能是以退為進,謀求進一步控制、重組樂視網。記者未能獲得孫巨集斌及樂視網官方迴應。

入主樂視網、信心漸退潮

在《對話》中,孫巨集斌已然承認,樂視這筆投資對於融創來說,“肯定是失敗了”,但“我從來不後悔”。

原因在於,“投資邏輯是對的:消費升級、美好生活、大文娛、大文旅、醫養還是投資重點”,只是“對樂視網的財務和團隊的判斷有失誤”。

孫巨集斌認為:“樂視的團隊能人輩出,挖來很多牛人,但是沒有形成合力。我們融創是一個很堅硬的核心,很多人都是跟著我很多年。而樂視團隊的戰鬥力沒有我們這樣一支團隊強。”

對照孫巨集斌如今的結論與當初的判斷,實際上還是非常有趣的。樂視網2017年1月13日公告宣佈獲得融創等機構的168億元戰略投資。兩天以後,孫巨集斌和賈躍亭共同出席“同袍偕行,樂創未來”釋出會,均表示這是一次“一見鍾情”的跨界合作。當時,賈躍亭介紹,樂視因為資金緊張,計劃出售世茂工三專案,通過葛洲壩房地產董事長何金鋼結識了孫巨集斌。孫巨集斌自曝,他率隊對樂視盡職調查36天,得出結論是“樂視的團隊也行,戰略也行,就是缺錢,這就好辦了,缺別的那就完蛋了。”

如今,孫巨集斌談及“165億元都計提壞賬了”,頗有“檣櫓灰飛煙滅”的灑脫感。但當初孫巨集斌還是頗多期待的。業內推測,孫巨集斌很早就介入樂視網的日常事務。比如在2017年5月的一次釋出會上,孫巨集斌披露,樂視致新原總裁樑軍已進入樂視網上市公司,全面履行樂視網CEO職責。孫巨集斌還放言:“未來樂視就只有樂視網(上市部分)和樂視汽車,樂視汽車賈躍亭要怎麼玩就怎麼玩,上市公司還有我。”孫巨集斌爆料之後,樂視網於2017年5月21日下午才釋出了樑軍成為樂視網總經理、賈躍亭辭去總經理職務的公告。

辭去樂視網總經理以後,根據樂視網公告,賈躍亭又於2017年7月6日辭去了在樂視網的所有職務。直到2017年7月21日,樂視網再次釋出公告,孫巨集斌當選為該公司第三屆董事會董事長,孫巨集斌器重的樑軍和樂視影業CEO張昭也進入董事會。

儘管當時孫巨集斌表示自己“不想幹樂視網董事長,因為融創的買賣比樂視網大多了”,但他也表示,對樂視網董事長,“要麼我幹,要麼我找一個合作伙伴。要是我幹,這就是融創轉型的一部分。要麼找個合作伙伴,我們甘心做個二股東。”由此可見,經過最初半年合作,孫巨集斌對樂視網還是滿懷期待的,將樂視網視為融創轉型的一部分。但就在外界猜測孫巨集斌將大刀闊斧在樂視網推進“去樂視化”的時候,孫巨集斌的信心似乎開始“退潮”了。

比如,孫巨集斌在2017年9月、也就是賈躍亭辭職2個月以後還表示,“在投資樂視之前,我這輩子已經沒有遺憾了。但是在投資樂視之後,如果不把這個公司搞好,我這輩子就真的有遺憾了。”

但2018年1月23日樂視網線上投資者說明會上,孫巨集斌的態度變成了,“我會盡力(將新樂視做好),希望不留遺憾。但如果仍然沒有辦法,那也只能遺憾了。人生有很多遺憾。”

到了2018年2月23日,樂視網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孫巨集斌乾脆缺席了。

核心資產已被控制

孫巨集斌的思路實際上很明確,樂視應該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上市公司,一部分是樂視汽車。汽車賈躍亭想怎麼弄就怎麼弄,上市公司由他掌舵,樂視其他業務“該賣的賣掉,該合作的合作”。不過,從2017年7月21日成為樂視網董事長開始,儘管孫巨集斌在樂視網人事、日常運營及管理等方面做了諸多佈局,但結果並不盡如人意。

