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韭菜與暴富幻想交織 虛擬幣炒作借區塊鏈回魂

業內人士介紹,由於不能公開宣傳,與區塊鏈、虛擬幣投資相關的自媒體作為幣圈人士的訊息來源,正在成為生態中的重要一環。“以前做遊戲的、做娛樂的、做財經的自媒體都轉型做區塊鏈自媒體了。”

真假“區塊鏈”

一度被暫停的虛擬幣炒作熱潮,在春節過後,伴隨著各路投資人士層出不窮的炒作,裹挾著“區塊鏈”高大上的概念,再度捲土重來。

實際上,區塊鏈這一技術落地應用的場景還少之又少,而且仍處於發展早期。普通投資人所投資的“區塊鏈”概念,究竟是真正的前沿技術,還是打著這一旗號的渾水摸魚,在暴富的幻想面前,很多人並不關心事實的真相。只是,區塊鏈技術又該何去何從?

一夜之間,似乎所有做投資的人都在關注區塊鏈,之前不曾關注的也忙不迭加入各種區塊鏈學習群,生怕掉隊。

從真格基金徐小平在500人微信大群中呼籲創業CEO們all in(全進)區塊鏈的內部分享被傳出,再到春節期間一個彙集了徐小平、天使投資人薛蠻子、“比特幣首富”李笑來、快的叫車創始人陳偉星、美圖董事長蔡文勝乃至部分演藝明星的“三點鐘無眠區塊鏈”群紅包雨的發酵,此後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稱“不進各種3點鐘群,有些風口寧願錯過否則晚節不保”的激烈言論,被陳偉星隔空回懟等,一系列熱點事件將“區塊鏈”投資推向熱潮。

以“三點鐘無眠區塊鏈”微信群為發端,各種區塊鏈學習群密整合立,無眠群內的講義被廣泛分享。無眠群內不允許討論炒幣和ICO話題,而在其他區塊鏈學習群內,區塊鏈則成為炒幣者的狂歡。“2018年什麼幣漲100倍”成為這些群招徠使用者的話題。

原本在去年9月份被監管叫停的炒幣之風,挾著區塊鏈概念捲土重來。

區塊鏈領域的“演員”們

“現在區塊鏈領域的各種‘演員’太多了。很多所謂的意見領袖都在拿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大講特講。”一位關注區塊鏈和虛擬幣領域的投資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他拒絕加入各種3點鐘群。

在這場區塊鏈輿論狂歡中,無眠群中的許多言論也令外界驚歎。

因炒幣發財的郭巨集才在無眠群中直言,“我就是來賺錢的!區塊鏈最大的應用就是炒幣。”因而被踢出群。

蔡文勝則稱,區塊鏈的底層架構是數學邏輯,中層思想是哲學思考,最高層是神學信仰。

這些言論在“幣圈”廣泛流傳,上述人士也涉足區塊鏈或虛擬幣投資。媒體報導,號稱是美圖公司發行的名為“美蜜”(BEC)的代幣登陸交易平臺,首日市值高達630億美元,雖然此後跌落10倍,仍高於美圖公司在港市值。美圖公司則否認發行BEC,稱是由獨立第三方機構發行,但美圖與其在海外有合作。陳偉星則稱投資了幾十個區塊鏈公司,包括虛擬幣交易所幣安、火幣、波場(TRON)、量子鏈等。

另一方面,幣圈的生態也正在發生變化。業內人士介紹,由於不能公開宣傳,與區塊鏈、虛擬幣投資相關的自媒體作為幣圈人士的主要訊息來源,正在成為生態中的重要一環。“以前做遊戲的、做娛樂的、做財經的自媒體都轉型做區塊鏈自媒體了。”幣圈人士李雷(化名)表示。

正計劃創業做區塊鏈社群APP專案的張路(化名)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日活2萬的幣圈APP,一條橫幅廣告的刊例價已經賣到了18萬;而在其他領域,日活2萬的APP可能都接不到廣告。“幣圈不缺錢,我們主要想提供一個社群交流產品,交易所、自媒體或許都可能成為專案方。這是個新行業,膽量和想法就是最大的資源。”

行業資深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目前交易所、專案方、垂直自媒體,已經形成了一條相對程式化的配合鏈。自媒體刊發專案的吹捧軟文造勢,專案方給予一定私募代幣額度或費用作為回報;專案方或繳納一大筆費用或給予一定比例的私募額度給交易所,從而登陸交易所。在交易所登陸成功後暴漲,然後由散戶投資人接盤,相關方高位撤退,隨後代幣暴跌完成散戶收割。

