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人◆聚焦兩會⑨】加快開放,汽車業迎來政策環境劇變

原標題:【汽車人◆聚焦兩會⑨】加快開放,汽車業迎來政策環境劇變

在當前的時間點上,降低貿易和投資壁壘,比繼續紮緊籬笆,更符合自身利益而已。再疊加明年開始的雙積分政策,汽車業將迎來前所未有的政策環境劇變。

◎ 《汽車人》記者 黃耀鵬

今年兩會的記者招待會上,商務部長鐘山在回答消費問題時提出,將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下調汽車、部分日用消費品等進口關稅。

官方降低汽車關稅的言論,不是新表態,也不構成承諾,沒有時間表。但這次應該是認真的。有人認為,同時將目前汽車25%的關稅下調至15%。同時,下半年很可能就要放開合資車企的股比,這意味著允許出現外資獨資整車企業。燃油車新專案目前幾乎沒有過審可能性,電動車獨資企業將很快出現在中國,特斯拉是最可能的備選。不僅如此,外資車企最多隻能擁有兩個中方合作伙伴這一限制,也將被取消。更有傳言認為,受到杯葛擱置的“上汽奧迪”專案,將在下半年掛牌。

令人震驚的訊息有點多,汽車業可能需要適應新形勢。

關稅被當做靶子

去年,中國進口整車121.6萬輛,同比增長16.8%。同期國內汽車市場累計銷售2376萬輛,同比增長2.1%。前者上升勢頭超過後者,但仍然僅佔據總銷量的5.1%,對車市影響力偏低。

買進口車的算小眾群體。買過的人都感覺,自己買的是“全世界最貴的進口車”。應該說,不算錯覺。因為中國的進口車稅率,在所有工業國家中最昂貴,這是毫無疑問的。

正如馬斯克抱怨的,中國整車進口關稅25%,而美國2.5%。歐盟和日本對彼此進口關稅為零,對其他國家關稅10%。沒有汽車產業要保護的中東和撒哈拉以南國家,關稅也為零。和中國汽車關稅差不多的還有北非國家,整車關稅比中國高的大國有印度和俄羅斯(30%)。但是,中國海關還要收增值稅17%和與排量掛鉤的消費稅,從1L的1%到4升的40%。綜合稅負水平世界第一。

特斯拉電動車沒有排量,消費稅為零。比馬斯克更有資格抱怨的是全球的燃油車製造商。不過,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都已經在中國設立了合資企業。

不打算熟悉國際貿易體系的馬斯克,要求所謂公平的言論無疑是幼稚的。因為在WTO框架下,對於同一種商品,允許發展中國家與已開發國家奉行不對等的關稅稅制。這毫無疑問是對已開發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工業製造能力巨大差異的現實承認。


但中國的情況很特殊。在中國簽署加入WTO的時候,中國還遠不是西方人眼裡的工業怪獸。

目前在西方看來,中國死抱著發展中國家的標籤不放——從人類發展指數和人均GDP的確是這樣——但其工業能力已經龐大到相當於美日之和(2016年資料),再過10年,將等同於整個西方世界。這個時候,受制於當初的承諾,還要繼續給予中國發展中國家待遇,難怪馬斯克抱怨不公平。

中國去年對美國順差3700多億,儘管鐘山稱兩國對逆差統計口徑有差異(美國的統計數字比中國高20%),而且美國在服貿領域是順差。鐘山還引用了美國某些研究機構的結論——如果美國放寬出口管制,對華逆差將縮減35%。

不得不說,這一結論相當不靠譜。因為美國對華出口管制涉及面非常廣泛,基本上所有潛在軍事用途的產品和服務都被禁止了,甚至根據《考克斯報告》,連中國對美國的空間服務專案也在禁止之列。管制放寬到什麼程度、涉及哪些品類,才能降低35%的貿易不平衡?缺乏量化的過程,卻得到量化結果,很難置信。

即便承認這35%,這些也只構成戰術性牽制,中國無論如何無法否認中美貿易的巨大不平衡,這是雙方經濟發展水平和經濟結構造成的。一句話,無法避免,但可以縮小分歧、尋求彌合差距。

合資股比和合作夥伴數目

對於合資股比,馬斯克也抱怨不公平。他在推文中稱,中國堅持外資不超過50%股比,但中國在美國已經擁有5家獨資電動車企業(當然,迄今只有蔚來拿出量產產品)。

特斯拉在上海的專案已經談了幾年,特斯拉堅持獨資形式,導致談判擱淺。馬斯克聲稱放棄了2019年前在中國投資的想法。目前,他可能也對政策的鬆動有預期,他稱“中國有改變的意願”。

特斯拉寧可遲一點,付出機會成本,也要拿到一手好牌。而進入中國多年的外資車企,也有了新想法。

上汽奧迪專案,因為經銷商(至少表面上)的強烈反對,已被迫擱置。但大眾和上汽方面仍然打算推進這一專案。在他們看來,上次沒有“搞成”,不是因為對一汽奧迪經銷商安撫策略失當的戰術問題。資產所有制不同的三方,組成合資公司存在政策障礙。成立共同的銷售公司,統一渠道更是不可能的。但這一障礙馬上就要被突破。

在2014年,工信部部長苗圩曾表態稱,快則3-5年、慢則7-8年,就會放開汽車業合資股比。而且因為汽車行業的特殊性,工信部打算將(汽車業合資股比)放開一事“往後放放”,希望國內企業利用有限的時間發展自己。

現在4年過去了,已經處於苗部長所說的時間節點。而且,眼下國際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

儘管主要經濟體都聲稱“不想要貿易戰”,但都準備好了懲罰清單。雖然川普第一次扣扳機打偏了,鋼鐵和鋁加稅,變成對歐洲和日韓的懲罰(日韓紛紛要求豁免權)。但是第二槍就不能再指望打偏了。而川普不是“槍法”有問題,而是中期選舉到來之際,他必須迴應鋼鐵業工會當初對他的支援。可以說,川普正被自己競選承諾所束縛,這是歷屆總統從未有過的。

有說法認為,如果美國“開槍”,中國已經準備好了農產品、民航飛機等報復清單。但鐘山表達的是合作態度,中國極力避免貿易戰的策略是確定的,不是說說而已。

這些外源性壓力,導致官方無法繼續採取拖延策略。具體到汽車業,就是降低關稅(消費稅沒有鬆動跡象)和放開合資股比,作為連帶政策,“兩個夥伴”的限制,也將不復存在。需要指出的是,即便關稅降低,整車本地化生產仍更有利可圖。合資企業(大多已經和中方續簽長約)的主流形式,不會有變化。

中國不會因為美國人提高要價或者僅僅提高聲調,就做出讓步。只是官方確信,在當前的時間點上,降低貿易和投資壁壘,比繼續紮緊籬笆,更符合自身利益而已。再疊加明年開始的雙積分政策,汽車業將迎來前所未有的政策環境劇變。

編輯:大琳

【汽車人◆聚焦兩會⑨】加快開放,汽車業迎來政策環境劇變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