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王小川:搜狗沒在國內上市是遺憾,迴歸A股大勢所趨

2018年的王小川取得了許多突破。去年底搜狗完成了14年來的夢想,成功在紐交所上市;今年初CEO王小川又首次當選新一屆的全國政協委員。

作為中國最有知名度的網際網路創業者之一,王小川對於網際網路有著獨到而深刻的見解。在鳳凰網《全國兩會移動議會廳》節目中接受記者胡玲的採訪時,王小川不僅談到了搜狗的發展和自己的生活,還談到了壟斷、創新和區塊鏈。

談IPO:搜狗沒能在國內上市是一大遺憾

CDR是今年兩會中網際網路大佬最關心的一個話題。作為資本市場的新秀,王小川也不可避免地被問到了這個話題。他表示,如果可以通過CDR或者其他的方式,搜狗非常有意願回到國內主機板市場。

“對於搜狗沒能在國內上市,我感到很遺憾。”在美股IPO的結果是,搜狗的使用者和投資者,分裂成了兩個人群。因為使用者應該是最理解產品、投資決策更有效的一個群體,他們對搜狗的關注,也能夠放大產品的品牌能力。反之,在釋出新產品的時候,搜狗的股民又會成為搜狗的使用者。這樣的網際網路公司只要能做得成功,就會成長非常快,同時也能帶來正向迴圈:投資人能同步分享到公司的成長利益。

現在在海外上市,投資者和使用者是分開的,產品也少了一個滲透到使用者中的渠道。

“所以我覺得能夠迴歸A股這是大勢所趨,國家這個政策解決掉我們的其他的機制問題,我認為對於我們公司,對於整個網際網路公司,甚至對於整個能夠服務大眾的企業都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王小川說。

至於具體如何迴歸A股,他認為現在還是應該跟著國家鼓勵的方向走。他說,“CDR的開放目前是一個改動最小,但是解決問題又最好的一個方式。”

對於整個網際網路公司大環境,王小川認為,如果企業能夠和國家共振起來,獲得的支援可能會非常大;這種共振有很多,比如說以後可能企業裡面要求建黨委,入國資,進行混改等。但是如果要跟國家所倡導的東西唱反調,那會比原來更痛苦。

當胡玲問到這種共振難不難的時候,王小川開了個玩笑:“我和張朝陽都能和睦相處。”

談巨頭:壟斷沒有永恆,創新不會停步

這是一個巨頭時代,近幾年來BAT幾乎在每一個創新領域都在積極佈局。由於馬雲、馬化騰、馬東敏三個人分別是阿里巴巴、騰訊的董事長和百度的大股東,有人開玩笑地說,中國網際網路是不是都要姓馬了。

儘管巨頭似乎在掌握著所有企業的命運,但王小川仍然對網際網路的發展充滿了樂觀。他覺得,如果把科技行業的發展放在一個更長的時間維度來看的話,創新的步伐並不會停下來。就像是微軟的誕生打破了IBM的壟斷,微軟之後又有谷歌的橫空出現,谷歌看似一統天下,Facebook又在半路上殺了出來。

他的另外一個理由是,網際網路可能在未來慢慢滲透到了很多國計民生裡面去了,以後就沒有網際網路公司了。“在07、08年的時候,搜狐還要成立移動事業部;但是現在如果一個公司還有移動事業部,它就完蛋了。”

即便是今天的兩個“馬”,他們也沒有抑制創新。創新仍然是不斷湧現的,就像之前的美團,現在的共享單車,這些新興的公司也都願意和巨頭結盟,以幫助自己更快地發展。

因此王小川的觀點是:“這個時代,如果大家真的要用壟斷這個字眼,壟斷沒有永恆。”

另外,壟斷也不一定帶來全域性傷害。王小川以騰訊和搜狗的關係為例解釋說,騰訊最後認識到騰訊搜尋是沒有搜狗做的好,將搜尋團隊全部並給了搜狗,現在搜狗的成都分公司就是源自於騰訊的一個分部門。

談區塊鏈:買比特幣要有個准入機制

網際網路發展的每一個階段似乎都伴隨著泡沫。前兩年大家還在擔憂人工智慧的泡沫是不是太多,今年區塊鏈的狂熱讓更多的人都目瞪口呆。

人工智慧的泡沫已經不一樣了。前幾次所謂的人工智慧時代到來,結果退潮之後什麼都沒有,現在人工智慧已經到了一個新的階段,現在的資金流入屬於“資本開始進入,今天投的錢是以前的一百倍、一千倍。當我們穩定下來後,你發現是有收穫的,這對生活是有改變的。”    

但是區塊鏈的泡沫,對於老百姓來說意味著成本。“比特幣最好有一個准入機制,因為裡面風險是更高的。”談到區塊鏈,王小川感到憂心忡忡,“這樣才能鼓勵和保護更多的創新。”

區塊鏈的熱度起來得太快,連王小川都有掉隊的擔心,而且這種擔心還很強烈。前一段時間,有個學生物的朋友來問他區塊鏈的事情,結果這個朋友研究得比他這個計算機專業的還深。王小川說那哪兒行,於是他就趕快自己去惡補,從技術到商業、到裡面的政治事件,才終於把區塊鏈弄明白了。

“區塊鏈是一種去中心化、是高度無政府主義的東西。在政治實踐裡面本身是有它的問題的,不小心就被中心化了,或者沒中心化就沒效率了,我們關注它怎麼建立一定的中心影響力。”現在王小川已經能夠對這個話題侃侃而談,完全找到了自己的感覺。

談自己:個人問題要慢慢慢慢提上日程

為了保持不掉隊,王小川這幾天開始玩起來了《王者榮耀》。因為他發現好多文章裡面都會提到其中的一些術語,不玩遊戲現在都讀不懂文章了。不過因為沒有專門的時間去玩,他的水平真的很菜。

除了擔心掉隊,王小川也有一些別的焦慮,比如說他現在就想回公司把業務達成共識,這個理工男罕見地顯露出了一點文藝細胞:“一年之計在於春,現在春天都已經快過完了吧。”    

回顧過去的十幾年裡,可能有一些事情本可以做得更好,但現在畢竟不能回到過去,所以王小川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只能說經歷了挫折和失敗,增加了各種經驗。公司沒有上市的時候,外界看搜狗唯一的指標就是搜尋的市場份額,現在這位CEO開始真正地丟掉一些包袱,開始談到自己對於未來的野心——做出一點酷的東西來。

怎麼理解酷的東西呢?比如說前一段時間搜狗推出的翻譯機,能解決掉資訊交流的問題,這在他看來就很酷。搜狗要做的並不是另一個谷歌或者是百度,而是結合中國的實際做一些自己的東西,投資和戰略也得再升級。

除了搜狗CEO,王小川還有另外一個赫赫有名的頭銜,就是網際網路企業界的鑽石王老五。在胡莉的採訪中,王小川罕見地迴應了這個話題。

他表示自己不是不找女朋友,個人問題也會慢慢慢慢地排上日程。不過談到這件相對浪漫的事,他還是展現出了自己的nerd思維:“但是有一個好事,今天由於生物技術的高度發達,人的壽命也好,繁殖能力也好,其實可以有更長的保護時間保護,所以能對自己有一些安慰。”

獨家專訪王小川:搜狗沒在國內上市是遺憾,迴歸A股大勢所趨原文請看這裡