比如2017年8月任命張昭擔任樂視網及上市體系首席內容官,張昭還兼任樂視影業董事長、CEO,向樂視網CEO樑軍彙報工作。孫巨集斌對張昭頗為看重,樂視影業一次釋出會上,孫巨集斌曾拍著張昭的肩膀說,“你不用考慮錢,不用擔心錢,你只要方向對,你有的是錢。”

劉淑青也是從2017年8月開始擔任樂視網高階副總裁,全面統籌樂視網及上市公司體系人力資源、法務、財務、行政管理工作、並向CEO樑軍彙報工作的。

管理層“大換血”之後,樂視網還於2017年8月17~18日召開總監級別以上的核心管理層會議,孫巨集斌在會議上聽取120餘人彙報工作,還強調新樂視的新文化是團結。

為進一步與賈躍亭及樂視劃清界限,樂視網還於2017年9月27日釋出公告稱,擬更名為新樂視資訊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還擬將證券簡稱變更為新樂視,但證券程式碼保持不變。

儘管表面上來看,賈躍亭確實專注於汽車了,孫巨集斌也確實入主樂視網,並主導了一些事情,還試圖進一步“去樂視化”,但凝聚新樂視管理團隊看起來並沒有那麼簡單。在擔任樂視網CEO3個月之後,樑軍於2017年10月遞交了辭呈。相關媒體事後披露,孫巨集斌認為樑軍“太自大”,樑軍方面則稱“早已和孫巨集斌破裂”。樑軍離職以後,新樂視並沒有再任命CEO,而是在2017年10月成立了新樂視管理委員會,張昭擔任主席,劉淑青擔任副主席。

在“該賣的賣掉,該合作的合作”的樂視其他業務上,孫巨集斌也只能抱怨賈躍亭“就是當斷不斷啊,去年他還在說,樂視七子一個都不能少”。

儘管樂視網的改造並不順利、165億元都計提壞賬了,但據此就認為孫巨集斌投資樂視賠本了也未必準確。實際上,正如融創中國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汪孟德在2017年融創中國業績說明會上所解釋的,融創中國在財務計提上的“一次到位”,主要還是考慮“讓樂視資產對未來2~3年融創中國報表的影響幾乎沒有”。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汪孟德曾經在2017年1月15日“同袍偕行,樂創未來”釋出會上指出,“去年我們(融創中國)銷售額過1500億元,到年底超過600億元的現金在賬上。其實作為這筆投資,也就是我們買一兩個專案的錢,在財務上都不是壓力。”實際上,由於樂視土地資源儲備豐厚,融創投資樂視,在房地產主業上已經有所收穫。

融創中國在2017年1月戰略投資樂視以後,工商資料顯示,樂視投資2017年3月13日將重慶樂視界50%股權轉讓給重慶融創。到了2017年12月14日,重慶融創更獲得了重慶樂視界100%的股權,從而將重慶樂視界的重要資產——重慶兩江新區382畝土地資源納入麾下。

另有資料顯示,上海融創在2017年3月10日上午協議受讓了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隆視投資管理有限公司50%股權,從而獲得上海虹橋商務區隆視廣場北樓地上地下3萬平方米的物業所有權。

另外,融創中國在2017年1月通過戰略投資獲得樂視網8.61%股權、樂視影業15%股權、樂視致新33.5%股權。但據4月1日公告,樂視網截至目前持有的新樂視智家(原樂視致新)40.31%股權已被全部質押,其中34.94%股權被質押給孫巨集斌旗下的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創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也就是說,如果樂視網無法按時償還債務,孫巨集斌將持有新樂視智家近70%的股份。

對於樂視影業(2017年9月更名為新樂視文娛,2018年3月27日再次更名為樂創文娛),2017年1月獲得15%股權以後,孫巨集斌旗下的天津嘉睿匯鑫此後又進行了多次增資,累計投入超過20億元,共計獲得40.75%的股權,已成為最大股東。並且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股權,絕大部分也已經質押給融創中國,如果樂視網無法按時償還債務,孫巨集斌最終也將實際控制樂視影業。

孫巨集斌頻變“臉譜” 樂視網何去何從?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