一些新型方式也在湧現,“部分專案在登陸交易所前聲稱給使用者發放“糖果”(贈送代幣)。”張路介紹,這只是一種包裝方式,就像是贈送優惠券吸引使用者一樣,更重要的是提升使用者的參與度。

ICO繞道海外發展壯大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聯合發文,指出國內通過發行代幣形式包括首次代幣發行(ICO)進行融資的活動大量湧現,投機炒作盛行,涉嫌從事非法金融活動,嚴重擾亂了經濟金融秩序。自公告發布之日起,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應當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幣發行融資的組織和個人應當做出清退等安排。

當時一路狂飆的ICO被按下了暫停鍵,但許多平臺採用繞道海外的方式,繼續從事上述行為。一位當時正準備ICO的專案負責人告訴記者,自己的專案轉道新加坡,仍然完成了募集。但實際上,許多募集仍然主要面向國內渠道,通過微信群等散播相關投資資訊。

儘管幣安、火幣、OKCoin幣行等在去年9月份先後宣佈暫停註冊、停止人民幣交易業務,但很快,上述交易平臺將伺服器註冊地遷往境外推出國際版,但主要目標使用者仍以國內為主。火幣、OKCoin保留了原註冊賬戶,伺服器註冊地分別遷往塞席爾、貝里斯等偏遠國家。登入後,提供法幣交易和幣幣交易乃至槓桿交易,其中法幣交易支援支付寶、微信支付等方式付款。

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此前釋出風險提示,境內有部分機構或個人還在組織開展所謂的幣幣交易和場外交易,並配之以做市商、擔保商等服務,這實質仍屬於“虛擬貨幣”交易場所,與現行政策規定明顯不符。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業內人士處瞭解到,甚至有交易平臺稱伺服器以及註冊地已經遷往境外,不必受境內相關法規約束。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肖颯撰文指出,虛擬幣交易所的原罪,可能包括非法經營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詐騙罪(如有內外勾結內幕交易行為多涉嫌此罪)、洗錢罪等。肖颯預判,純詐騙類交易所、有傳銷手段的交易所和ICO將會被首先處理。“如果官方對ICO的態度不變,經營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兌換的平臺很難在境內找到合法經營的模式。”

區塊鏈發展仍處早期

吸引投資人湧入虛擬幣和區塊鏈的,莫過於暴富的幻想。

過去數年間,儘管被認為缺乏價值基礎,且涉嫌反洗錢、恐怖融資等問題,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幣仍暴漲數百萬倍。一些曾持有部分虛擬幣的人士因此財富暴漲,這些案例吸引部分普通人蔘與。特別是虛擬幣方面,更容易製造可以暴富的幻象。“很多投資人根本不看白皮書,就問我有沒有額度。”一位區塊鏈投資人介紹。

多位區塊鏈資深專家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看好區塊鏈技術的前景,但目前技術還處於初級階段。

一家成立於俄羅斯的區塊鏈公司近日來中國交流時介紹,其在保險、文件共享等方面,已經有區塊鏈專案的實際應用。但在回答相關合作的具體情況時指出,主要為相關專案提供技術支援探索,處於早期,缺少可以產生現金流的業務。不過,其相應的代幣則宣稱近日將登陸交易所。

一位曾參與大行區塊鏈專案落地的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市場上超過九成的ICO專案都屬於欺詐,而其中剩餘部分的專案,多數又可能因為難以實施而夭折,能存活的寥寥無幾。如果大量普通投資人蔘與,風險極其不可控。“即便最初有心開發專案,但看到一些空氣幣都可以輕鬆募資,誰還會安心去做區塊鏈專案呢?這其實就是一場人性的考驗!”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此前接觸的一位區塊鏈創業者,也按捺不住發行了自己的代幣。

國家網際網路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祕書長吳震指出,許多傳銷形式開始打著區塊鏈、虛擬幣的旗號,曾發現400多種名目繁多的傳銷幣。

而在區塊鏈應用中,吳震指出需要滿足四個條件,一是參與多方性;二是多方參與積極性;三是涉及真實性問題,很多人認為區塊鏈沒法篡改的,但是在寫之前選擇什麼並不能控制;四是實施難度,比如區塊鏈用於扶貧,很多結點要下沉到貧困鄉鎮和農村,很多地方連計算機系統都搞不明白,難度很大。

收割韭菜與暴富幻想交織 虛擬幣炒作借區塊鏈回魂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